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老护士的出路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陆宇 北京报道
2018-05-16 18:16

老护士群体普遍存在一种无力感,期盼职业路径发展的更多出口。

上午10点多,李颖昏昏沉沉地拖着像灌了铅的双腿,一截一截楼梯地爬向五楼自己的家。她是北京市某三甲医院ICU病房的一名护士,今年36岁。上午10点到家是因为她刚刚上了从晚8:00-早8:00的12个小时夜班,再加上上下班路程、交接班、下班洗澡等时间,应该算是15个小时,如果赶上开科会、培训等,时间就更长了。

这对一个奔四的女人来说,感到有些吃力,还记得年轻时,连续上几个夜班也不会太疲劳,睡一觉就缓过来了,但现在有些力不从心。

四十岁左右、女性、上有老下有小、临床工作10多年,在中国,这样的护士群体有近100万人。教科书上尊称她们为高年资护士,但她们自称老护士。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接触的很多老护士,普遍存在一种无力感。

这是一种立体的无力感,既来自眼下的工作、收入、身体、家庭、社会,又来自对自己前途的迷茫。

然而,中国不仅护士人才奇缺,而且护士还存在更多专业价值,叠加这一职业存在诸多痛点,政策和市场逐步为护士提供更多发展路径。

青春饭、收入低

大多数护士的生活有点像大学生,医院和家,两点一线。比如周一白班12小时,周二夜班12小时,周三下夜班补一天觉,周四休息一天,周五白班12小时......一年365天循环往复,除了春节可休息四五天外,其他节日与医护人员基本无关。

毫不夸张地说,上班12个小时中,除了吃饭、上厕所,其他时间都在忙碌,和出门诊、上手术时的医生一样,很多护士喝水很少,一般到了口渴难耐时,才能想起来。李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我前段时间检查身体,红细胞比较高,医生说是喝水太少造成的。一忙起来就不停,我总是忘记喝水。”

这样的工作状态如果放在夜班,叫做“瞪眼班”,意指需要睁大眼睛随时盯着,以区别于那些有事起床、没事睡觉的夜班。由于是在ICU工作,李颖面对的都是急重症病人,经常会遇到抢救,更加辛苦。

由于需要体力、身体,护士工作也是一碗青春饭,最为明显的表现是,当你不再能熬夜时,或者一觉缓不过来时,就会力不从心。

虽然工作辛苦,但护士的收入却普遍不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即使像北京这种首都城市中的三甲医院,也仅是从4、5000到7、8000不等,个别像协和医院,护士收入可以过万的,毕竟凤毛麟角。更遑论那些基层医疗机构的护士了。这一收入水平在北京生存,还要养活一家老小,压力可想而知:2018年,三、四环一个拎包入住一居室的租金,恐怕都要5、6000元左右。

并且目前这一收入水平是否能保持也不好说。李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这两年,我们的奖金已经连续下降了,院长说医院亏损了。在一次年终总结大会上,院长给全体参会人员鞠了一躬,然后钱就降下来了。”并且随着医保控费、降低成本等相关政策的实施,医护人员的薪资存在继续下降的动力。

降下来的不仅仅是奖金,李颖发现,近两年他所在的医院还取消了很多体检项目甚至有三个月延缓缴纳医保。

比如医院体检,与前几年相比少了很多项目,仅仅保留了几个,由于护士也是半个医,岁数偏大的护士就只能根据身体状况,自己花钱做体检。

被延缓缴纳社保的事情,是个别护士使用医保卡看病时才发现的,医生告诉她,医院这几个月没有及时给职工缴纳医保,所以这段时间看病的钱是全自费。

上班挣得钱不够花怎么办?李颖发现身边有同事纷纷离职另谋出路,另外一些人则开始从事第二职业,大多是开一个网店或者代购。不过,真正能在业余时间靠网店赚到稳定收入的寥寥无几,很多同事的网店开了关,关了又开。

上升路径狭窄

在医院中受重视的程度也是护士普遍关心的问题,虽然各种文件、调研报告、领导发言都从各个角度毫不吝啬地强调护士的重要性,但是现实中,没有多少人真正重视护士群体,比如李颖所在的医院,院长最关心的是主任、专家、教授的稳定性。

通过自身努力改变现状,对护士来说是否可行?答案是有可能,但很难、可能性很小。

根据目前的职业路径,在中国的公立医院中,护士存在两条上升渠道,第一条是从护士进入管理岗,即成为护士长。

但这条路径注定仅是那几个人的事情。李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科100多个人,只有一个护士长,没有几个护士认为,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可以成为护士长。”

