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八年来首度重启经济高层对话 将共同维护多边贸易体制

21世纪经济报道 和佳 北京报道
2018-04-17 07:00

第四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4月16日在日本东京举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和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共同主持了此次对话。在中日关系改善的大背景下,这一交流机制时隔8年后得以重启。

当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记者会上表示,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本次应邀访问日本,是中方对日方一段时期以来采取积极对华政策的回应,希望能够成为两国关系重返正常轨道的重要一步,并为两国下一步高层接触创造条件,做出准备。

受访专家指出,日本积极寻求与中国加强合作,是因为看到了中国巨大的市场机会,同时也感受到特朗普“去全球化”、“美国优先”的做法给日本出口和投资带来的压力;与中国一同推动全球化,有助于解决日本当前社会矛盾、财政赤字,中国也希望能够团结支持“全球化”的力量,来应对错综复杂的经济环境。

共同对抗“保护主义”

中日是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中日关系对维护本地区乃至世界和平与发展都具有重要积极意义。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与发展研究所所长姜跃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中国外长王毅正式访日和中日经济高层对话的重启是中日两国在关系转圜的道路上继续稳步推进。

姜跃春分析称,中日关系的回暖从去年就有明显的迹象,有几个标志性的事件:一是中日经贸关系经历了连续四年的下降之后,出现了止跌回升的势头;二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频繁对华示好;三是“习安会晤”凸显关系改善。

商务部数据显示,中国是日本第二大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2017年中日双边贸易恢复3000亿美元规模,增幅超过10%。日本企业对华实际投资32亿美元,同比增长5.3%。截至今年2月,日本累计在华投资设立企业5.1万家,实际使用金额达到1088亿美元。中国对日跨境电商、移动支付、共享经济等新经济模式投资增多,2017年访日中国大陆游客超过730万人次,比上年增长15%。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王毅在对话中指出,中日经贸合作面临新的历史机遇。双方应珍惜得来不易的改善势头,维护好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坚持互利共赢、共同发展,致力于实现两国经济合作的提质升级,重点聚焦节能环保、科技创新、高端制造、财政金融、共享经济、医疗养老等领域合作。双方应推动“一带一路”合作取得成果,将其打造成两国合作的新亮点。双方应共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共同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共同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

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表示,面对两国和世界经济形势的新变化,日方愿同中方以新的视角规划拓展两国经贸合作。日方高度重视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发出的重要信息。面对保护主义抬头,应维护以世界贸易组织为核心的自由贸易体制,按照世贸组织的规则处理贸易问题。

在此前的15日,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在位于日本东京的经济产业省办公大楼与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举行了会谈。这是钟山去年就任商务部长以来首次访问日本。

钟山就深化中日贸易投资合作提出六点建议。一是积极落实两国领导人就中日开展“一带一路”框架内第三方市场合作的重要共识;二是共同以实际行动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坚决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三是加强双方在高端制造和创新等领域合作;四是邀请日方参加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五是加强双方服务贸易合作;六是加快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努力尽早达成现代、全面、高质量、互惠的RCEP协定。

世耕弘成表示,日方高度赞赏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上提出的重大开放举措,愿和中方一道探讨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深化高端制造、服务贸易等领域合作,努力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力争推动RCEP谈判年内取得实质性进展。日方愿意积极维护多边贸易体制,认为贸易保护措施对各方均没有好处,愿同中方加强在世界贸易组织框架下的合作。日方将积极组织日本企业参加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预计展览面积将达10000平方米。

“日本对中日关系的惯性定位一直是‘政冷经热’。日本在政治上很多时候都和美国站在一起;但在经济上,日本也感受到特朗普的‘去全球化’、‘美国优先’的做法,美国在双边贸易中只追求自己的利益,给日本的出口和投资带来很大压力,曾经‘经济上靠美国’的做法行不通了。同时,日本的企业界以及与中国走得比较近的政治阶层,看到了中国巨大的人口红利,不是劳动力成本,而是中国人手里的储蓄,释放出来中国就是全球最大的市场,并且中国开放的理念给了日本很大的机会。”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

孙立坚分析称,当前日本社会矛盾、财政赤字、老龄化和少子化的人口结构矛盾突出,国内政治精英也拿不出好的解决方案,唯有与中国一同推动全球化。“日本意识到经济上要突围,就必须修复中日关系。因为中国无论是政府还是老百姓,对日本政治右翼不可能作出任何经济让步,以‘政冷经热’处理中日关系,中国是不能接受的。另一方面,中国也希望能够团结支持‘全球化’的力量,来应对错综复杂的经济环境。”

王毅在对话中表示,双方应共同推进东亚经济一体化进程,加速进行中日韩自贸区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向着早日建成亚太自由贸易区的目标不断迈进。

从地区的长远发展来看,中日韩若能够缔结FTA将十分有益,但自贸谈判的最终达成仍然面临挑战。“中日韩三国的想法有很大差异,比如日本希望中日韩之间能达成一个高标准的FTA,但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短期内可能难以应对太高的门槛,韩国和日本、中国在产业结构上也存在不少的竞争性。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中日韩FTA的快步前行。”姜跃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探讨中日“一带一路”合作

“中方重视首相先生就‘一带一路’建设作出的积极表态,日方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将为中日经济合作开辟新的空间。我们愿同日方探讨参与的适当方式和具体途径。”王毅当天与安倍晋三会谈时称。安倍表示,期待“一带一路”建设能够有利于地区经济的恢复和发展。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不断推进,日本对这一倡议的态度也有所改变。2017年,安倍在“亚洲未来”国际会议晚餐会上发表演讲,首次公开表示日本愿合作建设“一带一路”,引起各界关注。去年安倍在多个多边场合明确指出,“一带一路”是可以为国际社会带来积极影响的构想,一定条件下日本愿参与“一带一路”。

姜跃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日本企业界在经历长时间的观望之后,发现了中国“一带一路”中的商机,越来越多的日本企业希望参与到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中来,从中获得利益。他们希望在融资、物流、产能合作、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方面找到契合点。

“中日两国都有大规模对外投资的积极性,尤其是在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的方向上,日本也非常感兴趣,有投资的积极性,这是中日合作的重要基础。”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永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他认为,中国企业擅长宏观设计,有大战略、大思路,但在细节方面重视不够;而日本企业精于成本核算,擅长管理。中日两国企业合作能够优势互补,实现投资方面的双赢和共赢。

孙立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事实上日本是以一种复杂的心态来看待“一带一路”,戒备心理驱使日本加快CPTPP框架的建立,希望以此来确立自己在经济运行中的主导地位。“受‘大市场’的吸引,它会参与‘一带一路’,但从合作机制来看,更多的精力会放在CPTPP上。”

(编辑:赵海建)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