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惠性的减税 能起到更优的效果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靖云
2018-03-09 07:00

3月7日,全国人大邀请财政部长肖捷以及两位副部长史耀武、胡静林出席的“财税改革和财政工作”的记者,可谓是最受瞩目的记者招待会之一。个人所得税改革、房产税立法都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财政税收制度改革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税收杠杆的调整是关键措施。

肖捷在回答提问时表示,财政部测算,预计今年全年减税超8000亿元;同时,进一步清理政府性基金、行政事业收费、经营服务性收费,预计将减少3000多亿元。

减免税费过去几年一直是广泛讨论的焦点,此次两会落实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的提高,也有着减税的指向性意义。肖捷表示,大家都将是今年个人所得税改革的受益者。这说明了个税改革的普惠性。但个人所得税还将转化为综合与分类相结合,其征税对象为个人的综合所得。所以,个税改革并不是简单的减税,而是一个深层次的系统改革。个税改革的难题恐怕在于对工薪阶层之外的高收入群体如何征税。提高起征点之外,如何获得更多的综合性收入信息,如何对医疗教育等开支做专项折扣,这些更可能是个税改革的重点。房产税则是具体的征收探索,但其带来的是更公平的税收,而不是个人实际税负的减少。实际上,更为直接的减税是增值税由三档并二档。可以说,这是实实在在的减税措施,而且也真正使人人受益。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改革和完善增值税制度,按照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的方向,合理调整税率水平,重点是降低制造业和交通运输等行业的税率”。肖捷在记者会上也指出,这些措施,“其目的就是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相对于个税、房地产税,增值税改革的公众关注度较低,但就财政收入而言,增值税是我国主要的税种,所以,业界对增值税改革非常重视。经济学家华生在微博上分析,若取消17%,并入11%一档,大约平均增加制造业盈利20%左右,即便二三年完成,对我国制造业尤其高新产业发展也意义深远。虽然说具体的改革举措尚未公布,但总体而言,半年内两次增值税并档改革,的确是实实在在的政策干货。对于实体经济,特别是对于推动制造业升级发展而言,是有效的政策支持杠杆。

1994年的税制改革,既是我国建设现代税收体系的关键一步,也标志着我国财政体系从建设性财政走向经营性财政。增值税本身税基清楚明白,能够正确反映企业自身创造的价值;符合税收中性的原则,能够避免重复征税问题;本身比较稳定,也不会有较大的波动。更为重要的在于,增值税有着较好的杠杆调节作用,具有鼓励储蓄,刺激企业投资的作用。从1994年开始增值税改革到2016年完成营改增,上述优点基本上都有反映,但其作为税收杠杆的调节作用并没有完全体现。某种程度上,在这个阶段,增值税更多是在确保财政收入。

2016年营改增完成之后,税率有四个档次,分别是,17%适用于普通货物销售和加工修理修配,13%适用于农产品,自来水,天然气等产品的销售,11%主要适用于交通运输业、建筑业和房地产业等,6%主要适用于金融、现代服务和生活服务。一般而言,增值税税率档次过多,将影响增值税本身的中性特征,也容易扭曲市场主体的经济行为。中国增值税税率设立四档,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在增值税税制改革完成之后,发挥税收制度本身的杠杆作用,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就必然列入议事日程。

2017年7月1日将13%的税率简并入11%,增值税税率简化到三档。但是相对于国际普遍经验而言,三档税率仍然繁多。英国的增值税标准税率为20%,低税率则只有5%一档。周边国家很多都选择了单一的增值税税率,如韩国、澳大利亚,印尼也只有10%一档增值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以重点降低制造业和交通运输业等行业的税率为政策目标,预计17%和11%两档税率可能简并为一档,并且有可能采用较低税率。对于实业企业而言,这是利好消息。

增值税税率简并给了我们税收调节的经验。我国前几年推出了很多减少企业税负的措施,比如对高科技企业的企业所得税率为15%、中小企业所得税率减半等。但这些针对某些行业和某些类型企业的税收减免,其效果有待全面衡量。中性原则是税收的基本原则,普惠性减税政策可能会起到更优的效果。减税的普惠性应该成为未来税收调整的政策原则。人人都受益的减税政策,更能发挥税收的调节作用。(编辑 欧阳觅剑)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