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世界智能大会: 智能时代“解放”人类 安全防护思想需转变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清清 天津报道
2018-05-17 07:00

人类的思维进一步向互联网思维、大数据思维和人工智能思维转变,人类社会开始进入智能时代。

人工智能从未如此贴近人类。

“各色共享单车已经成为城市路边的彩虹风景线,机场、高铁可以‘刷脸’进站,消费者足不出户就可以买到心仪的丰富商品,就连早晨在天津路边买一个特色的煎饼果子,也可以直接扫码支付。”5月16日,在第二届世界智能大会开场演讲谈及人工智能时,全国政协副主席万钢感慨道,“短短几年时间内,人工智能技术已经深深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方式。”

未来AI生活的想象空间还在继续。“当你在洗手间坐上马桶时,洗手间的排风扇就会自动打开。”第二届世界智能大会的海尔集团展台前,相关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未来海尔的“智能生活”,马桶与排风扇之间的“交互”便是海尔“智慧浴室”的一个应用。

“新一代人工智能的典型特征是应用驱动。”万钢表示,“在经济增长、社会发展的需求牵引下,它辐射渗透于各行各业,进一步提高实体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

以人为中心

一位男士小心翼翼地踏上地上的体重秤。这时,他面前的浴室镜出现了一组数据,包括体重、水分、体脂、骨量等,引发了旁观者的阵阵惊呼。

这个浴室镜被称为智能魔镜。它不仅可以呈现体重秤上的数据,更是海尔“智慧浴室”的智能中枢。“所有海尔智能浴室内的智能家居,都可以通过镜子来控制。”海尔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称,“目前浴室包括智能魔镜、智能体重秤、智能洗衣机、智能马桶、智能排气扇、智能电热水器等家居产品,所有产品均来自‘海尔制造’。”

智慧浴室只是智慧生活的一隅,海尔陈设的展区还包括智慧客厅、智慧厨房和智慧卧室。其中,据海尔集团展会营销经理王善忠介绍,智慧家庭全屋解决方案能够通过全屋用水、全屋采暖、全屋零能耗数据集成,形成整体智能化。

除了生活方式之外,还有生产方式。在金蝶云的展台前,机械手臂正在分拣一堆圆币。在灵巧的左右摆动中,不出几分钟,原先杂乱的圆币一字排开。“在流水线前拥有一个摄像机,会将流水线的视频数据传输给机械臂,机械臂根据自己接收到的信息对货物进行智能定位和分拣。”东北制药集团沈阳云创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称,“目前该产线已可以应用在食品、医疗等领域。”

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则介绍称,从硬件方面,京东已在上海打造全球首个B2C无人仓库,机器可以在库内将近300多万种的产品中精准检验出单个用户所需的商品,并已开始在国内6个省份、多个城市内实现无人机常态化运营。软件上,京东57%的产品订单中使用了AI技术,覆盖采购、定价、库间调拨、销售预测、补货决策与管理等诸多环节,这一数字预计年底将达到94%-95%的水平。

从机器的特性而言,刘强东强调,人工智能与人未来的社会分工将存在分化,许多艰辛的人类劳作可以由机器所替代。“在传统库房内,库房拣货员工平均每天行驶32公里,这种艰辛的劳动完全可以由机械替代。”刘强东表示,“未来物质文明将由机器和人工智能技术创造,人类将更多地创造精神文明。”

“新一代智能制造将进一步突出人的中心地位,是统筹协调人、信息系统和物理系统的综合系统大继承,使得制造业的质量跃升到新的水平,将使得人类从更多的体力劳动和大量的脑力劳动解放出来,使得人类可以从事更有意义的创造性工作。”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表示,“人类的思维进一步向互联网思维、大数据思维和人工智能思维转变,人类社会开始进入智能时代。”

安全问题待解

既然智能时代以人为中心,这也就意味着,但凡出现安全问题,也将深刻烙印在人的身上。

“智能时代的网络安全包括‘安全性’和‘可控性’两个层面,前者与传统网络安全相同,后者则是传统安全所没有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指出,“例如,传统汽车发展到无人驾驶汽车,不但需要有传统汽车的安全性,还需要有可控性,包括能抵御黑客攻击、防止用户隐私信息泄露、杜绝‘后门’等。”

那么,如何增强网络安全的可控性呢?360企业安全集团总裁吴云坤表示,这首先需要从整体防护思路上进行转变。“智能时代的安全问题并非单点问题,而是系统问题,过去物理机时代,攻击面很小,因而可以通过围墙方式来进行防护,但随着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等新技术的诞生,也带来新的、极多的攻击面,因此需要从基础设施、平台层和应用层全面防护,从过去的‘查缺补漏’转变为‘系统规划’的防护思想。”

具体到安全能力的提升,则可以将叠加演进与高中低位安全模型进行结合。叠加演进思路是指从基础架构、被动防御逐步演变为积极防御、威胁情报和反制进攻,高中低位安全模型则覆盖不同层级的安全能力。

“如今,整个智慧城市中拥有众多探知终端,比如摄像头、红绿灯等。”吴云坤指出,“过去的思路是使用围墙拦住,是低位安全能力,如今因为终端计算能力和带宽很低,难以实现,因此需要更看重中位和高位的安全能力。”

所谓中位安全能力,是指包括圆搜索、日志关联分析、机器学习、可视化分析等技术在内的安全分析与运营平台,所谓高位安全能力,包括威胁情报、云沙箱、云查杀、云检测等在内的云端情报与分析能力。“再加上低位安全能力三层防护,就会相对可靠。”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智能时代行业层面的安全防护,具体到国内情况而言,倪光南特别强调,国内技术自主化问题。在他看来,技术自主能力决定了安全能力。“在网络信息领域,我国在互联网、以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兴技术上是长板,但在芯片制造、EDA设计工具、工业软件、桌面OS、移动OS等方面都是短板。”谈及智能科技与网络安全命题时倪光南表示。

倪光南介绍称,以桌面操作为例,便可能拥有多个安全风险,包括被监控、被劫持、被病毒木马攻击、被“停服”或“禁售”,或无法或难以进行安全加固、分析漏洞、制作补丁、支持国产CPU等导致的风险。

在倪光南看来,增强安全的方式首先是国内网信领域打破垄断,减少对外技术依存。“美国作为网络强国,其网信核心设备几乎全部使用国产设备,对进口产品有严格限制,中国信息化在很多方面被进口产品垄断,需减少对外技术依存度。”

(编辑:周开平,邮箱:zhoukp@21jingji.com)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