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残局:欠了多少债?尚有多少资产?还能否“起死回生”?

南方周末
2018-04-13 18:17

三年间,乐视网的股价从每股44.72元跌到了4.6元上下,缩水90%。它究竟欠了多少债,尚有多少资产,还能否“起死回生”?

(本文首发于2018年4月12日《南方周末》)

9个月前,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所有职务。但现在,他似乎又将卷土重来。

2018年4月8日,根据广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信息,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关联公司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以底价3.641亿元拍得广州市南沙区一块约601亩的制造业用地。

很快,深圳证券交易所对乐视网下发问询函,要求说明贾跃亭及其关联方与睿驰汽车的关系,还有买地的钱从哪里来。

在贾跃亭重起炉灶之时,他曾一手创立的乐视网却处于摇摇欲坠的边缘。

2018年4月2日,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300104.SZ,下文简称乐视网)回复深圳证交所的问询函称,截至2017年底,乐视网尚不存在净资产为负的情况,但2018年不排除这样的风险。也就是说,直到去年底乐视网还没有资不抵债,但已十分危险。

在此五天前,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在融创业绩发布会上,意外地唱衰自己投资的乐视网,“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165亿都亏损了,已经不是‘壮士断臂’,是‘砍头’了!”

此言一出,乐视网股价加速下跌,从每股5.12元跌到了4.78元,截至发稿时都没有再升回5元以上。

三年间,乐视网的股价从每股44.72元跌到了4.6元上下,缩水90%。它究竟欠了多少债,尚有多少资产,还能否“起死回生”?

乐视系链条债

南方周末记者梳理乐视网公告及历年年报发现,截至2017年底,乐视网的融资借款及贷款类负债92.88亿元,其中有56.19亿元会在2018年到期,迫在眉睫。

乐视网融资和贷款之后,其中大多流向贾跃亭曾控制的关联公司,形成了巨额应收账款。截至2017年底,乐视网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71.81亿元,其中关联方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47.26亿元。

这笔钱很难要回来。截至2017年底,一共仅收回0.18亿元,按照比例来看,要回来的应收账款只有0.15%。

这些要不回来的钱,根据其公告显示,主要是乐视系非上市公司的欠款,而目前“非上市体系关联方大部分已资不抵债”。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债务链条,乐视系非上市公司还不上乐视网的钱,乐视网就还不起银行和上游关联方的钱。

实际上,乐视网的应收账款在过去四年中是一路攀升的。据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薛云奎盘点,2014、2015、2016三年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是22.79亿、49.53亿和100.25亿,“这其中所隐含的风险已经显而易见”。

“从乐视网本身的财报角度来说,2017年最可怕的不是有多少经济损失,而是销售收入的持续下降。”薛云奎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他做过一个季度财报分析,2016年第三季度乐视网销售收入有67亿,而后一路降到51亿、41亿、14亿,2017年第三季度仅有5亿,“从经营的角度讲,乐视已经很难起死回生了”。根据公告,乐视网2017年度总收入74.6亿,较去年同期下降了66%。

正是这家收入飞速下跌的公司,曾经谱写了证券市场极速上涨的神话。

2016年乐视网销售收入超过200亿,较十年前增长了595倍。上市以来,公司股价上涨曾超过10倍、最高时超过20倍,“在三千家上市公司中,很少有如此高的成长速度,这也成就了乐视网在证券市场上呼风唤雨的辉煌。”薛云奎说。

一位长期投资乐视网的散户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在2014年底到2015年中的牛市中,乐视网是创业板上涨的领头羊,甚至股灾大跌后,它又大涨一波,那时似乎所有人都相信这样的公司未来会发展得很好,故事能讲下去,A股肯定有大批资金会捧它。

如今,他每股24元入手的股票跌到了不足5元,他早就对这只股票灰心了,“当交学费了吧,但也不会‘割肉’,看看它还能怎么样”。

“没有多少资产 可以卖”

面对巨额债务,乐视网手里还有多少牌可以打呢?

