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秉仁:PE基金应主要投向中小企业和实体经济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申俊涵 北京报道
2017-12-04 09:28

“随着股权投资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参与者越来越多,优胜劣汰也越来越显著。投资机构向着投资阶段细分、行业细分的专业化方向发展,有的规模越做越大,这是可喜的。但从投向来看,股权投资基金助力实体经济的作用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体现。”12月2日,在第九届全球PE北京论坛上,国家体改委原副主任、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会长邵秉仁说。

他表示,近几年股权投资行业发展迅速,统计数字显示截至今年9月份,备案登记的股权基金数量为26107支,基金管理规模达6.48万亿元,比2016年底增长了近1.8万亿。此外,还有大量没备案登记的基金。

但数据显示,2016年股权投资市场的投资案例中,投资金额排名前两位的领域是互联网和金融。真正投入到制造业、电子及光电设备行业等实体经济案例当中的资金,仅占到总投资金额的三分之一。

邵秉仁称,过去两年实体经济中很多的传统产业,正处于去产能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如钢铁、煤炭、水泥等行业。短期内去产能是靠行政办法来压制的,但长期还是要靠市场的力量,通过产业转型升级来增强竞争力。这个过程中,技术升级和创新蕴藏了大量的股权投资机遇。

“但这两年股权投资行业的基金更多流向于虚拟经济,主要是服务业,这与股权投资主要应该流向中小企业和实体经济的初衷不相符。如果过度的对互联网热捧和资金倾斜,必然会冲击实体经济,剥夺大量的就业机会。”他说。

邵秉仁认为,只有将股权投资基金主要投入到实体经济中,才在能够真正发挥最大作用。他同时也对行业发展提出四点建议:

一是把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作为私募股权投资发展的首要目标,实体经济是国家财富的基本来源,股权投资是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方面政府的引导基金和国资背景的基金既然已经成立,就要起表率和引导的作用,从而带动社会资本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

二是要创新。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中国在航天、高铁、大飞机、深海探测等领域有了国之重器。但是整体上讲,在制造业以及新能源新材料生物技术等方面,中国的创新能力远远不足,许多关键领域的关键技术具有的自主知识产权很少。创新首先解放思想,打破体制上的束缚和固有利益格局。其次要强化资金,用资本助力创新。

三是要加强金融监管,当务之急是加强银行业的监管,严格规范银行理财产品,防止影子银行发生的金融危险和脱实向虚的情况继续发展,对证券业的监管要严厉打击虚假上市和操纵市场等行为。对私募股权投资行业要区别于证券基金的不同属性,坚持行业自律为主、系统监管为主的监管原则,积极发展行业协会的自律监管作用。

第四,政府要为股权投资行业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为资本社会资本腾出更多的投资空间,要加快国有企业改革步伐。要把有限的国有企业资金更多用于发展实体经济和科技创新上,而不是在低端产业当中与民争利。已经成立的政府引导基金应该以母基金的形式投入到子基金中,把资金交给市场上信誉优秀的基金管理团队,避免行政干预,充分发挥市场资源作用。不应把母基金直接投到项目当中,这样造成的损失将是政府信用。

(编辑:林坤)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