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三核”融合谋求新作为

经济日报
2018-02-01 10:20

粤港澳三地紧密分工合作、优势互补,以香港、广州、深圳为“三核”的城市群,已在产业和功能分工上形成秩序。随着国际一流湾区与世界级城市群建设的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将成为更具活力的经济区、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和内地与港澳深度合作的示范区。

最具想象空间的“大湾区”

10多年前,香港人黄竞从香港理工大学毕业后,北上深圳从事家居设计业。这些年,他在深圳罗湖与南山创办设计空间,频繁往来于深圳、香港、米兰、东京等地,将国际顶尖设计资源持续不断地带入深圳。

像黄竞这样生活在深港双城乃至粤港澳三地的青年创客,何止千千万。随着港珠澳大桥、广深港高铁香港段、穗莞深城际轨道、深中通道、虎门二桥、香港国际机场第三跑道等大型交通工程陆续启用,粤港澳大湾区形成“1小时生活圈”,他们将成为实实在在的受益者。

创客在城市间奔波,如同寻找机会的“都市候鸟”。在产业基础十分雄厚、产业分工相对明确、内部往来日益密切的粤港澳大湾区,区域要素的快速流通已成常态。在广东省委党校教授陈鸿宇看来,正是无障碍的市场要素流通,发达的市场网络、交通网络与信息网络,强大的濒海产业集群,大规模的城市群,共同构筑起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基础。

改革开放以来,粤港澳三地紧密分工合作、优势互补,至今已形成参与国际竞争的众多优势:制造业基础扎实,是久负盛名的“世界工厂”,正向先进制造业升级;拥有全球最繁忙的港口群和机场群,客货运量都位居全球前列;金融、科技、物流等高端服务业快速发展,形成与制造业“双轮驱动”的现代产业体系;以香港、广州、深圳为“三核”的城市群,已在产业和功能分工上形成秩序,被世界银行报告评为“东亚最大的城市连绵区”;形成了“一国、两制、三关税区”的多元制度格局,为对接国际经济合作提供了灵活的制度安排。

数据显示,城市群和濒海产业结合形成的“湾区经济”,已成为推动我国乃至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目前,全球60%的经济总量集中在入海口,75%的大城市、70%的工业资本和人口集中在距海岸100公里的“湾区”。陈鸿宇研究发现,在全球化、信息化的大环境下,三大世界级湾区——东京湾区、纽约湾区和旧金山湾区经历了由工业经济向服务经济和创新经济的过渡,已经形成了以服务业或信息产业为主导的产业体系。而且,三大世界级湾区今天已是“高等级基础设施交汇的枢纽”“高等级功能的集聚体”与“高价值产业链的平台”。

陈鸿宇认为,与三大世界级湾区相比,粤港澳大湾区在“高端”与“质量型发展”上,仍有较大差距。但是,“粤港澳人口众多、地域宽广、经济腹地辽阔,地区生产总值已超越旧金山湾区,再加上深圳等城市引领的创新经济异彩纷呈,无疑是‘最具想象空间与发展潜力’的湾区”。

融合发展释放新动能

在狮子洋与内伶仃洋交汇处的深圳大空港地区,去年9月份启动建设的全球最大会展中心——深圳国际会展中心项目目前已进入钢结构主体屋面施工阶段。施工现场如一片钢结构森林,19个标准展厅呈鱼骨式排布徐徐展开,蔚为壮观。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宋丁认为,建成后的深圳国际会展中心将串起深圳西部海岸线,汇聚商务、金融、贸易、物流等产业要素,成为延展前海自贸区优势、衔接东莞滨海新区、联动广东南沙自贸区、带动珠江口东岸增长的强劲引擎。“因为辖区土地匮乏,发展空间受限,深圳早早就把目光投向湾区,重视对260公里海岸线的战略开发与布局,是深圳探索大湾区融合的经验之一。”

“在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中,以市场力量为主导,城市之间与企业之间充分竞合,是30多年来推动珠三角迅速崛起的根本原因。”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理事长、原深圳市委常委张思平说,今天粤港澳大湾区仍要推进大融合,并借此寻求资源合理配置、降低成本提升效率、释放更强功能。

在产城集聚的规模效应下,打破现有体制机制壁垒,继续推动互联互通,共享全要素无障碍流通带来的高效与便利,最大限度地降低交易成本,是大湾区企业所盼。在广深港三地从事科技企业孵化的松禾资本合伙人张云鹏说,“在资质互认、协议落实、金融合作等与营商密切相关的微观活动上,现有部分体制机制已经形成难以突破的‘天花板’和‘玻璃门’,直接阻碍了企业经营发展,也不利于粤港澳成为‘团体冠军’,三地要破除阻力实现充分对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张思平理想中的粤港澳大湾区是“一个无边界共同体”,“在坚持‘一国两制’基本原则下,形成共识、大胆改革,打破粤港澳大湾区现存的隔离,直至取消边界,打造全球一流的大湾区经济社会共同体”。

共谱“一带一路”新篇章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粤港两地形成了“前店后厂”的双赢合作模式:港商北上带来资金、技术和国外市场,珠三角提供土地和劳动力,双方优势的结合推动了珠三角的工业化,也推动了香港在全球供应链管理层级上的跃升。时移世易,珠三角劳动力成本上升、产业结构调整,粤港澳原有的合作模式发生了改变,广州、深圳等城市实力迅速攀升,与香港共同构成粤港澳大湾区的“三核”。

“多年竞合中,广深港形成了一定的错位发展格局:香港在珠三角对外联系网络中扮演重要角色,广州集中了众多央企、国企、跨国公司的华南分支机构,深圳汇聚了大量民营企业、创新实体的总部。”广东省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马向明说,“广深港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如何重建‘三核’的共赢合作模式,减少无序竞争和资源内耗,充分发挥引领带动作用,是粤港澳大湾区融合发展的关键”。

“港澳发展仍然具有很多有利条件和独特优势。”中山大学教授陈广汉说。以香港为例,香港是重要的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是连接内地和国际市场的重要中介,是国家“引进来”“走出去”的双向服务平台。更为重要的是,香港享有“一国两制”的制度优势,不仅能够分享内地的广阔市场和发展机遇,而且经常作为国家对外开放“先行先试”的试验场,占得发展先机。香港只要巩固和提升这些优势,就可在经济全球化和区域合作中把握机遇,促进本地创新创业,开发新的增长点。

陈鸿宇认为,在产业合作上,深圳、广州的创新企业要走向“一带一路”,可能需要香港在项目投融资、会计审计、法律仲裁等方面的服务,内地互联网技术的进步也可以推进香港相关产业在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等领域的发展。“作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粤港澳大湾区将成为‘一带一路’最重要的门户枢纽。伴随越来越多内地企业走向‘一带一路’,香港作为‘超级联系人’将在高端服务业领域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共谋‘一带一路’的广阔市场,粤港澳大湾区将大有可为。”

(编辑:陈洁)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