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威迅“智慧城市”光环危机:质押风险突袭 公司急寻“接盘侠”

21世纪经济报道 姜诗蔷 北京报道
2018-06-30 07:00

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风险再次来袭。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6月以来,有30余家公司公告股权质押触及平仓线或者相关风险提示。在市场回调的影响下,不少公司股价出现大跌,质押平仓风险也愈发严峻。

在这个背景下,不少公司公开发声正采取措施应对质押平仓风险以安抚投资者,而暂未触及平仓线的公司也在与机构沟通中主动强调质押风险可控。

6月28日,迪威迅(300167.SZ)就在互动平台表示,大股东目前正在积极与质权人券商协商,通过多种方式来缓解股价下跌带来的压力。

事情的起因是,6月以来迪威迅股价连续下跌,6月19日,其控股股东北京安策恒兴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安策”)的股票质押已经触及平仓线,存在平仓风险。

“由于股权质押融资的低成本以及便捷性,许多上市公司大股东在保持控制权的情况下可以通过质押股权获得所需资金。因此从2014年牛市启动以来,股权质押作为股东方融资渠道的重要来源而备受推崇,股权质押比例越来越高。但目前市场波动加大,相应的风险也在扩散。”6月29日,北京某券商人士指出。

质押风险来袭

从质押比例来看,迪威迅控股股东北京安策的质押比例很高。

根据披露,北京安策持有迪威迅1.21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40.19%,而北京安策质押的股份也已经接近1.21亿股,质押股份占总持股的比例为99.99%。

6月19日,迪威迅股价收报4.83元,当日北京安策所质押的全部迪威迅股票均已经触及平仓线。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北京安策触及平仓线的质押有6笔,质权人包括德邦证券、金元证券、光大证券、第一创业证券4家券商,此外还有深圳市高新投集团有限公司。

其中金元证券的质押股数最多,约3770万股,其次是光大证券,有2722.45万股,分别占比31.24%和22.56%。

迪威迅方面回应称,公司近期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导致北京安策股票质押业务的担保物价值与其所欠债务的比例低于约定的维持担保比例,因北京安策没在约定的期限内补足担保物,质权券商可能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对北京安策在券商普通账户持有的迪威迅股份进行强制平仓。

“北京安策正在采取积极措施,包括但不限于通过追加保证金、追加质押物或提前回购等措施应对平仓风险,保持公司股权结构稳定。”迪威迅表示。

但资金从哪里来?这或许是当前市场环境下摆在北京安策眼前最重要的问题。

“目前市场各种违约事件很多,防控风险已经成了现在投资机构最重点的事情。近期不少公司股东在着急出售资产寻求资金,但接盘方其实心思各异,各有算盘。”6月29日,北京某私募机构高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北京安策也在寻求处置部分资产获得资金来解除质押风险。

“我们早就有处置资产回笼资金的计划了,前期叠加公司债券即将到期的压力,而市场波动也比较大,因此管理层方面也提早做了预案,收紧资金流,希望平稳度过风险期。”某上市公司人士在与本报记者沟通时指出。

而对于迪威迅来说,今年以来其股价下跌的风险则在不断的发酵。

2月14日,宣布终止收购四川梓宁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梓宁”)控股权并复牌后,股价随即在2月14日、2月22日连续两个交易日跌停。2月22日龙虎榜数据显示,当日净卖出466.58万元,卖出前五席位上知名游资国信证券深圳泰然九路营业部也有现身。

6月29日,迪威迅股价收报5.67元,市值仅有17亿元,与2017年高峰时的46亿市值相比缩水了63%。

公司“找钱”忙

值得一提的是,在股权质押触及平仓线风险的当下,6月29日,迪威迅迎来涨停行情。

而当日迪威迅召开了临时股东大会,其中审议的议案包括办理应收账款保理业务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向银行申请综合授信额度的议案等,两项均涉及资金的问题。

根据计划,迪威迅拟与华宇政信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宇政信”)就办理应收账款保理业务事项签署《商业保理合同》,保理业务总额度为人民币5亿元,保理方式为应收账款有追索权的保理方式,利率8.5%。

“办理保理业务,可以盘活资金,提高资金周转效率,改善公司资产负债结构及经营性现金流状况。本次办理保理业务有利于公司业务的发展,符合公司发展规划和公司整体利益。”迪威迅方面表示。

资料显示,本次提供保理的资方华宇政信的股东是华宇国信投资基金(北京)有限公司,而该公司与东方政信资产管理(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政信”)都是中国华宇经济发展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同时东方政信参股北京安策。

事实上,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由于风险激增,不少商业保理公司已经暂缓了针对上市公司的业务。