第二条上升渠道是职称晋升,从低到高为,初级护士、初级护师、主管护师、副主任护师、主任护师。每个职称均有年限要求,并需要考试通过。一般来说,高年资护士大多取得了主管护师的职称。但职称与职位没有直接关系,与收入的关系也仅是2、300元钱的差距。因此,职称的职业晋升路径对改善护士的实际境遇作用不大。

因此,大多数年龄在40岁左右或以上的高年资护士,都在护理部系统里排队等待调换岗位,如门诊护士,以不上或者少上些夜班。

不过,护士职业路径的狭窄,也不能完全归因于外界因素,护士自身也存在接受新鲜事物较慢、创新能力较弱的普遍特质。

护联网创始人兼CEO张雪莉对此也是深有感触,她告诉记者:“在创业的头两年中,我能够感受到护士身上的极大优势:执行能力非常强、认真负责、对专业的把握等。可是最近三年,我最多的体会是,由于长期在公立医院体制之下,而且长期以执行医嘱为天职,很多护士缺乏了创新创造的能力。”

对此,李颖也能够感受到老护士们身上的弱项,“目前的高年资护士,上过大学的不多,即使有大学本科文凭,也是在工作后考取的,我们也羡慕医生们做研究、搞试验、发表SCI论文、阅读英文文献,英语张口就来,但轮到自己身上,感觉很难追赶上医生们的能力和水平。”

被浪费的资源

然而,多方业内人士均持有这样的结论:高年资护士是被浪费的宝库和资源。

在近日举行的“2018护理创新发展论坛”上,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卫生人力研究室主任张光鹏表示:“大概有30%的在高年资护士在人员安置使用上存在浪费。”“即使不是高年资的护士,也有很高的价值增长点。”张雪莉补充。

中国不仅护士人才奇缺,而且护士还存在更多专业价值。

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我国的千人口护士比,比欧美发达国家低很多,我国还不到3,他们达到了1000人当中有9名护士。并且随着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对护士和护理人员的需求将达到数千万的缺口。截至目前,中国护士人数在380万左右。

不仅仅是中国,似乎全世界都缺护士,看看欧美发达国家以及澳洲、新西兰、加拿大等传统移民国家公布的紧缺职位表就可以知道,护士统统在列。

以美国为例,张雪莉说:“过去10年中,美国的健康服务业总就业人数增加了76.58%,增长最快的就是家庭保健服务人员,这里面最多的构成就是护士和健康助理,提升速度为275%,这也是我们选择护士作为存量挖掘切入点的主要原因。

护联网是中国位居前列的第三方护士服务平台,成立至今已有5个年头,正是护士职业存在诸多痛点,张雪莉才从原国家卫计委系统中出来创业。

护联网没有选择类似护士上门的服务,“更重要的可以解决高年资护士职业发展的出口问题,同时让更多患者得到更好的服务。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既要解决护士的出口和职业发展问题,同时也要满足市场需求,同时也要满足商业价值。”张雪莉表示。

以民营医院解决方案为例,护联网首先要解决招聘问题,民营医院招人难度较大,并且后续还存在继续教育问题,第三就是提升人效,护士可以进行周期性、季节性调配。最后风险防控,护联网与保险公司开发护理责任险等。

公立医疗系统内部,也在探索护士发展路径。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卫生人力研究室主任张光鹏去年7月份,协助安徽省卫计委将一些高年资护士遴选出来,经过培训和资质认证后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乡镇医院去,在庐阳区、芜湖市、蚌埠市试点。

高年资护士到社区中心主要发挥几个作用:医联体连接不实,可通过一个高年资护士做纽带,促进联系;第二是业务指导,特别是基层机构的感染管理、护理管理;第三是开设护理专科门诊,重点是围绕老高糖、婴幼儿、孕产妇。

张光鹏表示,可以去一个社区中心担任社区中心的技术总监,也可以做专项技术总监,特别是神经科、内科、儿科、妇产科等。命名为社区高级护士,现在在北医也在做,从硕士开始培养,去年招了两个。

据焦雅辉透露,为调动护士积极性,主管部门已起草完成一份文件,正在与其他部门会签,很快出台。这个文件的指导思想是按照政府主导、多元投入、市场运作、行业管理的原则,促进护理服务模式转变,增加护理服务供给,大力发展护理服务业。

(编辑:李一戈)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