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到一群 量变引发质变——上海自贸区五周年回眸

新华社
2018-09-28 17:10

把坐标定格在长江入海口,向东远眺,巨轮满载货物驶向全球。向西回望,林立的高楼勾勒出城市美丽天际线。脚下的这片热土,就是中国首个自贸区——上海自贸区。

今年9月29日,上海自贸区迎来五周年。根据习近平总书记“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力争取得更多可复制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的指示,上海自贸区运行五年来,在投资、贸易和金融等一系列领域先行先试。如今,改革的“苗圃”枝繁叶茂,一批批制度创新的“良种”从这里源源不断地向全国播撒。

从一枝独秀到百花齐放十余个自贸区组成改革“雁阵”

走进上海自贸区金桥片区的美安康质量检测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实验室内秩序井然,工作人员正忙碌地检测送检样品。国人熟悉的食品品牌如良品铺子、星巴克、周黑鸭等,都是美安康的合作伙伴。

美安康是上海自贸区扩区后第一家落户的外资食品检测认证机构。今年4月,刚刚成立的海南自贸区,派出考察团访问了这里。当美安康负责人介绍说,不断完善的自贸区“负面清单”,促成了美安康的落户,也缩短了出口食品的本土化测试和认证周期时,海南的客人表示了浓厚兴趣。

从上海到海南,地理位置相隔近2000公里。但改革经验的复制推广,没有距离。

自贸试验区是国家的试验田,不是地方的自留地;是制度创新的高地,不是优惠政策的洼地;是种苗圃,不是栽盆景——这是上海自贸区建设中一直遵循的三个原则。从挂牌之日起,上海自贸区就承担了为国家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探索新路径、积累新经验的使命。

在上海自贸区的示范作用下,中国的自贸区渐成“雁阵”:

2015年4月,广东、天津和福建3个自贸区挂牌成立。

2016年8月,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辽宁省、浙江省、河南省、湖北省、重庆市、四川省、陕西省新设立7个自贸区。

2018年4月,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海南自贸区破土而出。

从一枝独秀,到四朵金花,再到1+3+7+1的新格局。十余个自贸区组成的改革“雁阵”,覆盖了中国从南到北、从沿海到内陆的广大区域。

“原来地方之间主要是GDP竞赛,以自贸区为标志,逐步转变为你追我赶的改革竞赛。” 谈到这种“雁阵”模式,复旦大学上海自贸区综合研究院秘书长尹晨说。

把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和自下而上的探索创新结合起来,是上海自贸区改革的特点。瞄准企业“办证多”、“办证难”的问题,上海自贸区和浦东新区2016年初在全国率先试点“证照分离”改革,对首批纳入的116个行政许可事项,分取消审批、审批改备案等五种方式进行改革。

“2015年办一张公共卫生场所许可证,花了整整20天;今年同样是这个证,当天就能办结。”站在上海自贸区企业服务中心的大厅里,上海一家酒店集团的政府事务总监还东平很是感慨。

2018年9月中旬,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在全国有序推开“证照分离”改革。迄今为止,上海自贸区已经有127项制度创新成果向全国复制推广。

从投资贸易到政府改革 制度创新成为主攻方向

位于上海自贸区张江片区的亿通公司,有一面巨大的电子显示屏。通过上面闪烁的数字和光标,可以实时监控上海口岸业务情况以及船舶坐标位置,这就是上海自贸区在全国首创的国际贸易单一窗口。

“已经升级到3.0版的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包含货物进出口、运输工具等10个功能板块,对接了海关、海事、边检、税务、外汇等22个部门,服务企业27万家。” 亿通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吕锋说,打通监管部门的“信息孤岛”,用数据跑路替代人员跑腿,大幅降低了企业通关成本。

没有政策优惠,也不搞税收洼地。上海自贸区挂牌之初,就明确了制度创新的主攻方向。在投资管理、贸易监管、金融创新和事中事后监管四大领域,一系列制度创新喷涌而出:

出台全国首张外商投资负面清单。五年下来,负面清单的长度从190条缩短到45条。迄今为止,上海自贸区有近95%的外商投资项目通过备案方式设立。

深入开展通关便利化改革。“先入区、后报关”“批次进出、集中申报”……近百项创新措施,推动保税区的进出境时间较全关水平缩短78.5%和31.7%。仅今年重点推进的集装箱设备交接单全面电子化一项,每年可为企业降低单证成本4亿元。以关检融合为契机,未来上海自贸区还将推动通关全流程。

