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大湾区 粤桂黔合作拉开新格局

南方日报
2018-07-05 10:02

西江中段的北部湾港贵港集装箱码头作业区内,华航818刚刚靠岸。这艘载重达5000吨的集装箱船三天前从广州南沙港出发,装满从东北经海运而来的粮食,溯西江而上至贵港。“我们近八成的集装箱业务来自珠三角城市。”西江航运交易所所长李凡说。

快速飞驰的高铁穿过广西贵港的每一个县区,悄然改变着这座“西部第一大内河港”的城市、产业发展格局。“抓住发展的新机遇,我们重点面向深圳、广州、东莞等珠三角城市进行产业招商,2015年-2017年这三年累计签署的项目数和金额已超过过去十年。”该市投资促进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南方日报记者调研发现,在桂林、梧州、贺州等粤桂黔高铁经济带沿线城市,向东开放、融入湾区成为当地发展的新期待。

高铁架起新通道

从藤县高铁站出发,行驶不到10分钟便来到欧神诺陶瓷藤县生产基地的施工现场。工人们正紧锣密鼓地投身施工建设中。“接下来,这里将有7条生产线投入运营。基地完全达产后,年生产能力最高可达5000万平方米,年产值18亿元,”广西欧神诺陶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殷晓春说。

今年3月,投资4亿元的佛山欧神诺陶瓷股份有限公司藤县生产基地正式奠基。“随着佛山加快新旧动能转换,陶瓷这类资源型产业的转移是大势所趋。”殷晓春表示,为了寻找合适的生产基地,他与同事先后去了四川、湖北、山西、广西等多个省市,最终综合考察决定选址藤县。

作为广西东大门,藤县有着丰富陶瓷生产原材料,乘高铁至佛山约2小时。凭借优良的区位与便利的交通,藤县已吸引10多家佛山陶瓷企业投资设厂,被当地媒体称为“南国新陶都”。

贵广、南广高铁的开通,大大拉近了沿线城市之间的心理距离,粤桂黔三地要素流动愈发频繁。

一方面,沿海传统产业加速向西部梯度转移。“粤桂黔高铁经济带的持续发展,有利于推动粤港澳大湾区产业、科技、人才等资源向粤西粤北及桂黔地区有序转移。”中山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系副主任梁育填说。

以梧州为例,据不完全统计,该市承接产业转移的项目,60%来自粤港澳地区,其中不锈钢、陶瓷产业完全由广东地区转移过来,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

另一方面,凭借优良的土壤、适宜的气候以及长期产业积累,面向粤港澳大湾区客源,桂黔两地的生态健康旅游产业、农产品加工业等得以迅速发展。

在贺州市八步区铺门供粤港澳蔬菜基地,正丰现代化农业股份有限公司的2000亩农地种着苋菜、韭菜等多种农作物,一年四季丰收不断。这些作物被源源不断地运到粤港澳地区,进入千家万户。

贺州拥有良好的气候和优质的自然环境,具备了进行绿色农业生产的有利条件。而毗邻广东的区位条件,则进一步让贺州成为粤港澳地区蔬菜消费市场的供货大后方。

“每年贺州产的农副产品有85%的比重卖到广东,总额约为16.8亿元。”贺州市农业局副局长王锦兵说。

高铁催生产业再分工

在梧州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江北片区,刚投产不久的广西锂霸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内,机械轰鸣,工人们正在生产线上忙碌。在经过制片、极片卷绕、模切、电芯卷绕成型和叠片成型等工序后,一颗颗锂电池便快速成型。

今年3月,广西锂霸新能源产业基地项目(一期)正式投产。“我们今年计划要实现5亿元产值的目标。”广西锂霸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王娟说。

广西锂霸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母公司起步于深圳,尔后总部落户于河南。此次,锂霸将发展重心从河南转移到梧州的一个重要原因,便是梧州毗邻广东。“事实上,我们原材料采购环节与产品主要市场仍在珠三角,终端产品出口也经深圳,生产环节迁至了梧州。我相信,随着广东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将有越来越多珠三角制造企业采用这种经营模式。”

