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草生态评级波折始末:融资遇阻加速回笼应收

21世纪经济报道 姜诗蔷 北京报道
2018-06-16 07:00

“我们对于评级机构此时抛出这样的信用评级感到意外,同时也感到悲哀,在各种违约层出不穷的2018,‘甩锅’似乎成了必然选择。”6月15日,某中型券商分析师在与本报记者交流时提到。

发出这个感叹的背景是,就在前一日,蒙草生态被联合资信下调评级,并终止了其尚未发行的10亿中票的信用等级。

6月13日,蒙草生态开盘下跌,最终股价跌停,收报6.44元。

6月14日晚间,在被联合资信下调主体信用等级后,蒙草生态(300355.SZ)的绿色债券“17蒙草G1”维持住了AAA信用评级。

6月14日“17蒙草G1”因评级问题停牌。而6月15日AAA等级的评级结果出具后,也随即宣布复牌。

短短四天时间,蒙草生态或许也没有想到,会在市场引发这么大的风波。

而这只是近期PPP公司融资困境的一个缩影。

波折的融资故事

6月14日晚间,蒙草生态公告了“17蒙草G1”的评级结果,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维持其债项信用等级为AAA,主体评级则下调至AA-,评级展望为负面。

而针对主体的评级下调,联合资信指出了三大原因,蒙草生态因PPP项目回款滞后导致其应收账款规模大幅增长,对资金形成很大占用;短期债务规模大幅攀升、账面货币资金(剔除受限类资金后)较少,导致短期支付压力剧增;财务杠杆持续上升,整体偿债能力较快下降。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蒙草生态目前仍在存续的债券有两期超短期融资券“17蒙草生态SCP001”、“17蒙草生态SCP002”和一只绿色债券“17蒙草G1”,规模分别为5亿、3亿和2.5亿元,合计10.5亿元。

其中“17蒙草生态SCP001”即将在今年6月19日到期,“17蒙草生态SCP002”即将在7月17日到期,“17蒙草G1”在2019年进入回售期。

“其实公司今年到期需要兑付的信用债规模并不大,公司作为一个年利润超过8亿的企业,我们不认为其会出现兑付问题;另外,公司银行授信剩余额度32.23亿元,公司之前一直没用,现在启动没什么难度。”6月15日,接近蒙草生态人士透露。

不过在6月13日,恐慌的情绪下仍然有资金出逃。

当日龙虎榜卖出席位第一位是南京证券银川凤凰北街营业部,卖出1225.2万元,其次是深股通专用席位,卖出1158.66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危机发酵后蒙草生态管理层的处置也体现出高度重视。6月15日,公司连发多个公告,包括提前兑付超短期融资券,公开资金情况,与金融机构开展应收账款合作等。

根据披露,截至6月14日16时,蒙草生态货币资金总额21.63亿元,其中备付超短融账户资金余额为7.27亿元。当日,蒙草生态同时将“17蒙草生态SCP001”的兑付金额5.22亿元划转至上清所。

事实上,早在5月东方园林(002310.SZ)的发债未获市场认可后,其传递出的机构风向就颇受关注。

“当前的背景下都是现金流为王,资金链紧张时候,最差的企业风险也最先暴露。我们归结的几个共性包括前几年对外投资大,多数项目短时间内无法实现现金流覆盖;跨界多主营经营的企业;以及评级AA+级以下企业。”某国有商业保理公司业务部总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如今债务违约频发,工程类民企的融资或将受到影响,存在一定的项目推进放缓甚至债务违约风险,短期内行业或会出现分化,不过长期来看环保PPP项目仍呈刚性需求。”6月15日,某券商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机构的抉择

“发债前与超过百家的机构都进行沟通,当时很多机构都表示有意向,但就在最后时刻市场信用事件密集发声,引发了大家对民营企业的抵触,最后很多机构都放弃了。”此前,东方园林有关人士回应称。

从数据来看,今年以来出现违约的发行人主体基本都是民营企业。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已经有24只债券出现违约,债券余额约208亿元,其中民营企业占比90%。

“从东方园林发债开始的板块性危机似乎愈演愈烈,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任何一家龙头园林公司出现违约行为,但唱空的声音层出不穷。但我并不认为这几家龙头公司会出现兑付危机。”前述机构人士表示。

数据显示,截至5月底,财政部全国PPP项目入库规模已经超过14万亿。

中信证券相关人士判断,在降杠杆、表外基金规范等影响下PPP扩张步伐料将有所放缓;民企虽较少使用表外基金的形式,但信贷偏紧的形势下,融资则成为核心影响,民企融资落地将更加分化。

“因此,在当前信用环境下,稳健发展业务,使得利润表与资产负债表健康协同,静待融资环境改善,应是当前企业的首选发展战略。”前述分析师指出。

该人士所提到的财务指标,也正是目前行业面临的一个整体性问题。

“这类公司应收账款规模高,项目周期长,对债券来说风险较高。”一位私募机构信用债研究人士表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上市公司就应收账款的回收问题也在加大投入。

譬如蒙草生态与内蒙古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融资管公司”)合作,金融资管公司拟全部或部分受让蒙草生态7笔生态工程债权,金额不超过2.65亿元,以期加速应收账款回笼。

“公司现金流不存在问题,经营一切正常。我们虽然也跟评级公司沟通过,但评级机构有自己的标准,下调评级确实可能与市场环境有关。”6月15日,蒙草生态证券部人士指出。

来自监管层面的消息显示,今年以来的信用债违约风险已经引起了行业链条各方的关注。

近日,监管层2018年度证券评级机构常规现场检查相关工作已经启动,本次检查对象包括全部开展业务的持牌机构,旨在提高评级执业质量为主要目的。

此前深交所也针对个别上市公司因资产负债率过高、现金流紧张,发生债务逾期,面临诉讼纠纷,严重拖累公司生产经营提出关注,并采取“监管约谈+年报问询+监管协作”的监管组合措施,督促上市公司尽快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化解债务违约风险并充分揭示。

(编辑:李新江)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