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货币一天内急挫超10%!频刷新历史最低水平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姚瑶 上海报道
2018-08-10 15:37

一边是美国制裁“大棒”高悬,另一边是欧央行担心欧元区受到牵连,土耳其里拉上演“大跳水”。

今年以来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土耳其里拉8月10日上演了大跌超10%的惊人一幕,坏消息接踵而至:一方面和美国关系不见好转,另外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里拉暴跌引起欧央行重视,正在审视欧元区银行业在土耳其资产方面的风险曝露。

里拉近几日不断刷新历史最低水平,美元兑里拉8月10日一度涨至了6.30。与此同时,土耳其10年期国债收益率快速上升,逼近20%。随着该国金融资产的价格剧烈波动,相关风险缓释产品价格攀升,IHS Markit数据显示,土耳其五年信用违约掉期8月9日上涨至370基点,为2009年以来最高,较8月8日收盘价上涨了14基点。

里拉为何会在短时间内急挫?

本周里拉暴跌的导火索主要来自美国,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上周五(8月3日)宣布正在审议土耳其享受普惠制的资格,这涉及高达16.6亿美元的土耳其出口(占整体的对美出口的17%)。USTR称这么做的原因是土耳其对价值17.8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强加关税,此举只针对美国。

而土耳其对美进口商品征收关税,是出于对美国钢铝关税的反制。双方关系近期持续恶化,因土耳其拒绝释放在2016年10月被土方拘留的美国牧师Andrew Brunson,美国政府8月1日宣布对土耳其司法和内政部长进行制裁,冻结两人在美资产,并禁止美国公民和公司与其有生意往来,当地时间8月4日,土方又以类似制裁方式予以反击。

多家媒体消息称,土耳其派出了一支代表团赴美国谈判,但谈判情况并不理想。

而另一边,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欧央行对里拉暴跌很重视,正在审视欧元区银行业在土耳其资产方面的风险曝露。欧央行主要的担心是欧洲多家大银行是土耳其的债权人,土耳其的借款人可能没有对冲里拉的汇率风险,存在外币债务违约的可能性。

(右起第四为土耳其 外币债务占到整体债务的40%左右 来源:IIF)

持续大跌之下是本土经济积聚的长期脆弱性

而在和美国整出这出政治“闹剧”之前,今年以来,强美元已重击过土耳其金融市场。自4月中以来,美元指数一路高歌猛进,由89.516的低谷节节攀升。8月10日,美元指数一度突破96。

在美元走强形势之下,新兴市场又开始面临资本外流的压力。今年土耳其就是几大重灾区之一,表象之下是该国脆弱的经济状况。相关分析指出,在美元走强之下,货币贬值对外部融资需求较高的主权来说风险最大, 因为强势美元将增加这些国家对外融资成本和外债负担。高外债、经常账户赤字(达GDP的6%)、政治不稳定、高通胀、依赖石油进口,土耳其几乎都有了。

有何解药?

一个药方就是加息。一般而言,为了应对美元的走强,新兴市场会重用加息来作为“防御武器”,不然就会陷入汇率下跌-资本流出的恶性循环,比如说今年另一大重灾区阿根廷为了应对强美元,强势加息至40%。但更要命的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坚决反对加息,所谓的“埃尔多安经济学”便是相信利率是“万恶之源”,在他亲商和重刺激的立场下,土耳其经济曾连续多年增速超过7%,吸引了大批外资的流入。

此一时,彼一时,这样的立场在目前经济过热(通胀达16%)的环境中使埃尔多安与该国央行陷入了持久拉锯战,央行政策的独立性岌岌可危。埃尔多安6月成功连任,依旧坚持财政、货币宽松的老路子,且对货币、财政政策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令状况进一步恶化。

这样的情况让投资者们感到担心。在今年五月伦敦的一场演讲中,埃尔多安对台下的商业代表说,高利率造成高通胀,而不是高通胀的解药。有分析指出,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投资者们所认为的“最佳解决方案”——加息——预计很难发生。

“土耳其里拉很便宜,因为目前市场信心尽失。” Renaissance Capital的首席经济学家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

第二个办法是寻求IMF救助,阿根廷6月份就得到了IMF的纾困资金,但救助的前提条件往往是收紧货币和财政政策,这又和埃尔多安的施政风格相反。

其他的办法还包括和美国达成协议、进行资本管控。也有观点认为土耳其可能就采取等待方式,因为尽管通胀高企、经常账户赤字严重,但土耳其的预算赤字水平并不高,大约是GDP的2%左右,“即便财政赤字仍然保持宽松,还是不用特别土耳其的偿债能力。”Capital Economics新兴市场经济学家William Jackson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

市场认为,土耳其短期面临这美国制裁的冲击,而本土经济又积聚了长期的脆弱性,比较危险。“土耳其陷入了一场经济过热的危机,通胀高企,而货币政策又只是在后面追赶。土耳其经济将遭遇‘硬着陆’,将发生急剧的下滑。” TS Lombard的分析师Marcus Chenevix对CNBC表示。

截至发稿,美元兑里拉报5.848,里拉日内跌幅收窄至了6%左右,土耳其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报18.850%。

(编辑:董黎明)

姚瑶

21世纪经济报道海外部记者。长期跟踪中国企业、机构及个人的跨境投资资金流向,关注全球金融市场动态,还包括东亚地区宏观经济和重大产经新闻。曾多次参与达沃斯论坛和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等大型国际会议报道,曾获2016美国道富集团亚太区金融机构新闻奖年度最佳新晋记者。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