一是看乐视网手里还有多少资产,另一个是乐视非上市体系中还有多少腾挪空间。

根据乐视网公告,截至2017年底,它有总资产206.3亿,其中公司长期资产账面余额186.13亿。拿这个数字与债务规模相比,确实没到资不抵债的程度。

在长期资产中,有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16.59亿元、长期股权投资20.35亿元、固定资产10.89亿元、开发支出1.48亿元、商誉7.48亿元,最大头的是无形资产,129.33亿元,占总资产的69%。

无形资产主要指影视版权、软件及电视、手机、车联网等技术类资产。综观乐视网历年年报,可以看到它在版权投资上一直是十分豪阔的,曾先后拿下《山楂树之恋》《金陵十三钗》《后宫·甄嬛传》等热播电影电视剧的独家网络版权。

“版权这种无形资产,如果在持续经营之下,是有价之宝;如果经营陷入困境的话,这些资产有可能化为泡影。”薛云奎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目前,乐视网无形资产占到总资产近七成,但这些资产究竟价值几何难以验证。乐视网目前正在对无形资产进行盘点并请第三方机构评估,根据评估结果计提减值准备。无形资产减值后,乐视网很可能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

至于固定资产,根据乐视网往年年报,主要是运输设备、电子设备及其它,也属于减值较快的部分。在资产中,薛云奎认为比较值钱的是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和长期股权投资,按照目前的公告,两者总和是37亿元左右。

再来看乐视系非上市公司中还有多少腾挪空间。

在非上市公司体系中,主要包括新乐视智家、乐视影业、乐视体育、乐视金融、小贷公司、乐视云、乐视商城、乐视手机等分支,其中乐视手机和乐视体育早已出现亏损。

最近的乐视网公告中说,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乐视手机已处于停产阶段,而车联网、VR等项目也于那时起终止研发。

比较有价值的是早先孙宏斌入股的乐视电视(即新乐视智家)、乐视影业和乐视网。除此之外,乐视网公告也盘算了剩余有价值、可以以资抵债的部分,共三块:乐视金融,估值14亿元;乐视控股持有的新乐视智家股权之前质押拿到了11亿贷款,这部分股权即将进行司法拍卖,所得资金可以用来偿还关联公司的欠款;还有乐视电子商务,其经营的网站(乐视商城)及相关资源资产以0.929亿的价格抵债。

值得注意的是,乐视影业并没有被提及。从2015年起,乐视网就在想办法将乐视影业并进来,直到2018年1月19日宣告失败,乐视影业终止注入乐视网。而后续这块资产将如何操作尚不得而知。

一位长期关注乐视网的财经分析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新乐视智家还处于亏损当中,乐视影业去年业绩也不好,乐视网目前并没有多少资产可以卖。”

(梁淑怡/图)

乐视系是不是“大地主”?

其实在乐视系的资产中,人们关注较多的,是藏在上市公司报表以外的房地产,这也被认为是地产出身的孙宏斌愿意接盘乐视的主要原因。

此前,关于乐视系有多少地,人们普遍采用的说法是《中国房地产报》2017年3月报道的结论——25920亩。但是根据南方周末记者盘点,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无法证实的。

根据消息的切实程度,乐视系的房地产资源可以分为三类,有据可查的、停留在战略合作协议层面的以及无法做实的。但无论哪一种,这些房地产资源均不在上市公司体系中。

有据可查的有六处。根据工商资料、上市公司公告、政府公告等资料,按照时间顺序,包括在山西临汾落地约3000亩的生态农业产业园、重庆两江新区195亩纯居住用地和187亩纯商业用地、北京三里屯商业地产“世贸广场·工三”,以及德清县经济开发区90万平方米工业用地(根据土地出让公告,要求拿地后10个月内开工、三年内竣工)。除此之外,还有两处大厦——北京东四环的乐视大厦和上海虹桥商务区的隆视大厦。

据外媒报道,乐视在美国还有两处地产,分别是宣布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内华达州拿下的5500亩地,以及2.5亿美元收购雅虎公司靠近硅谷心脏地带的300亩土地。

但根据内华达当地媒体报道,2017年9月,内华达州官方已经终止了与法拉第汽车的合作,原因是乐视此前承诺的10亿美元买地资金并未到付。

另据硅谷商业杂志报道,乐视收购雅虎的土地2017年11月以2.6亿美元再度易手。

停留在与地方政府战略合作协议层面、查不到落地情况的有5处:分别是与天津蓟县签署合作协议计划投资400亿建设的乐视超级生态城、与海口市政府达成战略合作共建青少年足球基地、与深圳市政府达成战略合作建立乐视总部大厦、与张家口市政府合作打造户外体育赛事项目和比赛场地,还有重庆市政府表示提供百亩建筑用地建设乐视云总部基地。

还有一类属于无法做实的有4处:一是北京亦庄5000亩土地的汽车项目,以及在浙江莫干山拿下的10000亩土地,但这两处均无法在政府官网查到信息。曾有消息说乐视在重庆江北嘴建设酒店、公寓综合体项目,约240亩地,但这一项目没有进展,更蹊跷的是在同时公布的重庆两江新区官方通报中只字未提这一消息。还有一处是2011年在北京通州拿下2300亩地建设“中国网络视听产业基地”,然而这一消息仅见于乐视网发布的通告,目前这一基地查询不到、曾为此设立的分公司也不存在了。

那么在有据可查的房地产项目中,有哪些可以作为资产供乐视网腾挪呢?

