供应链金融热起:政策密集出台 十万亿起应收账款催生想象空间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晓宴 上海报道
2017-12-02 07:00

据不完全统计,评级AA以上企业的应收(付)账款市场规模至少在十万亿规模量级。

供应链金融,下一个风口?

无论是自发,还是有意为之,不难发现,近两三年来市场总容易形成风口级热点,比如2016年的个人住房按揭贷款、2017年的消费贷,但总是热潮未及自动消退,监管风暴即来,或为平抑市场波动,或为规范。那么下一个市场热点又是什么?有人说是供应链金融,就像个人住房按揭贷款或者消费贷,不一定是新起的业务,但恰逢“天时”,于是就可能成了热点,不过有“天时”,还要有“地利”,供应链金融的“地利”可以说是转型期的银行需要寻找下一个市场风口,而十万亿量级起的应收账款所带来的想象空间无疑巨大,加之互联网、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使其成为可能的热点。不过,我们期待的是,有助企业降低杠杆的供应链金融,从一开始,就能规范安稳地站上风口,不会大起大落。(周鹏峰)

“从国企到民企,从传统行业到互联网平台新链条,市场需求很大,关键是模式,怎么切入。”上述上海某供应链服务商负责人表示。

供应链金融春风又吹。

“春风”源自利好政策密集落地,也源自十万亿量级应收账款规模带来的想象空间,供应链金融或成为银行等机构抢占的下一个风口。

上海某供应链服务商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今年下半年以来,资金端重启供应链金融业务趋势明显。近日,招商银行宣布将组建仅三年的交易银行升级为“平台银行”,布局供应链金融场景化解决方案,场景包括基建、消费、物流、医疗、B2B垂直电商等行业。

包括浦发、中信、民生、平安、广发、浙商等股份行都对供应链金融有所布局,而中小银行,诸如贵阳银行,以及刚成立的民营银行武汉众邦银行也将供应链金融作为重要业务推进。衍生而来,应收账款证券化或成为2018年较为可期的趋势。

不过,供应链金融早就不是银行间的竞争,核心企业本身,以及电商平台公司的加入令市场竞争激烈,且玩法多样。

“传统的玩法,比如围绕超强大核心企业的保理业务,没啥变化,热闹的是,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利用SaaS、ERP等工具,为更多的产业链,供应链上下两端提供金融服务。”上述负责人表示。

春风何来?

今年一季度末银监会启动“三三四”检查,令银行业普遍进入增速调整和转型迷茫阶段。在调整资产负债表的过程中,很关键的问题是如何调整资产配置。

从产业的整个链条来看,上游的产业基金和下游的消费金融分别在2016年和2017年经历了大爆发,且均在2017年受到了来自监管的规范,不少银行人士感叹,靠房地产和PPP的日子过去了,而处于中游的应收账款融资,即供应链金融,则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也符合国家对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要求。

宏观来看,十九大报告中首次提出“现代供应链”的概念:“在中高端消费、创新引领、绿色低碳、共享经济、现代供应链、人力资本服务等领域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重视程度前所未有。

政策“春风”在今年早有迹象。

5月,央行、工信部会同财政部、商务部、国资委、银监会、外汇局联合印发的《小微企业应收账款融资专项行动工作方案(2017-2019年)》提出“要向小微企业普及应收账款融资知识,向应付账款较多企业、供应链核心企业、大型零售企业开展宣传培训;要推动地方政府为中小企业开展政府采购项下融资业务提供便利,支持政府采购供应商依法依规开展融资;要动员国有大企业、大型民营企业等供应链核心企业支持小微企业供应商开展在线应收账款融资业务;要优化金融机构等资金提供方应收账款融资业务流程;要建立健全应收账款登记公示制度。”

10月,央行发布修订的《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明确应收账款转让登记参照质押登记办理,应收账款包括基础设施和公共事业项目收益权,登记期限从1-5年扩展为0.5-30年。

另外,11月5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要求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有效防范供应链金融风险,积极稳妥发展供应链金融。

据不完全统计,评级AA以上企业的应收(付)账款市场规模至少在十万亿规模量级。

“从国企到民企,从传统行业到互联网平台新链条,市场需求很大,关键是模式,怎么切入。”上述上海某供应链服务商负责人表示。

生态之变

事实上,平安、兴业和民生银行都是国内银行中供应链金融的探路者,而最传统的“粗”供应链即房地产。而后,产业中的大公司作为核心公司开始自己成立财务公司和保理公司等,为上下游企业提供融资服务,比如海尔集团、一汽集团等。

