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思“神话”或被严监管终结?

财经国家周刊
2018-03-27 08:43

学而思的整改并未触及核心,即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

新学期伊始,整装待发的各大校外培训机构,突遇一盆冷水。

日前,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将联合开展专项行动,治理校外培训机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行为,严禁校外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坚决查处将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

面对这份“史上最严整顿通知”,国内最大教辅机构好未来集团(即2013年更名前的学而思教育集团,下同)反应迅速,其官网信息显示,公司第一时间组织召开了“学习和贯彻四部委关于规范教育行业发展的有关精神”的研讨会。

此外,学而思还停止了部分地区培优课程的报名,甚至其原有的“主打产品”——奥数班今后也将不再被作为业务重点。

一位业内人士称,学而思看似响应了《通知》,但这一调整并未触及整改核心。学而思目前处于进退两难之地,如果失去了“应试”、“升学”的招牌,学而思的“神话”能否维持将成大问题。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尝试就相关问题采访学而思,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被“绑架”的家长

夕阳西下,放学后的学生们毫无松懈,他们中的大部分,将会穿过大半个城市来到各色辅导机构,开始一天的“加餐”学习。“校内减负,课外增负”,这样的场景已成为不少中小学生的常态,直至高考结束。

正是这种常态,支撑着教辅行业保持朝阳状态。

以学而思为例,2016年初,学而思在全国25个城市有363个教学中心。一年后,数字变成了在38个城市共设有579个教学中心。

不断更新的学而思城市地图,意味着学而思业绩上涨和财富积累。根据学而思2018财年Q3财报,公司第三季度营收为4.333亿美元,同比增长66.3%。

在2017年发布的胡润财富榜上,学而思创始人张邦鑫以400亿元财富超越俞敏洪,成为国内教育业第一人,也超过手握210亿元的英孚教育创始人伯提·霍特,成为全球教育业巨头。

在引导产业上升的诸多因素中,家长们“望子成龙”的心态是其中之一。《中国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研究报告》指出,有八成家长认为课外辅导是中小学教育的组成部分。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参加课外辅导培训的中小学生比例超过70%。专家预测,这一比例在未来还将提高。

“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的观点,使得家长在挑选机构时煞费苦心。在层出不穷的各类辅导机构中,学而思成功打造了“学而思现象”,让一些家长趋之如骛。

一个重要原因是,学而思的课程内容专注于提高成绩,满足了针对选拨考试辅导的需求。学而思通过推行“分层教学”,将学生分入培优班(基础班)、提高班、尖子班、超常班等班级进行专项教学。

这样细致的分类教学,需要以不菲的学费为代价。以学而思中关村校区寒假班为例,该寒假班以期为单位,一期共7次课,每次课2个小时35分钟,一期课程费用在1800元左右。如果是35人的标准课堂,则机构收入高于目前颇受欢迎的一对一外教培训。

值得注意的是,课后辅导并非短期培训。以学年计算,一个家庭一年的补习消费上万元是常态。今年在上海地方两会上,市人大代表李飞康曾感叹,每家每月课外补习、培训等费用少则几千,多则几万,甚至十几万,“对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怎么承受得了?”

即使如此,培优班依然供不应求。对于提高能力的“尖端班”,家长除了需要在公众号上申请,还必须在开课时迅速抢课,否则几分钟内名师班就会满额。

被“绑架”的,不仅是家长的钱包,还有家长的时间。不少家长在将孩子送去上课后,会选择坐在教室后排,和学生一起听课。由于补习班延长了学习时间,全家的起居根据辅导班的上下课时间做出调整,一些爷爷奶奶需要重返课堂,更有不少女性选择辞职在家,全程陪伴孩子。

被“挂钩”的升学

如果仅是分类教学,还不足以推动学而思晋升第一教辅机构。让家长们前仆后继的,是学而思与升学挂钩的办学模式。

学而思前身为张邦鑫在2003年创立的奥数网,其基因就是线下奥数辅导。2005年,张邦鑫将机构改名为“学而思”,从事中小学课外辅导后,奥数依然是重点课程。

甚至于,学而思推出了“学而思杯”竞赛,通过测试考察学生数学、英语和语文三门学科。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国内有多所中学参考和使用了“学而思杯”的测评结果,当年学而思4000多名学员借助此杯赛顺利进入这些重点中学。

除此以外,学而思还承办、协办了华杯赛、国奥赛等竞赛,在竞赛举办方面有着较大话语权。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这就是学而思强大扩张能力的核心支撑。这类竞赛对于升学有相当的参考价值,而学而思对竞赛的深度参与,提高了学生黏性,让不少家长不惜血本送孩子进入学而思。

但这种培训模式,与课外辅导本质相悖。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表示,课外补习正在“绑架”学校教育。“在国外,课外补习是为后进学生提供课外辅导,就是所谓‘补差’的功能。但在中国,其功能普遍成为‘培优’,越是学习好的人,报的补习班越多。”

因为与升学紧密结合,逐渐造就了学而思的“神话”。好未来2017年Q3财报数据显示,在去年9月到11月的短短三个月内,来自全国38所城市的154.37万学员走进好未来进行辅导。

这些“神话”背后的课程无疑与“超前教育”“超纲教学”等词汇紧密挂钩。今年《通知》的整改对象,与学而思提供的产品几乎一致。

《通知》一出,除了前文提到的调整课程时间,停止部分培优课程的报名,淡化奥数班业务,日前,“北京学而思培优在线”还发布通知称,“学而思杯”将不再举办,改为举办2018年春季学而思学员综合能力诊断。这一诊断将不评奖项、不发证书、不设颁奖典礼。

学而思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学而思杯”不再举办主要是受四部委发文影响,估计四部委政策将对学而思整体造成一定影响,但目前学而思各项教学正常。

一位业内人士称,表面看似乎是针对《通知》进行了全面整改,但其实“不痛不痒”。即使调整了时间,授课内容依然不变,而其中大量的培优内容仍属于超前教育。

同时,虽然竞赛停止,但综合能力诊断是学生能力的另一种呈现,看上去只是改了个名字,仍未与升学脱钩。本质上学而思的整改,并没有触及机构的核心。

事实上,在这次整改之前,学而思曾被地方教育部门敲过“警钟”。2017年5月,成都教育局曾发公告,对多个区域学而思的违规办学进行整治。虽然事后学而思也作了调整,但依然没有进行根本改变。

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党委副书记陈国治表示,校外培训乱象的根源之一,是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明里暗里的条件,真正切断这一关联,才是釜底抽薪之策。

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记者:陆涵之

(编辑:谢珍)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