首先,根据工商资料中的股权变更信息,孙宏斌拿走了重庆两江新区的382亩土地,以及上海虹桥商务区隆视大厦50%的股权(剩余50%股权为其它公司所有)。这两块地中,195亩的纯居住用地楼面价1408元/平方米,187亩的商业用地楼面价约673元/平方米,南方周末记者查询两江新区的住宅均价,目前为18000元/平方米,可见这两块底价成交的地,在开发商眼中确实是一块肥肉。

除了这两处被孙宏斌拿走的地,还有两处已经被质押的地产——东四环的乐视大厦,质押14亿,这笔钱还产生过纠纷,在易到爆发危机时,易到创始人周航曾公开指责这笔以易到为主体的贷款仅有1亿元用于易到,其余13亿都流入了乐视汽车生态中;另一处被质押的是三里屯的商业地产项目,曾抵押贷款20亿,又挂牌40亿出售,但未达成交易。

除此之外,贾跃亭手中还握有4处土地。其中3处是属于乐视汽车体系的项目,包括美国的两块共计5800亩土地、浙江德清的1350亩土地(根据股权登记信息,这块地背后的大股东目前是贾跃芳)。还有一处是3000亩的生态农业产业园,它的大股东是乐视控股,目前贾跃亭占股92%。

也就是说,贾跃亭手中可能还有约万亩土地可以腾挪,那他会不会拿出来救乐视网呢?

“我觉得这只是个良好的愿望。”一位分析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已经不是乐视网大股东了,该抵押的也抵押了,这个公司等于跟他没关系了,他为什么还要救?”

经过以上盘点可以发现,乐视系真实存在的土地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多,而且其中一部分已归孙宏斌、一部分被质押、一部分在贾跃亭手中。

烂摊子如何收拾?

没多少地,没多少值钱的子公司,也没多少可以快速变现的资产,乐视网接下来会往何处去?

孙宏斌近期曾公开说过,乐视网未来只剩三条路可以走,一是破产重组,二是卖资产还债,三是退市。

上述财经分析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破产重组是目前最优的方式,可以引入新股东,业务重新洗牌,完成“涅槃”。但实际操作困难重重,它需要政府、监管层、法院等各个层面的支持,而且要各方债权人取得统一意见,之后最终是否能引入新的投资人也存疑。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说,“这个公司的主营业务在大幅下滑,可以说就剩下一个空壳在那里。重组的话,就是看有没有人看中这个壳,但因为现在好公司上市也挺快的,为什么要去借这么麻烦的一个壳资源呢?”

第二条路是卖资产还债,经过上文逐一盘点,乐视网及乐视非上市体系手中的优质资产已经所剩无几。

第三条路是退市,但这也是最无奈的选择。根据创业板现有法律法规,在不存在违法违规的情况下,上市公司有两种方式退市,一是连续三年出现亏损,自动退市;另一个是“一元退市法则”,即上市公司的股票连续出现20个交易日平均收盘价低于1元的,立即无条件“终止上市”的规则。

“无论是连续业绩亏损,还是股价持续下跌,对乐视网和股东来说都是‘不可承受之重’,前一种方式拖不起,后一种方式跌不起。”上述分析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她认为,孙宏斌近期屡次公开唱衰乐视网,一方面是目前经营情况确实非常糟糕,另一方面不排除以进为退,希望各方,包括监管层,共同出面解决乐视网的问题。

2018年4月10日,乐视网发布2018年一季度业绩报告称,经营性亏损高达3亿元。

在之前接受媒体专访时,贾跃亭曾说,“国内的债务我肯定要还完,该我承担的要还,不该我承担的也要还。除了已经进行的清偿计划,我也在考虑用我在FF(法拉第未来)的未来个人收益,优先偿还我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的债务。”

“FF现在还在推进,如果这个项目成功了,倒是还有希望。”上述分析人士说。

来源:南方周末 

记者:张玥 南方周末实习生 汤雨舟 区如茵

(编辑:谢珍)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