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股复牌无悬念双双大跌 中兴通讯市值蒸发超170亿

21世纪经济报道 饶守春 北京报道
2018-06-14 07:00

截至2017年底,中兴通讯共有货币资金334.08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47.1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长期负债38.17亿元。

停牌近两个月后,签署“天价和解”的中兴通讯(000063.SZ;0763.HK)宣布复牌,但A股与H股毫无悬念双双大跌。

早在中兴通讯复牌之前,已有多家基金公司对其估值进行下调。其中,泰达宏利基金更是前后两度下调中兴通讯估值,4月份时估值下调至25.05元/股,最新则以20.04元/股进行估值,相当于复牌后4个跌停。

中兴通讯有关负责人暂未回应公司未来发展计划等问题,但在6月12日晚间复牌公告中,公司表示如果进展顺利,将尽快恢复受此前拒绝令影响的经营活动,并重新编制及披露2018年一季报。

百亿市值蒸发

6月13日,A股一字跌停的中兴通讯全天成交仅4074万元,至收盘仍有多达764万手卖单在跌停板等待卖出,粗算下来封单金额高达215.3亿元。而根据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机构成为当天中兴通讯的主要卖出方。

其中,卖出金额最大的前5名中共有3个席位来自机构,合计卖出金额2082万元;另有国信证券东莞分公司和光大证券慈溪三北西大街营业部分别卖出723.1万元、422.79万元,5个席位卖出金额合计3228.58万元。

买入金额最大的前5名方面,中信建投证券广州黄埔东路营业部买入中兴通讯金额最高,为863.44万元,另有2个机构席位合计买入238.68万元。

与中兴通讯A股相比,没有涨跌停限制的H股则显得更为惨烈,全天跌幅达到41.56%,创上市以来最大跌幅。不过,中兴通讯H股成交却颇为活跃,Wind资讯数据显示,当天其H股成交总额为35.76亿港元,为历史天量,且换手率高达30.27%。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粗略计算,仅13日一天,中兴通讯A股市值缩水就达107.59亿元;H股方面,市值缩水80.39亿港元,以最新汇率折合人民币65.59亿元。由此市值合计缩水173.18亿元。

对于中兴通讯复牌后股价的大跌,市场似乎早有预期。在4月份爆发出本次贸易事件后,即有持仓中兴通讯的40多家基金公司对其估值进行了下调,至复牌前则又有基金公司再度调低了公司估值。

其中,泰达宏利基金在4月18日时,对中兴通讯A股以25.05元/股进行估值,这一价格与后者当时股价31.31元/股相比,下调幅度为20%。6月12日,泰达宏利基金再度对中兴通讯A股估值进行下调,下调后估值为20.04元/股,这一价格为停牌前价格的4个跌停。

与基金公司相比,券商对中兴通讯未来的态度明显更显乐观。

中金公司称,中兴通讯仍然是全球第四大电信设备制造商,客户粘性较高,业绩短期大幅波动的可能性较低,因此维持其推荐评级,A、H股目标价暂分别维持40元人民币、40港元不变。

下一步发展受关注

中兴通讯能够在6月13日成功复牌,得益于公司与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达成新的和解协议。

中泰证券通信行业分析师吴友文表示,叠加2017年3月和解协议中已向美方支付的8.92亿美元,中兴通讯总计将交纳罚金包含提前拨付共22.9亿美元,因此解决处罚资金是其当务之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截至2017年底,中兴通讯共有货币资金334.08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47.1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长期负债38.17亿元。

“为了满足解禁条件,(中兴通讯)短期流动性将面临压力。”吴友文表示,“作为电信设备供应商,因为禁运引发的业务停滞,对下游客户信心构成负面影响,重建国内和海外运营商重点客户的信心,依赖于公司在未来持续的重构聚焦,即以5G和光网络设备为核心,持续推进上游关键器件和芯片业务,形成在核心业务的全球领先竞争力。”

多位通信行业人士也对中兴通讯未来聚焦5G业务给予了肯定的态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半导体专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目前的困境下,中兴通讯应逐步脱离已经略显过时、落后的终端业务,而应加码5G研发投入,把握未来5年的关键战局。

此前,国务院已对外印发《“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要求加快推进5G技术研究和产业化,期待中国企业能发力赶超国际技术同行,实现“网络强国”战略。

“5G作为未来5年乃至10年发展的大方向,在这一领域加大投入、掌握核心技术,将有利于企业迅速占据市场。从国家战略上来说,中兴这次事件也为整个国内通信行业敲了警钟,芯片等核心器件的国产化替代已亟待解决。”上述专家说。

而对于和解后公司的动态,中兴通讯方面则表示,公司将在BIS终止4月15日拒绝令后,尽快恢复受该拒绝令影响的经营活动。

6月13日,也有市场消息称,中兴通讯内部已决定,如果一切进展顺利,将在近几天复产。

(编辑:杨颖桦)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