在粤桂黔高铁经济带沿线城市,王娟的判断正得到越来越多的印证。

在黔南·广州产业园的东冲高新技术产业园区,道路设施、企业厂房等基础设施正在紧张有序建设,为接下来“引凤来栖”做好基础保障。该园区分为一园五区,由广州市黄埔区、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广州凯得控股有限公司与都匀经济开发区的黔南东升发展有限公司成立平台公司联合开发。

“目前黔南·广州产业园入园注册企业已经达10多家。”都匀经济开发区副科长徐嫣说。截至目前,园区建成类产业项目40个,包括大健康医药、汽车零部件铸造、机械制造、轻工、建材、文体旅等,总投资59.58亿元。

再看南宁,产自粤玻实业有限公司的产品又“回”到了广东人的厨房里、餐桌上。这家位于南宁市广西-东盟经济开发区的企业,总部粤玻集团,在高铁4小时外的佛山。

“东盟市场的开拓潜力大,在广西设厂更多是出于企业长远发展的考虑。”南宁粤玻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梁君说,与粤玻怀有相同想法的粤企并不在少数。单是在粤玻所在的广西-东盟经济技术开发区里,便有珠江啤酒、津威乳酸菌饮料等粤企的身影。

呼啸而过的高铁,正催生着沿线产业新一轮分工。紧抓住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发展机遇,一批跨区域企业加速布点,打开“总部—生产基地”的产业分工新格局,构筑起从粤桂黔到粤港澳的产业融合发展新画面。

借力谋求新一轮发展

湾区经济作为重要的滨海经济形态,是当今国际经济版图的突出亮点。放眼全球,如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等国际一流湾区,发挥着引领创新的核心功能,已成为带领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引领技术变革的领头羊。

粤港澳大湾区早在2015年经济规模就达到1.36万亿美元,港口集装箱超过6500万箱,机场旅客年吞吐量达到1.75亿人次,已经形成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双轮驱动的产业体系,与世界经济深度融合、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加快推。

如今,粤港澳大湾区加快规划建设,粤桂黔高铁经济带的合作不断深化,两者的深度互动正在打开新的发展空间。在专家看来,粤港澳大湾区实现城市合作共融,关键在于让湾区内要素顺畅流动,形成有机整体,资源优化配置,引领辐射泛珠区域发展。

面对区域发展新战略落地的新机遇,粤桂黔高铁经济带沿线城市正在释放出了强烈的信号——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加快对接湾区的发展要素。

“梧州与广东的合作,比自治区内其他城市更为密切。而广东各地市中,梧州与佛山的合作最为紧密。”梧州市工信委相关负责人透露,该市驻广东的招商办事处就设在佛山。“十二五”期间,梧州提出并践行“向东”,成效显著。2011年起至今的7年来,肇梧、梧云、梧佛、广梧、梧茂共同推进183项重点合作的项目和事项,总投资2093亿元。

频密的交流,催生一个接一个的合作成果,开启了粤桂黔合作新想象。

地图上的贺州与广东肇庆紧密相连。“2014年高铁开通后,贺州正从相对封闭的内陆腹地转变为广西向东开放合作的最前沿。”贺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廖和明说。

“向东向东再向东”,这是调研组在南宁听到最多的话。南宁市发改委副主任陈志刚说,南宁正积极推动向东开放发展,以期引领广西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借力珠三角创新技术资源,做实“南宁渠道”。

在贵港市国家生态工业(制糖)示范园区,芬兰赛尔康集团在中国设立的第二个生产基地早已马力全开。赛尔康是全球适配器和充电器行业领跑者,在2002年进入中国市场,第一个中国生产基地选址深圳宝安。

“我们将电子信息产业列为重点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作为撬动工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机遇。”贵港市工信委调研员魏勇说。

在全面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的向东开放行动中,来自湾区城市的创新资源,正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桂黔两地,加速着当地产业结构的转变。

在中山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系副主任梁育填看来,粤桂黔高铁经济带的建设将吸引和承接沿线城市产业的研发、销售、设计等附加值较高的环节落户,同时也为粤港澳大湾区拓展产业腹地和销售市场。而桂黔两省区则拥有丰富的产业资源与劳动力资源,通过承接粤港澳大湾区的产业转移,有利加快粤港澳大湾区产业结构调整的步伐。

(编辑:陈洁)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