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丨“特朗普式折腾”只会削弱美国的优势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09-13 07:00

日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对中国征收高额关税可能导致苹果产品的价格上涨,“但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还可以零关税,而且确实有税收优惠。那就是,在美国生产,而不是在中国”。

这是特朗普在中美贸易摩擦期间首次直接要求美国企业将生产部门由中国搬回美国。重振美国的制造业,或者至少削弱中国制造业优势,摧毁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核心位置,已经成为他发动贸易战的一个主要目的。

美国的全球优势在于其服务业与高科技产业,其金融业建立在美元作为国际货币基础之上,而高科技企业很大程度上源于中国提供的“低成本制造”,使得他们的产品具有竞争力,同时获取更多利润,有能力进行更多研发投入,维持市场地位。

苹果产品是典型的“全球化制造”,在美国本土设计,供应链除了一部分美国本土公司外,主要来自东亚地区,包括日本、韩国以及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中国作为最终组装基地,以更高效的方式为苹果公司制造出更便宜的产品,为苹果赚取巨额利润提供了可能。

苹果公司回美国组装可能吗?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像苹果公司所说,美国工人的工资是中国工人的2.6倍,将导致成本大涨。按照美林银行的估算,如果苹果将100%的最终组装业务转移至美国,则iPhone需涨价20%来对冲增加的成本。这还只是消化增加的人工成本。

事实上,鉴于苹果多数供应商在东亚地区,转移到美国生产将大幅提高供应链成本。现在中国制造的最大优势是效率,比如在珠三角地区,制造模具可能只需要十几天时间,而在美国至少需要两个月。就像苹果CEO库克去年在广州所说,中国的优势并不仅在于劳动力成本很低,“苹果来中国的原因,是因为中国的技术和技能很高”。

在美国失业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的时候,美国根本招不到制造业工人,更别说还要进行很长时间的技能培训。中国也出现了年轻人逃离制造业现象,美国年轻人更不愿意从事制造业。特朗普看到铁锈地带老工人怀旧,看不到年轻人自愿放弃制造业岗位的事实。

特朗普根本没有顾及美国一般制造业产业基础已经大幅退化的弱点。长久以来的去工业化,导致美国丧失一般制造业基础,也没有熟练的技术工人。他若想重振制造业,就需要恢复产业基础,但在服务业可以提供充分就业的环境中,很难有企业和个人去从事一般制造业,更别说要形成产业集聚与产业链效应。特朗普重振制造业的想法注定是空中楼阁。

如果特朗普逼迫美国企业将生产迁出中国,那么,将会重创美国高科技企业,因为供应链的重建需要时间,装配成本也会大幅提高,美国公司的产品将会在一个较长的时期内确定性地丧失全球竞争优势,留在中国的竞争对手将会获益。在通讯和信息产业竞争日趋激烈,技术水平趋于一致的大背景下,美国高科技公司将遭受重创。

如果特朗普要求制造业回流美国,实施进口替代战略,首先发生的是美国消费品价格大幅上涨,美国长期享受中国廉价商品的好日子结束,这会引发美国货币政策的连锁反应;其次,美国大幅缩减贸易美元流出,与此同时,石油实现自足,以贸易与石油美元为标志的美元国际化时代将会终结,取而代之的是欧元与人民币的崛起,这又会重创美国服务业以金融为核心的全球优势。

特朗普想把一个站在产业高阶的美国,倒退回一个中阶的经济结构,但美国已经不具有从事一般制造业的基础,如果强行实施这项计划,意味着美国的高阶产业将遭受重创,制造业也很难恢复到比中国更有竞争力的水平。

特朗普也很难削弱中国制造业优势,因为中国是汽车、手机通讯、家电等商品的全球最大市场,这些产业的制造业部门不只为了出口,首先是满足中国庞大的市场需求。特朗普可能逼迫中国出口部门的一部分产能迁出,但无法破坏整个供应链。

“特朗普式折腾”在于其无法理解全球化带来的分工体系以及美国的比较优势,想要在美国恢复老旧的“工业化图景”,这完全是一个悲剧,也是美国经济学家集体反对的原因。但是,中国应该引以为戒,在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中要考虑实际情况,不能人为决定产业的去留,避免重蹈“特朗普式折腾”——削弱自己的优势。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