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神》原型是他!如今仍在吃印度仿制药,不满电影人物塑造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18-07-07 15:12

随着电影《我不是药神》的热映,主角原型陆勇的故事再度引发公众关注。

电影里,徐峥饰演的男主角程勇原本是卖男性保健品的小老板,机缘巧合下,成为印度仿制药的独家代理商,收获巨额利润的同时,也为买不起正版药的患者带来续命的希望,被称为“药神”。

南都君曾报道↓↓

《药神》首日票房3亿,整个朋友圈都在“自来水”,背后现实是…

现实中,程勇的原型陆勇的遭遇或许更跌宕起伏。

陆勇是热映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的主角原型。网络资料图

今年50岁的陆勇,患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已16年。头两年,他一直服用瑞士诺华生产的抗癌药“格列卫”,每月药费2.35万元,加上治疗费用等,两年花掉近70万,即使原本家境还算殷实的他也不堪重负。

2004年,陆勇偶然得知印度有“格列卫”的仿制药,他尝试服用后发现效果不错,且价格便宜(最初花费4000元/月,后逐渐降至200元/月),便分享给其他病友,并无偿帮忙买药。他因此被许多病友称为“指路明灯”、“药侠”。

2013年8月,为方便给印度汇款,陆勇网购了3套他人身份信息的银行账户,并将其中一套提供给印度制药公司作收款账户。同年11月,他因涉“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被捕。

之后,数百名白血病患者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2015年2月,湖南省沅江市人民检察院经过调查,对陆勇做出不起诉决定。

今年7月5日,《我不是药神》正式上映首日深夜,陆勇接受了南都记者采访。

陆勇告诉南都记者,这部电影他看了3遍,许多情节令他落泪,但电影对男主角形象的塑造,仍令他不满,他担心观众会因此误解自己。“那个程勇,除了‘勇’字和我的一样,其他哪都和我不一样。”

他强调,自己没有卖药赚钱,没有为救病人而对抗法律,“我是帮助了很多人,但我始终在法律的框架内行事,没有违法。”

陆勇还说,他现在仍在吃印度仿制药,找他买药的人已经少了很多。以上案件结束3年后,他的生活归于平静,“就像一场人生的修炼,我最终获得了内心的宁静”。

谈电影

能打9分但怕人物形象引发误解

南都:你已经看过《我不是药神》了吗?感受如何,你打几分?

陆勇:我看过三遍,5月28日片方邀请我去北京看了一次,7月2日、3日在北京参加片方活动又看了两次。毕竟是对自己经历的改编,看的时候更能触动心底,产生共鸣,也流了几次泪。总体来讲,电影拍得很好看,演员演得很到位,很感人。满分10分的话,我打9分吧。

南都:你什么时候知道,要拍这样一部以自己经历为原型的电影?

陆勇:2015年5月,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韩家女找到我,说想把我的故事改编成电影,希望得到授权。当时我觉得这是件好事,或许能对我们白血病患者群体有帮助,就答应了。她承诺会正面宣传我的形象,在电影中注明“根据××真实故事改编”。

直到2016年底,我在网上看到电影《印度药神》(《我不是药神》曾用名)的广告,说徐峥演一个卖印度神油的店主,偶然接触印度仿制药、赚了很多钱,后来良心发现又去帮助患者,最终被抓的故事。我一看,这和我的故事完全不一样啊。韩家女说,她已将剧本卖给制片方,对改动不知情。

我和其他被告人最大的区别可能在于,我不是销售假药,而是购买“假药”(根据我国《药品管理法》,未经批准进口的药品,以假药论处)。我和其他病友都想从印度购买仿制药,但购买程序繁琐,还需要英文基础,很多人不知该怎么操作,我是在这个环节为大家提供了帮助。当然,是无偿的。

陆勇曾因涉“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被捕,后检察机关对他做出不予起诉决定。网络资料图

南都:慢粒白血病患者需要每天服药,会有什么副作用吗?

陆勇:副作用几乎不可避免,即使是瑞士出的格列卫,说明书上也会注明,95%的患者会出现水肿,此外还会出现皮疹、腹泻等。慢粒患者都要经历这些,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出现服药的副作用,只是程度不同。像我最初用的印度仿制药,副作用比较大,经常恶心、反胃、呕吐、腹泻,肤色苍白。后来换成现在的药,副作用小了些。只要吃药能把病情控制住,能让我们继续活着,这些副作用都可以承受。

南都:在白血病患者群体中,很多人将你视为“指路明灯”。对于病友们的未来,你还有什么计划吗?

陆勇:我还是希望能为我们这个群体多做点事。成立基金会是我一直以来就有的想法,这次在电影首映式上,制片方和演职人员捐了200万善款,我想用这笔钱依法成立一个基金会,用好这笔善款,帮助更多人。

 

南方都市报(nddaily)原创报道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采写:南都记者 刘苗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