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石资本10亿智能制造产业基金落户东莞,中国工程院周济见证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张楠
2017-11-30 14:47

11月28日下午,“智造世界,未来已来”高峰论坛&长石资本智能制造专项基金签约仪式在东莞迎宾馆举行。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入融合。然而,智能制造发展过程中的资金问题,也成为制约产业发展的最大障碍。

聚焦智能制造,长石资本联合劲胜智能发起设立长劲石智能制造专项基金,基金成立后将借助以OPPO为核心的3C产业资源,以全球视野和技术洞见,致力于发现、投资并服务粤港澳湾区,尤其是东莞为核心区域的智能制造优秀创业者。

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华中科技大学常务副校长邵新宇、太原理工大学校长黄庆学院士、东莞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杨晓棠、东莞经信局局长叶葆华、东莞金控董事长廖玉林、北航机器人研究所所长王田苗教授等出席了此次高峰论坛,并共同见证了签约仪式。

智能制造的发展路径和方向

在签约环节结束后,长石资本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生导师王田苗教授发表了主旨演讲《重新认识中国未来智能制造和机器人发展的趋势》。王教授从社会形态发展的高度梳理了AI,智能制造、智能机器人发展的路径和发展的方向,并提示了在这个过程中值得关注的若干个投资领域。

△长石资本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生导师王田苗教授

在王教授看来,全球的经济正在复苏,对中国来说是非常非常难得的机会,受制造业和新消费推动,AI和机器人相关技术将在2020-2025年出现拐点。而这个拐点有可能中国还比美国、欧洲来得快。它会加速现在新消费的变革。反过来,它又刺激了产品的更新换代,产品的更新换代又强迫企业在产品设计和产品装备上的变革。

可以说,社会形态主导了科技浪潮的走势。因此王教授建议,在未来,我们一定要从社会的形态来看待智能制造,来看待人和人之间的连接,以及资讯的分享和安全。

王教授还认为,未来的制造模式将会由B2C到C2B。物联网是以人的消费为核心的物联网。用户可以告诉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产品。这种C2B的形式是客户端到后端,然后再从B端来推送。回顾整个经济发展史不难发现,智能制造是整个最发达国家地区的基石。200年没有衰竭的汽车,依然是世界经济最强有力的拉动者,其次是3C,消费者,然后医疗、国防和农副产品,从上往下走划分则有材料、设计、核心部件、装备等等。而一家企业如果在这条链上护城河越多,往往不会失去它的竞争力。

那么,智能机器人未来主要的趋势是什么?王教授认为,少人化、无人化的工厂,老人化,社会服务与护理以及虚拟机器人和人的会话聊天和交流,还有私人定制性的,包括工作、理财、生活、资讯等等,都是未来机器人发展的趋势。不过,他认为,这种宏观的智能机器人要进入家庭,未来5到10年必须在技术上的交错融合、新的人工肌肉和软体、人机感知和交互、电池等四个方面寻求突破。

定制化的智能制造的整体解决方案,也被看作为未来服务机器人的一个趋势,包括AGV、做的工具、机器人与数控机床等等,从服务性上来看,先2B再到2C。租赁的方式则由专业服务机器人向社会和家用方面发展。不过从投资角度讲,王教授建议最好在科学家和实验室方向,目前AGV、物流、3C、特种加工和AI的辅助客服,还有各种各样的核心部件,包括视觉、触觉各个方面,已经抬头,基本上都可以盈利。

智能制造的机遇与挑战

来自智能制造行业以及投资界的大咖们,围绕“智能制造的机遇与挑战”这一话题展开了一场头脑风暴,对智能制造未来的趋势做了一个更深层次的剖析。

中国制造目前的现状究竟是什么样的?“整体来看,低端严重过剩,高端严重不足。”OPPO副总裁张昌燕表示,“整个手机行业,今年应该说绝大部分都在为三星打工。”视觉领域也有类似的痛点,宁波九纵智能科技董事长王孟哲谈到,一些高端的精密仪器,甚至日本都是不出口的。

尽管在智能制造领域,我们仍面临不少挑战,但大家也看到了机会,最大的机会就是“我们有需求”。科森科技(603626.SH)总经理瞿礼平认为,中国制造正处在一个大转型时期,整个产业像光学,还有一些智能的机械手、自动运输、仓储系统,都在强烈地需求,有需求就有发展。此外,OPPO副总裁张昌燕还谈到我们有供应链和人才优势。

那么,实现中国智能制造的关键点又在哪里?如何突破瓶颈?

