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将推自贸区扩区:为汕头等地争取新一轮改革开放新平台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杜弘禹 广州报道
2018-09-30 12:28

9月28日的广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五次会议上,广东省自贸办主任曹达华汇报了广东自贸区当前建设情况及下一步工作重点。他透露,广东自贸区将谋划推进一批“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改革事项,包括推进广东自贸试验区扩区,为汕头经济特区等地争取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新平台。

对于现状,曹达华说,当前广东自贸区《总体方案》的各项改革试点任务基本完成,122项改革试点任务已完成119项,完成率达97.5%。

同时,示范带动效应进一步凸显,形成385项制度创新成果,其中向全国复制推广33项、全省范围复制推广102项,发布92项制度创新案例。

截至2018年7月,区内共设立港澳资企业1.1万家,区内企业在境外直接投资设立企业400余家,中方协议投资额超过100亿美元。

同时,区内累计新设企业25万家,新设外资企业1.33万家,实际外资167亿美元。世界500强企业在区内投资设立企业超270家。累计入驻金融企业5.8万家,成全国最大创新金融和类金融企业集聚地。2015年至2017年,区内税收收入年均增长23.9%,实际利用外资年均增长41.5%,其中2017年税收收入956亿元、实际外资60亿美元。

这背后,以制度创新为核心的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强化发挥至关重要作用。曹达华表示,包括深化投资便利化改革,建立健全与国际通行规则相衔接的投资管理制度;建立以智能化通关为支撑的贸易便利化模式,打造安全高效的国际化通关服务体系等;完善以跨境投融资便利化为重点的金融服务体系,建立放得开、管得好、守得住的金融开放试验示范窗口等方面。

不过,曹达华也指出,广东自贸试验区建设也面临一些值得重视的问题和薄弱环节,比如,改革创新缺乏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制度安排。与新加坡等国际知名自由港或自贸区相比,在贸易监管、金融创新、财税政策、人才引进等方面的制度安排都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此外,粤港澳合作还存在体制机制障碍。通过实施CEPA,粤港澳已基本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但粤港澳之间由于经济发展水平、法律制度、社会管理、文化心理等方面差异,粤港澳合作还存在诸多体制机制障碍。如会计师、律师事务所等领域已对港澳开放,但在执业的地域、业务范围、服务时间、股比、出资额等方面限制性措施依然较多。

为此,下一步广东自贸区将谋划推进一批“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改革事项,进一步发挥改革的示范引领作用。这包括:推进广东自贸试验区扩区,为汕头经济特区等地争取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新平台。在自贸试验区内探索创新港币、澳币流通模式,创新粤港澳保险机构营运方式。推进在前海蛇口开展以合作监管和协调监管为支撑的金融综合监管试点。进一步争取优化和拓展横琴“分线管理”政策,推动横琴口岸全面实行“一次查验、一次放行”通关查验模式。继续争取以碳排放为首个交易品种的创新型期货交易所落地。探索开展便利化国际贸易结算新机制,争取建设广东自贸试验区国际分拨中心。积极争取国家有关部委和世界银行支持,在区内开展营商环境对标试点等。

而针对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合作示范区”这一新命题,曹达华表示,广东自贸区将落实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进一步放宽金融、商贸、法律、航运物流、电信等领域的准入、资质和经营范围限制,扩大与港澳专业服务合作领域。探索建设粤港澳自由贸易通道,与港澳共建多种运输方式无缝衔接的海空陆联运体系,创新粤港澳口岸合作查验机制。提升粤港澳金融合作水平,促进与港澳产品互认、资金互通、市场互联。创新粤港澳科技合作机制,建设前海粤港澳技术转移及成果转化中心,推动科研经费跨粤港澳三地使用。加快粤港澳重点合作平台建设,携手港澳参与建设“一带一路”服务平台。

(编辑:陈洁)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