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常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前副代表周小明:CPTPP三大规则将对中国外经贸环境提出重大挑战

21世纪经济报道 师琰 伦敦报道
2017-12-06 07:00

周小明表示,美国税改与其退出TPP一样,都是今年全球最重大的经济事件,但与税改相比,他更担心TPP的新版本CPTPP迄今没能引起国内舆论足够关注,对于CPTPP的深远影响,判断有误,研究不足。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12月3至7日在中国访问,这次两国并未宣布开启自贸协定谈判。按照特鲁多4日的讲话,并没有特定的某个问题耽搁中加自贸协定谈判,但他希望有一个包含性别平等、环保、劳工权利等问题的“进步协定”。

在中国常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前副代表周小明看来,这反映了特鲁多不惜搁浅中加双边自贸协定谈判,也要力推CPTPP相关新规则扩大实施的意图。

美国今年年初放弃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之后,这个几近夭折的自贸协议转由日本主导,而推动TPP更名为CPTPP(全面进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正是特鲁多政府。

国内舆论普遍认定,没有了美国的CPTPP影响力已大不如前,其谈判要顺利推进也并不容易。当11个原TPP协议国11月11日在越南岘港APEC峰会期间宣布达成框架协议,将TPP更名为CPTPP并将推动签署时,一些中国人的反应是“没有给予太多关注”,并称之为“排他性的小圈子”。

周小明先后两次就CPTPP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呼吁中国有必要对CPTPP提高重视程度,以免大意失荆州。在他看来,CPTPP对中国而言最大的问题是“制定经贸规则大权旁落,我们有可能被迫再次接受别人制定的游戏规则”。“11国会不遗余力推销其新规则,千万不要低估CPTPP新规则对全球贸易规则的影响。”他说。

在12月4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周小明表示,美国税改与其退出TPP一样,都是今年全球最重大的经济事件,但与税改相比,他更担心TPP的新版本CPTPP迄今没能引起国内舆论足够关注,对于CPTPP的深远影响,判断有误,研究不足。

“CPTPP将是全球第三大自贸协议,仅次于欧盟和仍在重新谈判中的北美自贸区,未来仍有扩容空间,在发达国家推波助澜下,我们轻视的‘小圈子’有可能变成‘大圈子’,更重要的是改写了国际贸易新规则。”周小明说,“其环保劳工条款、政府采购条款以及国企歧视性条款将对我们的国际经贸环境提出严峻挑战,从政府和企业层面都有必要积极应对。”

明年生效是大概率事件

《21世纪》:你怎么看TPP变身CPTPP?明年签署协议的可能性大吗?

周小明:TPP的11个协议国在越南就协议核心内容达成基础性共识超出外界意料。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第三天,就宣布退出TPP,很多人认为树倒猢狲散,群主都没了,不看好TPP能起死回生,没想到谈判进展如此之快。

名字改成CPTPP(the 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即全面进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涵盖贸易、投资、环保、劳工等,涉及内容很全面,所谓“进步”是指加拿大要求加进环保、劳工条款。

特鲁多认为不着急签协议,还有些问题需要谈判解决。实际上,目前90%的谈判内容已取得共识,没达成共识的10%跟四个决议案有关:马来西亚和文莱要求给予更长时间实施国企规则,越南要求推迟劳工标准的实施,加拿大要求扩大考虑文化的特殊性,日本和加拿大在汽车原产地领域也有些僵持不下的问题。

但总的来说,大局已定,CPTPP距离全面达成协议已没有不可逾越的困难,只是还需要时间讨价还价,做些妥协。打个比方,就像水烧开前需要加上最后一把火。

协议国计划明年初结束谈判。新协议生效的条件是只要有六个协议国通过就算生效。日本和新西兰已经批准了原来的TPP,因此2018年协议通过将是大概率事件。

就规模而言,这是全球第三大自贸协议,仅次于欧盟和北美自贸区,而且北美自贸区协议还在重新谈判,前途未卜。CPTPP拥有四大洲11个国家,包括4个发达国家、7个不发达国家,总人口5亿,GDP占世界经济规模的13%,超过10万亿美元,介于欧盟和中国之间;进出口占世界贸易总额15%,超过中国,与北美自贸区规模相当。这还是全球20年来最大的自贸协定。

《21世纪》:与原先的TPP相比,CPTPP的条款变化大吗?

周小明:CPTPP可以说是TPP的“删节版”,也有人说是“降级版”,基本上保留了TPP 12国当初达成协议的绝大部分内容,原来的协议文本有29页,加上附件共5000多页,其中暂缓实施的条款有20条,这20条中有11条与知识产权相关。有的条款只改动了几个字。

有关知识产权变动的内容,举例而言,版权有效期延续在作者死后70年这条没了;新化学药品在获得批准销售五年内禁止其它人仿制这条也没了;投资者与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以及在海关设立类似联邦快递服务等条款也暂缓实施。

关税和市场准入,原封不动一字未改,签约国之间95%的货物实行零关税;允许数据跨境自由流动,禁止要求公司在当地储存数据,以及国有企业、劳工和环保的条款全部得到保留,可以说基本延续了原TPP协议内容的完整性。

这样做的重要考量也是为了便于说服美国重新加入。

改写了国际贸易规则

《21世纪》: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国对CPTPP的深远意义认识不够?

