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纲:金融对外、对内开放绝不是“一放了之”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张奇 北京报道
2018-05-29 11:46

5月29日,2018金融街论坛年会在京举办,央行行长易纲出席并发表主旨演讲,就扩大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讲了几点意见。

此前,在博鳌论坛上,易纲对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进行了明确。

他说,我们将遵循以下三条原则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一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原则;二是金融业对外开放将与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相互配合,共同推进;三是在开放的同时,要重视防范金融风险,要使金融监管能力与金融开放度相匹配。

在论坛上,易纲对三大原则进行了进一步阐述。

一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

易纲说,金融本质上是竞争性服务业,所以要遵循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的原则。

首先金融是服务业,通过金融服务可以降低交易成本、提高效率、节约时间,这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非常重要的行业。金融服务主要是两方面:一是配置资源,金融通过资金融通,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管理风险,金融通过大数定律,提供专业服务,套期保值,降低、分散风险,从而达到管理风险的目的。其次金融是竞争性的,要竞争就要开放,通过竞争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务。所以,无论对内资还是外资,无论所有制,只要能改善服务,都鼓励进入,所以要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的原则。

二是对外对内开放、汇率形成机制和资本项目可兑换,三件事要相互配合,共同推进。

易纲称,这三件事可以称为“三驾马车”。开放过程中,汇率形成机制要进行市场化改革,灵活的汇率形成机制是经济稳定器,也是国际收支调节和跨境资金流动的稳定器。有了市场化的汇率机制,很多风险可以通过该机制不断释放,不断有效配置资源,同时资本项目可兑换也要同步进行,人民币可兑换要求我们稳步推动自本项目可兑换,如果有很多资本项目都是管制,那么金融业对外开放就名不副实。

他说,实践过程中,三者进度有时候可能有快有慢,但总体上必须是相协调的。在中国,这个过程是渐进、稳步向前推进。

三是金融开放程度要与金融监管能力相匹配。

易纲称,随着金融开放会出现跨市场、跨地域、跨国界的资本流动,而且会产生很多金融创新,提高金融开放水平必须要提高金融监管能力。国际经验表明,只有监管到位的情况下,金融开放才能起到促改革,促发展的作用,所以开放过程中一定要加强监管,使监管能力与开放水平相适应。

“要强调的是,三条原则绝不意味着国门打开,一放了之。在开放过程中,金融管理部门一是要加强依法金融监管,二是要坚持持牌经营。”易纲称。

他说,金融是一个特殊的行业,金融一般经营管理的是别人的钱,有一点自己的资本金,但是有很高的放大的倍数。所以,这就说明金融是一个特殊的行业,有很高的敏感性和外部性。因此,金融业务一定要持牌经营。“内资也好、外资也好,他们做这个业务之前都要取得金融管理部门的牌照,在这个牌照下严格依法经营,我们要加强事中、事后的监管。”

易纲强调,在金融开放的过程中,要加强对投资者的教育和消费者的保护。在消费者保护这个问题上,内资和外资也是一视同仁的,要树立负责任金融的理念,把金融产品和服务的信息准确地传达给消费者,让消费者知道应该承担的风险和后果,金融的服务不是越复杂越好,而是越有效、越精准、越适合消费者的需求越好。

同时,投资者也要树立收益自享、风险自担的理念、加强风险意识,在选择金融产品和服务的时候,要注意维护好自身的合法权益。“天上掉馅饼的事是不会发生的,如果你看到一个投资机会,他告诉你又保本,又有一个两位数的收益,你一定要小心,一定要问一问,它投什么项目才能够有这样的结果。”易纲称。

(编辑:曾芳,剪辑王博)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