“虽然上市公司还有在寻求这类合作,但自从去年上市公司信用风险陆续爆发以来,众多保理公司深陷违约纠纷。而保理公司以应收账款为标的资产的大多没有抵押或者质押增信措施,甚至无法进入违约企业债委会,一旦违约处境就十分尴尬。其实现在国有保理公司大多在寻求业务调整转型,特别是面对上市公司的保理基本暂停。”6月29日,某国有商业保理公司业务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此前出现债务违约的上市公司*ST凯迪(000939.SZ)、*ST龙力(002604.SZ)等多家公司的违约债务也涉及到了不少保理公司。

除此之外,迪威迅近期也表示拟向各银行申请综合授信额度,计划申请的银行包括杭州银行深圳分行、浦发银行深圳分行、平安银行深圳分行、中国银行深圳东门支行等8家机构,计划授信总额在6亿元。

“其实公司回笼流动性自救的方法大同小异,基本都要开源节流。另外处置资产的时候关键还是企业手头资产的质量如何、处置起来是否便利,很多时候接资产的机构或者公司还会抱着捡漏趁火打劫心理,所以企业需要提早应对。”前述私募机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实际上,申请银行授信也是企业常用手段之一,这在近期出现流动性风险的上市公司上并不少见。“我们是希望增加银行授信规模,此前融资部门也在调整融资结构,增加表内授信的规模,压缩债项的发行。”前述上市公司人士表示。

但在另一方面,曾经上市公司依托股价,通过股权质押在A股市场获得大量的流动性“好日子”似乎已经过去,而今二级市场的行情分化,连锁反应也开始出现。

某承接股权质押业务的私募机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行情不好时有一些我们会要求补仓,或者要求公司配合做一些市值管理工作。但是新业务我们依然愿意承接,只不过考虑到风险更高所以价格也会有所提高,此外需要多找几个担保人。”

不过,在机构看来,目前市场上股权质押风险依然可控。“目前证券公司针对低于平仓线的大型客户一般采用相对保守策略,尽量协商解决、避免强平。”有券商分析师指出。

“智慧城市”的资金尴尬

迪威迅目前主要从事城市智慧化服务、行业智慧化升级和新型园区的建设等业务,由于此前迪威迅专注视讯类业务积累了政府方面的大量客户,因此依托于此也开始侧重智慧城市方面的布局。

目前其智慧化服务涉及到了运营管理、PPP筹划和投资(与政府及其它机构合营)、战略合作(与各类专业机构分工协作共同推进)等业务模式。

而一直以来,这类业务以及运作模式带来的应收账款回收难的问题,始终摆在迪威迅眼前。

“由于公司的主要客户是地方政府和行业用户,上述客户合同执行期及结算周期较长,特别是公司现阶段积极参与城市智慧化建设及运营类项目,此类项目回款周期一般为1至3年,这些都增加了公司资金链压力,且过高的应收账款计提也会影响公司当期利润。”迪威迅曾多次指出应收账款的压力。

而在风险处置中,刚刚通过股东大会表决的办理应收账款保理业务并不是个例,此前迪威迅全资子公司也在今年1月与华宇政信进行了应收账款保理业务,总额度为3亿元。

事实上,PPP类公司的应收账款风险也在近期引发了市场的大面积恐慌,众多PPP概念股都曾一度跌停。

此前某上市公司董秘在与本报记者交流时表示,“针对应收账款公司已经设置了专门的部门,同时也制定了考核标准来促进回款,应对今年的流动性紧张局面。”

“现在金融市场对民营上市企业信用信心较弱,忙着排查风险,放缓业务节奏。虽然小市值的股票中也有一些好企业但是受到整体影响都在持观望态度。”前述商业保理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前述私募机构人士亦指出,“股票质押率高的上市公司现在资金链条绷得很紧,大家都怕股价波动影响质押风险。但另一方面优质上市公司的价值依然很明显,行业发展前景好例如医疗医药,业绩表现好,企业评级高的,价值突出。”

而在另一方面,迪威迅一腔热血的运作智慧城市的同时,其业绩却尚未得到明显的改善。

今年4月,迪威迅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2017年归母净利润亏损584.99万元。而迪威迅在今年2月披露的业绩快报中显示,公司在报告期内实现净利润1370.9万元。

对于业绩“变脸”,迪威迅对此的解释是,“会计师在年审过程中,建议对安徽中通资产抵债业务及存货减值准备计提进行调整,其中安徽中通资产抵债业务拨回计提减值准备1521.99万元,影响净利润约为1293.69万元;存货减值计提准备金额为914.07万元,影响利润约为776.97万元。”

针对投资者的质疑,迪威迅也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目前处在转型的关键时期,城市智慧化服务、行业智慧化升级和新型园区的建设都有光明的前景,在以后年度业绩会慢慢释放。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迪威迅第一次出现快报业绩与年报业绩相差很大的情况。譬如此前2014年,迪威迅预计净利润为亏损394万元但最终亏损了935.8万元。(编辑:李新江)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