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国企最大的政治是改革创新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07-11 07:00

在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之后,国有企业应该成为推动高质量发展的主力军。但现实是,从2015年9月发布国有企业改革的顶层设计文件《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后,国有企业改革进程并不理想;从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尤其是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抓好三大攻坚战以来,国有企业的杠杆率依然最高。

日前,国务院国资委召开会议,要求认识到加强负债率管控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有效防范风险,坚决带头打好防风险攻坚战,全力推进降杠杆减负债防风险各项工作,完成2020年降杠杆减负债目标。

与此同时,按照部署,到2020年,国企改革要求形成更加符合我国基本经济制度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要求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现代企业制度、市场化经营机制,国有资本布局结构更趋合理,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明显增强。

在《意见》中,要求把加强党的领导和完善公司治理统一起来,明确国有企业党组织在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中的法定地位,切实承担好、落实好从严管党治党责任。其次,就是加强对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尤其是主要领导人员的日常监督管理和综合考核评价,完善反腐倡廉制度体系等。

首先,《意见》是要求加强党的领导和完善公司治理统一起来,而不是取代公司治理,根本目的是为了推动完善公司治理。其次,在十八大之前,一些国企存在利益输送问题,为了及时堵上漏洞,要求日常监督与巡视结合,减少和消灭此类腐败问题。但是,就像中国反腐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之后设立监察委一样,应该及时进行制度创新,构筑企业领导人员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长效机制,而不是将短期措施长期化。

国企改革主要目标是分类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建立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而加强和改进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强化监督,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为国企改革护航。

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把国有企业打造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充分激发和释放企业活力,提高市场竞争力和发展引领力。这是因为,随着中国更大程度开放,国企会深度参与到国际竞争,与此同时,又面临国内转型升级等多重压力。所以,国企已经没有过去主要依靠规模发展的环境,进入必须依靠国企改革红利释放活力、实现发展的阶段,努力保持在高质量发展中不掉队,不拖后腿。

但目前部分国企改革创新推动力并不充足,即使有自上而下的改革要求,为了避免出错,一般会进行长时间讨论以拖延决策,或者要求上级给出具体的改革措施和方法,而上级监管部门不可能对每一个企业进行指导。

以不作为来避免犯错,是国企改革进展缓慢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们认为,在努力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促进企业转型升级的阶段,在中国扩大开放引入国际竞争,提高企业竞争力的时期,国企应该在去杠杆与改革创新方面起到先锋队作用。国企最大的政治是改革创新,在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的基础上,把企业做强、做优、做大,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在这个过程中造就一大批优秀企业家,培育一大批具有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国有骨干企业。

搞好国有企业,尤其是做强做优做大,必须以改革为动力。6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万华烟台工业园考察时表示,“谁说国企搞不好?要搞好就一定要改革,抱残守缺不行,改革能成功,就能变成现代企业”。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