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达芬奇项目是事实 AI芯片不单独出售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倪雨晴 上海报道
2018-10-10 19:41

徐直军解题华为AI战略。

10月10日,华为的AI发展战略、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在2018华为全连接大会上亮相,同时,传闻已久的AI芯片也揭开面纱,昇腾910明年上市,昇腾310已经量产。

对于AI产业和华为立足的ICT产业的发展轨迹,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演讲中说道:“AI产业两次’冬天’的出现,都是因为社会对AI的应用期望大大超越了ICT产业工程水平的发展现实。所幸的是,’冬天’并不是结束,而是每一次’春天’的开始。今天,我们再次进入了’收获’的季节。”

在他看来,人工智能是一种新的通用技术,“华为在实践中发现,人工智能不但可以替代人,还能够自动降低生产成本。这是人工智能与信息化最大的不同,也是其最有价值的特点。”

对于酝酿已久的AI芯片、达芬奇项目,以及芯片公司的竞争,和微软的合作等问题,徐直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等媒体的采访时一一进行了回应。他谈道,达芬奇项目是事实,AI芯片将会和华为的产品一起出售,不会单独出售芯片给第三方,“所以我们跟芯片厂商没有直接竞争。我们是提供硬件和云服务,当然跟提供硬件和云服务厂商应该会有竞争。”

徐直军还告诉记者,AI对华为的价值有三方面,其一是基于AI加速模组、AI云服务等带来了新机会;其二是AI能够增强现有产品的竞争力,智能手机已经享受到了这种价值;其三就是华为内部提升管理能力、提高生产效率有帮助。

以下是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华为首席战略架构师党文栓的采访问答节选:

一、关于AI芯片和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

问:两款华为AI芯片用在什么设备商?是否会向第三方销售?

徐直军:首先,这两个芯片我们都不会以芯片对外销售,而是以芯片为基础开发AI加速模组,AI加速卡,AI服务器,AI一体机,以及面向自动驾驶和智能驾驶的MDC(Mobile-DC)进行销售。

两个芯片中,昇腾310更多是用在边缘计算产品上,但是也是可以应用在云上;昇腾910更多是用在云上,给大家提供强大的训练算力。其他的Lite、Tiny、Nano主要是用于物联网、行业终端和智能手机、智能穿戴等消费终端,是以IP方式跟其他芯片结合在一起服务于各个产品。

问:人工智能芯片为什么没有延续原来的麒麟出于什么考量?

徐直军:麒麟是我们面向智能手机SOC的品牌,肯定不能用于我们的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是既面向数据中心,又面向边缘,又面向消费终端,又面向IOT终端品牌。

问:此前有很多报道提到“达芬奇计划”是华为十年内最大研发项目,由您亲自负责,这个说法准确吗?这个项目什么时候开始的?动用了内部多少团队?华为为什么要重新推一个架构出来?

徐直军:华为有一个达芬奇项目是事实,但是没有达芬奇计划,我关心每一个项目,达芬奇项目也只是其中之一。

为什么要构建新的架构来支持我们人工智能芯片,这是基于我们对人工智能理解和我们了解的人工智能需求自然产生出来的。寒武纪的也很好(麒麟芯片基于寒武纪的IP),但是没有办法支持我们的全场景。我们需要是云到边缘、到端、还有不同物联网终端,全场景支持人工智能,因此必须要开创一个新的架构,而且这个架构要在技术上行得通,可实现。幸运的是找到了这个架构,我们开创性达芬奇架构就能够解决,从极致的低功耗需求到极致的大算力需求全覆盖。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市场上有其他架构能够做到这一点。

问:微软是否采用华为新的芯片?

徐直军:我们和微软是有接触,但是媒体报道出来,就变成了微软购买,或者大规模采购华为芯片,这都是谣言。所以今天才发布,可以为我们的友好合作提供测试,明年2月份才会正式为客户提供AI加速模块,AI加速卡,AI服务器,这才是事实。

问:华为怎么样能够完成端到端各层的布局?

