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增速两位数,小银行逆袭?去杠杆下高速扩张或放缓

21世纪经济报道 叶麦穗 广州报道
2018-04-17 07:00

一家小银行的净利润增速竟接近200%!

客家银行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其实现营收1.4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8.03%;实现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956.12万元,同比上涨197.04%。

客家银行表示,2017年净利同比增长近两倍主要原因是公司减少同业存放业务,相关利息支出较上年减少1244.53万元,同比下降45.82%。此外,根据市场行情取消了高利率的定制化存款,并相应降低定期存款利率,吸收存款利息支出减少3270.06万元。

“主要是基数低,才会显得业绩波动大。客家银行2016年的增速也很迅猛,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223.26万元,同比上涨30.78%;实现净利润1331.86万元,同比上涨45.78%。”一家农商行的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广发证券分析师倪军认为,虽然城商行、农商行2017年的年报非常靓丽,但中小银行的业务形式较为单一,随着监管强化且针对性极强,中小银行过去几年加杠杆做高收益的模式被打破,进入被动去杠杆过程,同业业务、理财业务均收缩,进而会导致规模扩张放缓。

小银行利润增速普遍两位数

不过在利润猛增的同时,客家银行的不良出现上升,由2016年的1.46%上升至2.17%,上升幅度达到48.6%。由于不良提升,资产减值损失也提升至2393.8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 76.25%。客家银行表示,虽然不良贷款和不良率有所上升,但是整体资产质量风险可控,信贷资产质量总体良好。截至2017年末,拨备覆盖率150.00%,拨贷比3.25%,资本充足率13.0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2.33%。

客家银行于2016年12月23日挂牌新三板,主营业务为吸收公众存款,发放短期、中期和长期贷款。

2017年,银行业绩普遍“回春”,城商行、农商行的表现更胜一筹。

同样在新三板挂牌的如皋银行4月10日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实现营收11.32亿元,同比增长16.51%;实现归母净利3.72亿元,同比增长25.23%。如皋银行表示,2017年公司加大实体贷款投放力度,并有效控制不良贷款;与此同时,各项存款平稳增长,电子银行增量扩面,使公司基本实现预期目标。

甘肃银行上市后的首份“成绩单”显示,2017年,甘肃银行总营业收入80.53亿元,较2016年的69.71亿元增加15.5%;净利润由2016年的19.21亿元增加至2017年的33.64亿元,同比增长75.1%。截至去年末,甘肃银行的总资产为2711.48亿元,同比增长10.6%;客户贷款及垫款总额为1302.84亿元,同比增长20.8%;不良贷款率维持在1.74%的合理水平;客户存款总额为1922.31亿元,同比增长12.3%。

甘肃银行表示,由于生息资产总额稳步增长,使得净利息收入较2016年增加8.14亿元(增幅为12.2%)。此外减值损失减少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甘肃银行的资产减值损失从2016年的25亿元减少至2017年的15.23亿元,同比减少39.2%。

广州农商行上市后的首份年报也显示,该行实现了上市后首年资产和利润的“双增长”:2017年末总资产为7357.1亿元,同比增长11.3%;净利润为58.9亿元,同比增长15.3%。值得注意的是,该行资产规模正式迈过7000亿门槛,持续向万亿级银行跃升。

年报数据还显示,2017年广州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较年初减少至44.5亿元,不良贷款率则较年初下降0.3个百分点至1.51%。

规模扩张或放缓

A股上市的城商行、农商行业绩增速也跑赢国有大行和股份行。

已经公布年报的银行中,去年净利润增速排名第一的是常熟银行,其2017年年报显示,去年实现营收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9.97亿元、12.64亿元,增速分别为11.65%、21.51%;每股收益为0.57元,同比增长11.76%。截至2017年末,常熟银行资产总额达1458.25亿元,增幅为12.19%;存款总额990.05亿元,增幅为11.48%;贷款总额778.11亿元,增幅为17.15%。

年报显示,常熟银行零售业务利润贡献水平近年来不断提高,占营业利润之比达43%,同比增长19.43%。

2017年,常熟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14%,较2016年末下降了0.26个百分点;2017年的资本充足率达12.97%,拨备覆盖率325.93%,保持了较高的风险抵御能力。

无锡银行和张家港行的利润增速均超过两位数,分别是11.45%和10.68%。已经公布年报的城商行和农商行中,江阴银行的表现较差,去年净利润增速只有3.92%。

展恒基金研究中心分析师李晓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实体经济出现企稳,银行坏账压力大幅减轻,银行的拨备计提力度也稳定下来,不良贷款拐点逐步显现。未来经济如果不出现大幅下滑,银行的资产质量压力将逐步得到缓解,而城商行和农商行由于体量较小,经济好转时,业绩弹性更大;其次银行的净息差收入增加,2014年末以来6次降息带来的息差下行基本消化,2017年息差表现稳定,向下压力较小。

此外,李晓芳还认为,不管是挂牌还是上市的农商行和城商行大多属于省级或省会城市银行,在业务资质、经营网络或品牌影响等方面具备相对竞争优势,业务结构逐步调整优化,并且能够不同程度地通过上市、增资扩股、发行优先股等方式获得资本补充。

不过倪军表示,在严监管与去杠杆的进程下,预计未来中小银行存款增长结构将继续分化,无规模网络优势、无零售品牌的中小银行存款增长预计放缓,进而制约可供投放的资源和净息差的空间。

联讯证券李奇霖也认为,现在中小银行对同业业务较为依赖,在被监管后转向传统存贷业务,既无渠道优势,又有不良隐忧,以往监管套利工具也被限制。那么中小银行未来的发展路径可以有几条:一是转回传统业务,需要高覆盖率的网点优势;二是利用高科技手段扩展,需要成本较高的前期投入;三是进行“金融创新”,继续寻找监管下的低息负债或者高息资产。无论是哪种模式,规模都已成为限制部分中小银行发展的瓶颈。

(编辑:马春园,邮箱:macy@21jingji.com)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