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ABS夸大预测现金流抢规模 监管新规出手约束

21世纪经济报道 黄斌 北京报道
2018-06-14 07:00

6月11 日,生态环境部网站“中央环境督查回头看”专栏,披露了江苏省泰州市泰兴滨江污水处理有限公司(下称“泰兴污水处理”)在长江岸边违法倾倒数万吨污泥,在要求整改的近2年以来,却变本加厉。

该消息经媒体转载后发酵,泰兴市委市政府回应,表示迅速推进问题整改工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泰兴污水处理早在2015年5月底发行了一笔资产证券化(ABS)产品,规模为2.7亿元。根据原计划,至2020年5月底到期,但该项产品计划却在2017年3月底清算。

“清算的原因主要是实际现金流和预测值差别很大。”6月12日,北京一位券商ABS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尽管该产品规模较小,但“折射出基础设施类ABS产品之前普遍存在的现金流预测过于乐观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生态环境部网站的信息显示,泰兴污水处理于2016年7月遭遇环保督查。但对于这一或对公司运营产生较大影响的事件,作为ABS产品管理人的中航证券并未在网站上予以公告。

实际现金流比预测值低46%

2015年5月29日,泰兴污水处理作为原始权益人、中航证券作为管理人的“泰兴市滨江污水处理有限公司污水处理收费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正式成立,2.7亿元的总规模中,优先级为2.5亿元;次级为0.2亿元。证券优先级获得大公国际的AA评级。

由于资产证券化的本质是对未来现金流进行折现融资,因此对未来现金流的预测至关重要。

该产品2015年3月发布的专项计划说明书中,资产评估公司国融兴华给出了预测值:基础资产2015年-2020年间每年预计产生的现金流为5113亿元(2015年不包含1月份)、7014亿元、7779亿元、7918亿元、7963亿元及5985亿元(2020年预测值仅包含1-9月)。需要说明的是,由于资产评估机构的预测工作通常在募集说明书到位之前数月即需完成,因此尽管产品2015年5月底才发行成功,当年收入预测却包含了当年2月-12月份的数据。

但大公国际2016年中发布的跟踪评级报告显示,2015年全年,该项目所有月份的现金流实际值均低于预测值,其中2015年3月份更是比预期值低了超过30%。

至2016年,这一缺口进一步放大。据中航证券2016年10月发布的重大事项公告,2016年前6个月,月度实际现金流比预测现金流下降的幅度在35%-46%之间;其中,2016年5月份,预测现金流为595.73万元,但实际现金流仅318.82万元,较预测值少了46.48%。

现金流远低于预测值,使得这一ABS产品难以为继,在召开持有人会议后,2017年3月底,该产品完成清算。

监管细化要求约束预测虚高冲动

“之前违约的大成西黄河大桥,后来出问题的凯迪电力上网收费权、星美国际影院信托担保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等,都是现金流预测过于乐观的问题,没有考虑极端情况、基础资产的集中度。”6月12日,北京某券商固收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而由于现金流预测越高,可通过ABS融资的规模就大,而负责现金流预测的会计师事务所、资产评级机构,均由原始权益人付费,“所以有动力把现金流预测得比较激进”。

“实际操作中,如果发行后实际现金流和预测差别大,就会被交易所约谈和批评。”前述北京券商ABS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而监管部门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

6月8日,沪深交易所分别发布《基础设施类资产支持证券挂牌条件确认指南》及相应信息披露指南。

对现金流预测部分,新规要求基础设施类ABS产品“基础资产及底层资产的现金流来源应当具备一定的分散度”,并强调“管理人应当结合基础资产或底层资产涉及的地区概况、区域经济、行业政策、供需变化等因素,对专项计划的集中度风险进行分析。”

同时,新规还要求:应当对基础资产未来的现金流情况进行合理预测和分析;对于面向特定领域服务或者现金流来源行业较为集中的基础设施,应当结合宏观经济政策对现金流作出更为谨慎的测算。

“总的来说,监管对现金流预测做了更细化的要求,在制度上约束做大预测值的冲动。这比事情发生后的批评和警告,约束力更大更全面。”前述ABS业务人士说。

(编辑:李伊琳,邮箱:liyil@21jingji.com)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