党文栓:事实上对于我们而言每一层都是相当自然的。要看芯片这一层,我们已经有多年芯片设计经验,比较而言,虽然人工智能芯片有这么多要求,坦率讲人工智能,特别是目前神经网络芯片所面临的工程领域的挑战,也是多个年来华为一直在致力于解决的问题,所以这个时候推出芯片其实是一个很自然的行为。

再看芯片之上的CANN这层,我们早就已经有技术。如果要到框架mindspore这一层,需要端、边缘、协同或者是独立部署需求,这里面技术我们也是有的,更重要是在过去一两年当中,我们深切感受到了协同的需求。基于需求理解和技术掌握,这对于我们也不是太难的事情。

对于最上面一层我们叫做应用使能,这里面可以看到很多服务,如何帮助模型生产,如何训练部署模型,这背后有一系列服务,大数据服务,物联网服务,数据库服务,这些服务很多华为也已经具备,有些在去年发布的EI中已经具备,这也是一个自然过程。总的来讲,这是我们现有业务的自然延伸。

关于人工智能生态和商业模式冲击

问:人工智能生态方面华为有什么优势?

徐直军:任何企业生态没有一个天然优势或劣势,都是靠努力发展起来的。华为因为有端、网络、云,所以我们具备去构筑全方位生态的条件,但是能不能把生态发展起来,要取决于做得怎么样,还有取决于我们是否真正为合作伙伴着想,让合作伙伴愿意跟我们合作。

问:人工智能给商业模式带来很大冲击,华为怎么样应对潜在商业模式变化?

徐直军:华为每天都在应对,具体应对措施是见招拆招。未来需要我们,我们还是需要工作,确实人工智能可能改变很多行业,改变很多企业,也颠覆很多行业,所以在发展过程当中有很多企业会由于人工智能快速成长起来,也有很多企业由于人工智能不复存在,这也是必然的规律。

人工智能最高境界是实现无人自动驾驶,如果讲自动驾驶不要只想到汽车,所有的东西如果真正做到无人驾驶,就有真正的智能体能够自己管好自己。想像一下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们现在周边很多事情都会改变,这个世界司机就会消失,汽车保险也会消失,最后消失很多,也会产生很多,所以我在强调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思考我们所在行业所在的企业,人工智能未来对我们可能的改变和颠覆有没有。如果有,我们要拥抱,如果你拒绝,就有可能走向灭亡。

关于市场竞争和华为的增长

问:华为怎么看未来与一些公司的竞争,尤其未来在海外,在美国、欧洲这些市场?

徐直军:什么是市场,市场就是需要有竞争,没有竞争不叫市场。华为在市场上能不能竞争过我们的对手,这是看华为做的怎么样,我想所有市场还是希望有竞争的,竞争可以促进我们进步,如果没有竞争也许大家还没有感觉。华为不直接向第三方提供芯片,所以我们跟芯片厂商没有直接竞争。我们是提供硬件和云服务,当然跟提供硬件和云服务厂商应该会有竞争。

问:有人说这是华为几年来最大一次转型,我们怎么样评价人工智能与云以及华为其他的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之间关系?我们会对未来两年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数字增长会有期待吗?

 

徐直军:在华为内部最讨厌的两个字就是“转型”,所以我们所有的文字上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这两个字,这是你说的。什么是转型,转是从原来的转到另外一个,华为没有这样做。所以华为没有转型!只是在前进!

我今天上午讲了,首先把人工智能定位为是通用的技术,它可以应用到所有地方。所以AI首先是增强华为所有产品和解决方案以及服务,让它更具有竞争力,具体能增长多少,我们还没有分析,我们只要能继续向前就可以了。

至少我们在麒麟970增加AI的能力,以及Mate10增加了AI的能力以后,带动了全球在智能终端人工智能领域创新,也带动了智能手机成长,今年能够超过两亿台。

所以AI对华为有三个方面价值,一个是开创新机会,比如基于AI加速模块,加速卡,AI服务器,AI-MDC(Mobile-DC)等,包括AI云服务也能因此更快发展。

第二,用AI增强我们现有所有业务,所有产品、解决方案和服务的竞争力,使得我们在市场竞争中保持领先,更好面向未来。这一点上我们智能手机已经享受到了这点价值。

第三,用于内部改进管理,提升效率,这样更好来提升我们组织能力和竞争力,更好面对未来挑战。

(编辑:陆宇)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