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眼AI丨机器人不会让人失业,但未来有可能产生情感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韩迅 上海报道
2018-10-11 19:05

>  观看往期视频  <

      1993年3月,国务院批转了国家体改委《关于1993年经济体制改革要点》,其中重要的一点是“推进科技系统人才的合理流动和结构调整,探索有条件的科技单位和院校的研究所实行企业化管理。选择一批研究院所进行向高新技术企业、企业集团整建制转变的试点。”

      彼时还在德国萨尔大学的电子技术系系统理论实验室作访问学者的曲道奎,正跟随导师H.雅舍克从事神经元网络在机器人中的应用研究,他并不知道《关于1993年经济体制改革要点》对于中国科技人才的影响,以及这种影响会改变他的一生,他更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带着一家机器人公司去登陆资本市场。

      25年之后,已经是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公司的创始人、总裁的曲道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时表达了自己对于机器人在未来往智能化发展的期许,“多种高新技术深度融合下,机器人未来的学习能力、进化速度会非常快。未来很多事情我们现在不能判断。从发展趋势看,未来机器人可能在智能上会不断发展。自然而然,可能到一定阶段,也会有情感。”

    新松的由来

      2018年9月,上海,在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曲道奎带着他的新松机器人团队,以及一个会打乒乓球的机器人集体亮相,并备受资本与媒介的追逐,不知道那一刻,他是否还曾想起多年前求学时候而孜孜追求的理想。

      曲道奎是山东青州人,出生在1961年9月。他的成长与求学时期,正赶上“文化大革命”,但是时代变迁并没有影响曲道奎求学的信心。当国家在文革结束后恢复高考的时候,18岁的曲道奎在1979年考上了长春科技大学(今吉林大学)。四年之后,曲道奎考上研究生,进入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所,成为中国第一代机器人学研究生。在这里,曲道奎碰到了影响自己一生的恩师——“中国机器人之父”蒋新松。

      在开拓我国机器人学研究和产业化建设,对中国自动化技术跻身世界前列方面,蒋新松都做出了重大成就和杰出贡献,而曲道奎在中科院沈阳自动所求学期间,正好受到其的栽培。正是蒋新松的那本《日本机器人与人工智能考察报告》让曲道奎找到了出路,打开了曲道奎机器人世界的大门,也打开了中国机器人产业的大门。

      1986年研究生毕业之后,曲道奎在中科院从事机器人研究工作,一直工作到1992年6月。此后,曲道奎去了德国留学。德国工业的先进制造业让曲道奎叹为观止,也让曲道奎深刻认识到机器人可以创造的价值,加深了他在机器人领域深耕钻研的信念。

      1994年1月学成回国之后,曲道奎继续追随恩施蒋新松在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工作,任机器人研究开发部部长, 机器人国家工程中心副主任,从事机器人研究开发及产业化工作。

      令其没有想到的是,蒋新松因突发心脏病于1997年3月在沈阳去世。因蒋新松生前一直在为创办工业机器人产业化公司而奔忙,为了完成恩师遗愿,曲道奎决定在2000年进行创业,并将公司命名为“新松”,以此纪念恩师。   

     机器人的未来

      公司成立的时候,曲道奎感受到了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的落后,初期开拓市场时经常遭遇各种质疑嘲讽。但曲道奎还是顶住了压力,并在2009年带领新松机器人完成IPO,登陆深交所。

      今年2月25日,韩国平昌冬奥会闭幕式上,“北京八分钟”的表演由24台智能移动机器人与24名舞蹈演员共同配合完成。新松机器人团队向世界展现了人、科技与艺术融合的画面。曲道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是机器人在艺术领域和文化领域的新的拓展,“真正完成一个人与科技与智能的这样一个完美融合”。

      十八年风雨兼程,曲道奎带领的团队现已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机器人公司——新松机器人,让中国机器人从无到有走上世界舞台,赢得了宝马、通用、福特等跨国巨头的信任。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候,曲道奎表示,现在机器人的一个广泛使用,特别是随着机器人功能性能智能的不断提高,“它的应用领域肯定会越来越广泛,在我们人类社会的渗透率会越来越高。那么,未来在我们消费领域,服务领域,包括银行、医院,现代的一些学校等,像服务性的工作,辅助性的工作程序化,或者规范性比较强的工作,或者是依赖于我们知识积累的工作,将来可能机器人都会有更大的优势。”

      实际上,从2013年开始中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连续五年复合增速超过了30%,2017年的增速更是接近70%,市场占到全球总量的三分之一,这一高速发展趋势为中国整个机器人产业的发展又提供了非常好的加速机遇,但也有人担心越来越多的机器人会让更多的人失业。

      曲道奎并不担心“机器人会让更多的人失业”的说法,他坦言,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劳动替代,对人类而言,是劳动的一种重新分工,“那么同时,机器人已经是不单单局限于制造业的一个应用和发展。”

      在他看来,服务机器人目前还是要走专业化道路,“扫地机器人就很简单,可能几个动作,但是打乒乓球它要求的是完全不一样,精度、速度、感知系统等。因此,服务机器人至少是十年之内,走的肯定是一个我们叫专业化场景化的道路,就是将来的乒乓球机器人肯定要超越我们人类。”

      至于机器人将来会不会有情感,曲道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未来机器人可能在智能上会不断发展,那么自然而然可能到一定阶段也会有情感。“所以,现在我们也在探讨就是未来机器人对伦理、道德、法律、社会公共法理等一方面会造成一些冲击。所以,我说一方面,大家要研究机器人未来的发展,同时也要研究机器人未来可能对我们人类社会带来的冲击,带来的挑战或者是危险。”

(文/韩迅 实习生周玲 编辑/王英旭)

(编辑:王英旭)

韩迅

资深记者

21世纪经济报道资深记者、21世纪经济报道视频主编。曾撰写过多家上市公司深度调查报道的记者,他坚信短视频将会成为未来信息传播的一个主要形式,并想为之而奋斗终生。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