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解读腾讯离职员工创业图谱

城市数据团
2017-11-30 20:21

做社交的不做社交了、做电商的不做电商了;做金融的却仍然选择金融、做游戏的却仍然选择游戏。为什么金融和游戏的小伙伴创业后还坚持原来在腾讯工作的领域呢?我们猜测原因只有一个:金融和游戏离钱最近。

来源:城市数据团 

数据团联合南极圈(腾讯离职员工组织)和启信宝(企业经营数据集成平台)一起做了一个有趣的小研究,试图梳理一下腾讯离职员工创业的基本情况和背后的资本谱系。

我们以南极圈提供的腾讯离职员工的近300个典型创业项目为样本(以下简称创业项目,入选标准为项目核心创始人中至少有一位是腾讯离职员工),然后通过启信宝数据库来丰富每家企业的基本信息,并向上追溯了这些创业项目的多层投资关系,尝试对其背后的资本脉络做一个描摹。

我们先来看看创业项目都分布在哪些城市:

可以看到,尽管腾讯的大本营在深圳,但更多的创业项目却选择了北京,从创业生态圈来看,北京仍然是创业者的首选。

再来看看这些项目都分布在哪些行业?

可以看到,金融、游戏行业占据了第一梯队,企业服务、文化娱乐、生活、电商等行业紧随其后。腾讯离职员工的行业选择,在一定程度上也表征了中国的创业江湖现状。

从创业者离职前后的领域切换也能表现出类似的现象:

结果真是有趣——做社交的不做社交了、做电商的不做电商了;做金融的却仍然选择金融、做游戏的却仍然选择游戏。为什么金融和游戏的小伙伴创业后还坚持原来在腾讯工作的领域呢?我们猜测原因只有一个:金融和游戏离钱最近。

看完城市分布和行业分布,我们再来看看,这些项目都处于什么融资阶段?

我们在样本中筛选了已完成至少一轮融资、且未上市(含并购上市)的创业项目如下:

显然,天使轮(含Pre-A轮)和A轮阶段的企业是最多的,分别有90家左右。天使轮和A轮之后的企业逐级减少,看来漏斗效应在腾讯离职员工的创业项目中依然应验,不知道这些创业项目是否能够成功逾越A轮死和B轮死的两大魔咒。

那么,这些项目都融到了多少钱?

按照最近的融资金额,我们可以对所有创业项目进行排名(为保护项目隐私,仅保留项目名称的第一个字),top30如下图所示:

如上图所示,不同创业企业的融资规模相差极大。哪怕仅看top30的企业,融资额度也呈现指数型下降,第1名和第30名之间存在30余倍的差异。

尽管差异巨大,top30的项目仍然都说得上是资本市场的宠儿——这30个项目在最近一轮吸引的投资占全部近300个创业项目吸引投资的80%。具体而言:

融资超过10亿元的项目只有6个,融资金额占比接近60%;融资在1-10亿元的项目有37个,融资金额占比约30%;融资金额在千万元级别(含以下)的项目近200个,融资金额仅占10%……

更多的钱最终去了更少的公司,这就是创业江湖的残酷现实。

那么,到底是谁在投资这些项目?

每个项目往往有多个资方,关系纷繁复杂。我们不妨选出每个项目的主要资方,并建立投资关系图谱(密集恐惧症患者慎入):

这张图上,蓝点表示典型创业项目,红点表示他们背后的投资机构。红点颜色越深、形状越大,说明该机构投资的腾讯离职员工创业项目越多。

仔细看的话,这张图几乎囊括了绝大多数知名的投资机构,而其中最显眼的几个大节点则分别是腾讯、IDG、丰厚、红杉、晨兴和君联。看来,虽然员工辞职了,腾讯仍然在关注着他们,并对创业项目给予了相当的支持,同时顶级投资机构也会分涌而至,共同构建了腾讯离职系的创业资本网络。

接下来,为了能够更深入的挖掘资本谱系关系,我们利用启信宝提供的分层投资关系数据(不含VIE架构的创业公司),挖掘了这些创业项目背后的人民币基金的拓扑网络,关系如下图所示:

(注:蓝点为典型创业项目,黄点为人民币投资者)

如果只挖掘一层的话,我们可以看到,除了腾讯以外,直接投资腾讯离职员工创业项目最多的人民币资本还有梅花、真格、经纬、华谊、险峰、五岳等。第一层投资者中还出现了很多个人节点(出现在多个公司的个人股东名单里),比较典型的有吴宵光、吴世春、曾李青、肖冰、戴志康、倪正东等。

由于有些公司有多层架构,同时投资机构可能藏得更深,我们不妨再往上挖一层。

(注:蓝点为典型创业项目,黄点为第一级投资者,橙点为第二级投资者,即第一级投资者的投资者)

在这张图上,我们除了找到了红杉、赛富等更多的投资机构以外,还出现了阿里、联想的身影,巨头们之间的相爱相杀、恩怨情仇真是千丝万缕、难以琢磨啊。另外在第二层投资者节点中也出现了一些新的个人节点,比如左凌烨、庞升东、白文涛、何伯权等。

如果我们再往上挖一层呢?

(注:蓝点为典型创业项目,黄点为第一级投资者,橙点为第二级投资者,红点为第三级投资者)

随着投资层数的增加,参加到这场资本游戏中的角色越来越多。从最初的300个典型创业项目,扩展成一张由8000多个机构和个人(节点)、近万笔投资(连线)构成的密不透风的大网。在这张大网中,中央的核心区域被二级和三级投资者所占据,典型创业项目被挤压到缝隙和边缘。

我们不妨根据投融资拓扑关系,对参与这场资本游戏的8000多个企业和个人进行聚类,则可以划分出资本背后的若干派系。

在这张图中,相同颜色的点代表同一资本派系。大致看来,可分为10来个主流派系。在这张纷繁复杂的大网中,真正的大Boss(核心派系和节点),也就是各大资本背后的母基金逐渐浮出了水面,我们可以挑出三个典型派系代表看一看:

中央系

背后是各类中央直属机构和关联机构

再背后是国有资本

歌斐系

背后是诺亚财富

再背后是中国高净值家族

盛景系

背后是各路产业资本

还有各路地方政府资本

各类母基金背后的金主就深深的藏在了复杂的资本网络之中,韬光养晦、偶露峥嵘。

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

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说明:

本文作者为 团支书、高路拓、汤舸、团AI,由微信公众号 城市数据团 联合 南极圈、启信宝 联合发布。

本文的近300个腾讯离职员工创业项目信息由 南极圈 提供。南极圈是链接腾讯生态的股权投资机构,腾讯投资的唯一一家天使轮公司,腾讯官方认可的离职员工的组织。南极圈通过社群,覆盖2万+腾讯离职员工,链接腾讯系创业企业及一线投资机构。提供孵化、融资、品牌咨询、人力资源、创业培训等多项服务。

本文的人民币投资链条数据由 启信宝 提供。启信宝app是全国领先的企业经营数据集成平台,汇集1.1亿家实时、动态、全量企业经营数据。同时也是目前互联网大数据征信服务领域中唯一一家企业级信用信息查询、关联关系分析、风险监控、舆情监控、拓客展业等多项企业级服务的大数据征信服务企业。

创投圈这么残酷,投谁都不如投自己。

来源:城市数据团 

(编辑:谢珍)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