周小明:首先,必须明确一点,CPTPP的发展扩容空间还是很大的。之前美国退出TPP,导致整个自贸区的经济体量大幅下降,因为美国一家就占到60%,从这个角度讲,对非成员国的吸引力可能会下降。

但另一方面,CPTPP协议国是全球三个超出十万亿美元的市场之一,本身规模相当大,对原协议中的20条暂缓执行,就相当于降低门槛,原来的条款对一些发展中国家来说高不可攀,现在加入条件比原来宽松,印尼和韩国已经申请加入,泰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对加入也可能感兴趣,因此,很难说与TPP相比,CPTPP的吸引力究竟是下降还是提高了。

其次,中长期看,欧盟已跟日本谈完双边自贸协定,未来不排除与CPTPP商谈共建自贸区;对正在受到脱欧困扰的英国来说,CPTPP的诞生更像“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第三,美国也可能卷土重来。11国对20项条款暂缓实施,束之高阁而非取消,就是为美国做出的特殊安排,CPTPP的大门对美国永远是敞开的,TPP已经借CPTPP还魂,TPP目前就像是在冬眠,一旦时机成熟,就会苏醒过来。

可以预计,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回心转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一旦白宫易主,美国重返就会重新提上议程。

《21世纪》:除了扩容的各种可能性,CPTPP会给全球贸易现有格局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周小明:CPTPP改写了国际贸易规则,有关数据流通、国企的条款,都是首次写进国际贸易协议。这些以后都有可能成为全球贸易的新规则。

环保、劳工、数据流通、国企问题,反映的都是发达国家利益,达成协议后,西方媒体一片赞扬,认为对相关地区贸易会产生深远影响。奥巴马政府当初推动的TPP这些规则,除了知识产权、投资东道国争议解决机制被搁置,其余都通过了。

11国会不遗余力推销其新规则,千万不要低估CPTPP新规则对全球贸易规则的影响。一方面,内部协议国之间要实施相关规则,但不可能困住自己的手脚,因为相关标准比较高,不拓展到外部去,自己的竞争力就相对下降了,所以肯定会把规则拓展到自贸区外,使之适用于非成员国,对进入自贸区的货物、服务、投资未来恐怕都会按这些要求衡量,通过各种方式扩大其规则的影响力。其他发达国家也会摇旗呐喊,推波助澜。

这是最大的问题,别人掌握了新贸易规则的制定权,对中国来说就是很严峻的挑战。

中国将面临严峻的“非关税”挑战

《21世纪》:能否分析一下对中国的具体影响?

周小明:不可否认,CPTPP没有美国的参与,经济体量减小,地缘政治色彩减弱,影响力会降低,但我们不能认为没有美国就掀不起大的风浪,不能藐视、也不能小看CPTPP未来对中国的影响。

从关税影响来看,我国产品对CPTPP出口竞争力会削弱,CPTPP有利于成员国之间贸易扩大。95%、近万种商品免关税,根据HSBC的测算,协议国间贸易到2030年有望增长6%,由于贸易转移效应,非成员国与CPTPP之间的贸易就会有所下降,竞争力受到影响。

对中国来说,更大的影响还是在非关税领域。

首先是CPTPP的环保劳工条款会导致贸易摩擦增多。目前贸易摩擦中,外国对中国发起的诉讼案主要是三种方式,反倾销、反垄断和知识产权301条款。今后发起诉讼方式会增加,我国产品可能因为不符合有关劳工或环保条款而面临更多贸易纠纷,可以认为,这也会成为贸易保护主义的新表现形式。

其次是关于政府采购条款,我国目前没有加入WTO的政府采购协议,CPTPP 11国可能要求对等,要求采取无歧视原则,这样,我国产品或服务有可能被排斥在这些国家的政府采购大门之外。要么,就需要调整我们通过政府采购手段来扶持重点企业发展的路径。

最后是关于国企歧视性条款,这些条款不一定是冲着中国来的,但中国必定是该条款首当其冲的受害者。中国的制度决定了国企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作用。这次十九大要求国企要进一步做强做大,中国不可能削足适履。

而结果就是,该条款会对中国进入这些国家形成新的壁垒。国企到这些国家投资,会被视为另类,面临审查,审查可能耽误商业时机,国企投资也可能会因为对当地政府能否审批缺乏把握而裹足不前。

就算能进去,当地民族企业也很可能拿你的国企身份说事儿,找事儿,尤其是中国国企子公司在与当地公司竞争中处于优势时,当地企业很可能使用这一招。

《21世纪》:在你看来,面对这么棘手的外经贸挑战,中国应该如何应对?

周小明:CPTPP的快速进展没有引起国内舆论的重视,让我感到不安。CPTPP实际上对我国的国际经贸环境提出了严峻挑战,我们应该绷紧了弦,因为狼真的来了。

从国家层面,有必要加快改革开放的步伐,建立开放型经济。

第一,在坚持多边贸易体制、高举多边贸易大旗的同时,要扩大共建自贸区的地域,商谈一些有分量的自贸区协定;加大在谈自贸区协议的推进力度,包括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扩大我国的国际活动空间。

第二,要密切跟踪CPTPP 11国的实施进展,积极跟有关国家交涉。在本国实施CPTPP规则和指南时,成员国有一定量裁权,我们从政府层面首先要跟有关国家沟通交涉,要求他们在制定政策和实施措施时,充分考虑非成员国的关注。

第三,政府及社会研究机构要加强对CPTPP规则的研究和介绍,促进企业了解,此外,也要研究我们企业在有关国家受到其“土政策”对待时,能否在WTO框架下寻求公平解决。

第四,要在制定新经贸规则方面加大研究力量,以全新思维方式进行艰苦探讨,找到突破口,提出有利于我国发展权益、共建人类利益共同体的新规则,变适应规则和环境为创造规则和环境。这次十九大也提出要引领规则的制定。

第五,从企业层面,也需要未雨绸缪,研究分析CPTPP的实施生效对自己在海外业务有什么影响,积极准备对策。

(编辑:赵海建)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