王孟哲觉得,对于技术型团队,非常需要产业界的品牌商、供应商能够指明方向。瞿礼平同样有此困惑,在工厂想改造的时候,找不到一家公司做系统的规划。对此张昌燕建议,智能制造的路径,首先要有一个顶层规划,然后还要脚踏实地来解决痛点,坚持这样做就可以实现智能制造。其实最开始做设备规划,我们要互联网化,然后结合自动化的东西来解决问题。

在盛泰光学CEO赵伟看来,时间可以解决一切,做好一些细节的东西,小的创新,也是高端制造。珠海元盛董事长胡可则认为,关键零部件的问题解决,可能更多地在智能制造装备方面的投资,下一步会更加关注并跟进相关研发,同时也让更多的智能装备企业配合研发,以应对整体产业链的竞争。

智能制造的时代已经到了

自2014年成立至今,长石资本已完成4期基金投资,向36家公司一共投出了4.2亿元人民币或等值美元,包括vip陪练、图灵视频、博创联动、拓攻无人机等项目。刚刚成立的最新一期基金总规模在10亿元人民币,其中First Closing为4亿元左右,出资人包括广东省及东莞市的政府引导基金、3c产业链上市公司劲胜智能(300083.SZ)和科森科技(603626.SH)的大股东、广东省智能机器人研究院、上海中静集团、上海恒实投资集团等。

基金将聚焦3C、新能源等行业的智能制造产业升级,投资领域包括工业大数据、工业本体机器人、核心装备、机器视觉、智能工厂等。

长石资本创始合伙人汪恭彬在大会上分享了长石的投资第一性原理——时间就是智慧。第一性原理可最早追溯至亚里士多德,其给出的定义是,在每个系统里面,把抽象剥离之后,会存在一个不能够被删除或者被否认的一个逻辑的基本点,即该系统存在的一个前提,就是第一性原理。

汪恭彬据此给出了支撑他第一性原理的五个思维模型,分别是:

• 时势时势造英雄:顺应时势的团队才是最智慧

• 能力圈原则:做自己擅长或可以hold住的事情

• 复利模型:一直做

• 市场部分有效原则:不追风口,给合理估值

• 复杂理论模型:万事互相效力、简单指导原则、概率论

汪恭彬表示,目前最大的时势就是十九大报告关于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即不充分不平衡,而不充分的核心原因就是效率不够,数据显示中国的劳动生产率仅相当于美国的1/10。从全球来看,中国在制造业这一块的提升空间还是非常大。

作为智能制造国策的主要推动者之一,中国工程院周济院长非常看重中国本土智能制造企业的崛起,他认为,中国完全有理由有能力实现智能制造的弯道超车,并预祝长石能够助力,发挥更大作用。

汪恭彬预测到,在智能制造核心产业链上,中国的发展会超预期。政府一定会大力地鼓励本土的机器人的厂商出来。涉及芯片、网络安全这些核心领域,中国一定会自己做,会呈现所谓的反全球化。

除了做时间的朋友,汪恭彬也分享了他的另外四个思维模型。团队要知晓自己的能力圈,做自己擅长或可以Hold得住的事情。此外,简单的事情要一直做下去,这就是复利模型。1980年-2017年伯克希尔股价上涨1054倍,年均irr26%。而对待风口,要给予一个合理估值。最后一个复杂理论模型,涉及量子理论、混沌理论和自组织理论,其核心要义是关系论、简单指导原则和概率论。

根据上述思维模型,汪恭彬和他的团队将长石的方向聚焦于智能制造,“不仅是最好的时势,我们所拥有的产业资源也让我们有信心能够把这个简单的事情坚持到底。”

长劲石智能制造专项基金之所以选择东莞作为落地点,与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密不可分。目前,东莞已经承接广州和深圳部分产业。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东莞每平方公里的GDP2.77亿元在全国排名第三,仅次深圳和上海。但从资本市场发展来看,东莞目前的A股上市公司只有25家,包括境外上市公司一共是46家。而根据东莞未来三年的规划,上市公司至少100家,那就意味着未来平均每个月会有超过一家公司上市。

而长石资本投的项目也将以东莞为主,向广东省、长三角乃至全球辐射,投资金额在1000万-5000万之间。80%的方向会投智能制造产业链,不超过20%会关注手机本体产业链,比如说手机的摄像头技术或者是电池的管理等。而关于阶段,长劲石更倾向于把2/3的钱投在PreIPO的企业。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