随着电商的崛起,以阿里和京东为代表的平台型公司也开始“下水”,依托其强大的信息流、资金流和物流,做起了保理和小贷生意,甚至率先助推了C端消费金融的证券化市场规模爆发。

“未来供应链金融可能会有两种形态,”上述上海某供应链服务商负责人表示,“一是靠资源驱动,就是抱大腿,比如大电商大运营商;二是靠技术和金融能力驱动整合长尾市场,第二种难度大但更有价值。”

谈及大数据的作用,该人士认为,目前来看并不是决定性。作为一家助贷机构,首先是对产业链和供应链的熟悉,再者是整合链外数据,甚至是非交易数据,而不能完全依赖核心企业。

“我们合作的一家大型企业,成立了自己的金控平台,也做下游商户的融资,但是它还要找我们,为什么?因为它有它的数据,所谓‘大数据’,但还是不够。一家商铺,它可以在这个平台开,也可以在另一个平台开,任何单一平台的数据都不完整。”该人士举例道。

而其提到的ERP等工具的重要性也得到了另一银行相关业务人士的认可。所谓ERP,是“企业资源计划”的简称,是指集物流、人流、财流和信息流成一体的企业管理软件,能够方便企业日常管理及发现问题,结合到供应链金融,也是重要的风控工具。

在上述供应链服务商和银行人士看来,银行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的最大障碍在于操作风险,以及涉及的系统搭建和支持。“供应链里面有很琐碎的合同发票,还涉及登记、转让等,对合同管理的要求比较高,当然区块链等技术也很关键。”某城商行相关业务负责人表示。

中小银行要切入“前有股份行,后有互联网平台巨头”的供应链金融市场,挑战不小。

上述城商行相关业务负责人表示:“我们的机会,一个是核心企业的二级经销商,这是市场大佬吃剩下的一部分,但这方面的应收账款确权要特别做扎实;另一个还是要深耕本地市场,找到好的核心企业,例如医院、学校、餐饮、商超、烟草店等都是不错的选择。”

证券化可期

对于银行而言,除了依托企业应收账款直接做贷款授信,衍生而来的应收账款证券化也是2018年较为可期的一个趋势。

尤其是在当前银行资产结构调整,利率可能继续上行的背景下,银行在配置资产时,一是要考虑资产流动性,能否适时交易出表完成资产再定价;二是要考虑到尽可能节省资本占用,以减少对资本充足率的冲击,减少再融资压力。

就ABS本身而言,近期央行协同三会和外汇局向社会征求意见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意见征求稿)》(下简称《意见稿》)特别提到“依据金融监督管理部门颁布规则开展的资产证券化业务不适用本意见”。

结合《意见稿》对资管产品投资“非标”资产的严格“期限错配”要求,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或许是监管有意通过发展ABS市场实现“非标转标”,在控制“非标”总量的同时满足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

正是出于上述考虑,证券化资产将会是银行较为重视的一类资产。而对于行业的选择,需要各银行深耕自身优势。另外,服务商市场也可能出现更加激烈的竞争局面。

在贵阳银行互联网金融事业部总经理郇公弟看来,供应链金融ABS的使用场景主要是代理模式和保理模式。

其中,代理模式是指代理人为各供应商代理出售应收账款,通过ABS无须支付应收账款购买对价,节省代理环节的资金占用;保理模式是指保理商或者基金或者结构化产品先支付对价,构建存量基础资产,且供应商可在资产组织期提前变现应收账款,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保理多为反向保理,且无追索权,否则供应商融资动力不足。

“对核心企业与上游供应商的合作模式、核心企业对应付账款的确认及结算制度、核心企业内部的资金归集模式等梳理,是设计ABS产品交易结构的基石。” 郇公弟在近期发表的业务分析报告中表示。

至于交易场所,除了上交所和深交所,某城商行人士也提到了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的应收账款债权融资计划(证券化分级结构)已经推出两三年,但挂牌量不多,预计2018年规模可能有所扩大。

(编辑:周鹏峰,如有意见建议请联系:zhoupf@21jingji.com)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