形成自由贸易账户体系。作为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的基础设施,不少企业通过自贸账户,在境外融到了更便宜的资金。黄金国际板等金融创新,也依托自贸账户提供服务。截至今年6月,有56家金融机构累计开立自贸账户7.2万个,获得本外币境外融资总额折合人民币1.25万亿元。

改革千头万绪,必须抓好其中“牵一发而动身”的地方。从上海自贸区1.0方案中的“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到3.0方案中的“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先行区”,政府自身的改革始终是自贸区建设的核心内容。

在上海自贸区企业服务中心,有一项独特的“窗口无否决权”制度:工作人员“说YES不请示,说NO要报告”。“工作中碰到事情,不能先做‘技术判断’,考虑按规定可不可以做,而要做‘价值判断’,想想应不应该做。”上海自贸区管委会主任翁祖亮说。

不设障碍设路标、不打回票打清单、不给否决给路径——这一窗口让更多创业梦想成真。

盒马鲜生是这项制度的受益者。盒马的“新零售业态”有卖场、餐饮服务,还有网络下单配送。面对这种“四不像”,上海自贸区没有简单说NO,而是和企业认真探讨,将食品销售和餐饮服务同时纳入经营许可证,并首次把互联网功能业态加入其中。自2016年在浦东率先落地以来,盒马已在全国的数十个城市开出60多家门店。

从试验田到高产田 为开放型经济写下中国注脚

拿到培训机构的营业执照,瑞伯职业技能培训(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钟科很开心。瑞伯的投资方是瑞士金融理财规划学院,借着中国扩大开放的东风,瑞伯今年9月成为上海自贸区首家金融教育领域的外商投资企业。

钟科说:“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空间巨大。上海自贸区为我们打开了一道门,希望‘瑞士基因’能结合本土资源,为中国的金融和理财师教育贡献一份力量。”

中国第一家外资职业技能培训机构、第一家外商独资国际船舶管理公司、第一家外商独资医疗机构、第一家外商独资工程设计公司……上海自贸区诞生的一系列首创项目,为中国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写下了生动注脚。

统计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上海自贸区累计新设企业逾5.5万户,是前20年同一区域设立企业数的1.5倍。新设企业中的外资企业占比,从挂牌初期的5%上升到目前的20%左右。以上海1/50的面积,上海自贸区创造了全市1/4的GDP和2/5的贸易总额。

“建设开放和创新融为一体的综合改革试验区。”这是上海自贸区3.0方案提出的新要求。如何挺立开放最前沿、率先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上海自贸区正在上下求索。

以开放倒逼改革、激活创新。走进上海自贸区张江片区的跨国药企罗氏制药,可以看到一座占地1.4万平方米的创新中心正在拔地而起。这个创新中心投入使用后,上海将成为继巴塞尔、旧金山之后,罗氏的第三个全球战略中心。

对于创新而言,开放带来的不仅是资本和技术,还有最宝贵的资源——人才。

上海罗氏制药总经理周虹,2017年成为全国第一位经自贸区管委会推荐、获得永久居留身份证(俗称中国绿卡)的海外人才。说起这个经历,周虹给“中国速度”点赞:“从提交申请材料到拿到证件,仅用了两个月时间。我相信,这项政策会极大地吸引和激励国际高端人才在上海、在中国集聚。”

推动自贸区的开放与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一带一路”倡议等形成联动。上海市负责人表示,深化自贸区建设和办好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都是我国实施新一轮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重要举措,也是上海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重大机遇。

目前,上海自贸区内的智利馆、澳大利亚馆、中东欧十六国馆等三个国别(地区)商品中心均入选进口博览会“6天+365天”常年展示交易平台。上海外高桥集团副总经理俞勇说:“商品的交易是第一阶段。通过常年展示交易平台,推动中国企业到海外投资,和海外开展文化旅游方面的交流,在商品之外形成服务领域的合作。”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从保税区、自贸区,再到未来的自贸港,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以更高水平的开放、更深层次的改革,拥抱更加美好的未来,上海自贸区正在路上。

(来源:新华社 记者季明、何欣荣)

(编辑:毕凤至)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