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的诞生》是“撕”出来的吗?

南周知道
2017-12-06 11:58

如果参加比赛的演员们作为被点评方,都不在乎比分,当真“友情第一,比赛第二”了,个个变成谦谦君子,那么这个戏还有谁去看呢?这个游戏还咋玩下去呢?

这几天,《演员的诞生》里黄圣依的复出表演引发争议,章子怡评价“这是最尴尬的一场戏”,连一向老好人的刘烨都直截了当的说“太尬了”,网友甚至在微博上撕起来。

似乎,在商业社会里,“撕”就成了一个看点。

“知道”(nz_zhidao)告诉你,《演员的诞生》是“撕”出来的吗?

在搜索引擎上搜《演员的诞生》,标题就已经火花四溅,“王俊凯章子怡互怼”“刘芸哭诉谴责黄璐跳词”“郑昊不耐烦欧阳娜娜被批戏霸”“舒畅PK辛芷蕾,从排练开始都是戏”……打开视频,几乎所有抢眼的片段都必须“撕”起来,最好撕出“火药味儿”,有人哭、有人笑、有泪目、有隐忍、有爆发、有动手的过程、有扔鞋的桥段、真真假假难以分辨。

我承认,每次在大街上看到不管谁和谁“撕”我都会驻足观望得很是忘情,直到他们双方在嘟嘟囔囔中分道扬镳。我等才依依不舍的散去。有时候会觉得这一点很不善良,属于不良嗜好---很喜欢看人吵架。可是,与正常的循规蹈矩的人生相比,我们谁不是更憧憬戏剧化的人生?如果我们自己经历不了,只好将这种快意恩仇投射到电影里、小说里、文艺作品里,如果实在看不到生活里的戏剧化部分,哪怕偶尔看到正常人生不正常的嘴脸也算,或者是看到人在激情时分的真情流露也好,好像其它人替我们释放了自己一直在压抑的部分人性。人生大多数情况不得不装作道貌岸然彬彬有礼,但吵架时一定是在倾情释放,人真诚的时候总是有几分可爱的,哪怕在吵架开撕。

“撕”并非人的天性,而是后天在特定的社会文化环境中形成的社会属性。比如捷克作家博胡米杨·赫拉巴尔在小说《新生活》里有这样一段描写,一群老人们在参加滑雪比赛,这些老人们有的是一个俱乐部的,有的还是多年的老朋友,他们比赛之前都很亲密,或说是很正常,互相开开玩笑,互相询问一下日常情况:现在一天喝多少矿泉水?刚才吃的啥?芥末蘸香肠?喝燕麦粥了没有?

几乎没见过这么快活的一群老人,可是,自从组织者根据名单给参赛者们分发号码之后,他们的妻子和朋友帮他们把号码别到背上那一刻起,他们彼此之间的交谈便骤然而止,玩笑也没有了,从这一瞬间起,这些参赛者好像已经互不相识,甚至彼此看对方的眼神也带有了敌意。

在比赛中,一个参赛者想超越另一个,可那个人死活不肯让路,甚至故意挡住后面的追赶者,于是变成了你死我活的竞争,一场比赛就此黑化,每个人在争夺的时候都显得很狰狞,一个人咬伤了对方的耳朵……当他们互相嚷嚷“你这混蛋,我要告你去!必须取消你的比赛资格”的时候,和节目里女演员们绵里藏刀地表态“我认为我赢了,我不认为她比我强”以及另一个故作风轻云淡地反击“比赛是公平的,最终还要拿实力说话”,这两者都是在“撕”,除了冲击力和杀伤力不同,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

在围观撕上,古典主义的人类更喜欢围观前者,而现代人更偏向于欣赏分析后者。换句话说,古代人喜欢围观“斗”,比如古代人看斗牛、看摔跤、看决斗,这种血腥暴力会挑起古代人的战斗欲,会刺激人的荷尔蒙。仅从字面上看,斗和撕是全然不同的,斗是作用于肉体上的,现代人喜欢看的“撕”是灵魂上的,而现代人更感兴趣的是职场里的明争暗斗、宫斗戏里的明枪暗箭,比如“扎小人儿打皇太子”比如“人前一把火,背后一把刀”这种精神上的对抗、制衡、权谋、策略更符合现代人的口味儿,也许因为,现代人的生存环境变了,技术的发展使得现代人更需要使用心机,而不是武力赢得更丰富的生活资源,爬上更高的社会阶层。

综艺节目里最抓人的也会是“撕”的桥段,不论是《演员的诞生》里,章子怡、刘烨、舒畅、辛芷蕾四位演员飚戏《金枝欲孽》中的假撕,还是舒畅对战辛芷蕾,刘芸PK黄璐时候,面对评分时的“真撕”。综艺节目都绕不开一个“撕”字,只要有评委、有比分、有愿意被站在台上任人点评打分的“学员”,那么这个游戏就能愉快地玩下去。游戏是有规则的,比拼完了以后都要认赌服输,不认的,就会当场或者事后抱怨、发作、互怼、谴责、质问,就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撕”, 这些戏剧冲突,被适当地剪辑、保留,该公开地公开,该隐匿地隐匿。

于是,“撕”就成了一个看点。在商业社会里,一切都会被消费主义裹挟,既然围观吃瓜群众喜欢看撕,流量为王的时代,关注力就是生产力,就是利益点,一切能抓住眼球的,都能创造效益。节目组就迎合了观众的这一嗜好,充分地调动气氛、安排情节,没有矛盾也要想办法制造矛盾,制造出一场场喜闻乐见的“撕”战,满足围观群众日益增长的好奇心和猎奇欲。

如果参加比赛的演员们作为被点评方,都不在乎比分,当真“友情第一,比赛第二”了,个个变成谦谦君子,那么这个戏还有谁去看呢?这个游戏还咋玩下去呢?话说回来,这是个鼓励个人奋斗的时代,撕尽管不好看,但也是一种为自己最大限度地争取利益的方式,就如同辛芷蕾的直言“我想红,只有红了才会有很多机会”,在名利场里翻云覆雨的人,面对巨大的名利诱惑,又有几个人能淡定地转身,愿意优雅地离去呢?

观众喜欢围观“撕”,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观察撕未尝不是在认识人性的灰色地带,就如同医生解剖伤口,在进行一场生动的人性解析。好像在照镜子,看到镜中的自己曾经“撕”时的不堪、险恶、痛楚。然后学会认识别人,原谅对手,同时也理解了自己。日常生活是看不出人与人之间巨大差距的,有句话说分手见人心,就像开车,车祸瞬间最检验司机的驾驶水平。如果一定要撕,什么时候动手,如何撕的稳准狠,怎样撕的不难看,要坚守什么,舍弃什么,这不仅仅是演技,更暴露了人的欲望、底限,昭显了人的层次、格局。这么说来,撕,真是个技术活。

来源:南周知道

(编辑:谢珍)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