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车“一带一路” 银行“当红娘”助力小微企业出海

21世纪经济报道 叶麦穗 广州报道
2018-10-12 07:00

“现在银行更像是一个服务机构,我们把需求告诉银行,银行就会利用自己在海外的分支机构帮我们找适合的合作伙伴,这样可以节约不少企业的销售成本,能够点对点捕捉机会。”一位主营净水器的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以前我们基本上都是做内销,在国内水产市场做得规模也较大。一直有走出去的想法,但是苦于没有渠道,所以迟迟未能成行。不过从去年年底开始,情况出现了变化,随着国家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布局,我们企业也跟着一起出海。目前已经接到了罗马尼亚客户的订单,虽然首笔不算太大,不到100万,但是总算是迈出了第一步。”何氏水产的董事副总裁王丁望10月10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王丁望还表示,2018年切实感受到了金融机构对于小微企业的帮扶,不但给企业在资金上以支持,还成为企业在海外“相亲” 的“红娘”,相比此前的传统角色,现在有了很大的变化。

银行搭台企业唱戏

王丁望告诉记者,从去年开始,但凡是银行组织的贸易撮合会,他都会参加。“像我们这样的中小型企业是非常喜欢参与这种撮合会的,相比其他一些扶持的政策和措施,这类全球撮合可以实实在在地帮助企业扩大销售渠道。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参加了4次类似这样的撮合会。全部都是银行组织的,跟着去了中东欧,如奥地利、匈牙利、捷克,也到过东南亚,如泰国、菲律宾,还去过阿联酋等地,目前已生成一起订单,意向订单则更多。”

王丁望表示,银行搭台的好处在于,不但提供撮合渠道,而且可以根据撮合的情况申请贷款。王丁望表示,何氏水产目前的贷款额在2000万左右,但是公司的抵押物其实并不多,只有几百万。

类似王丁望这样情况的企业不少,广东中山宝莱特净水器公司的黄先生也表示,通过银行的撮合平台,自己希望在东南亚地区能够打开净水市场,目前已经找到一家有合作意向的企业。“今年国内制造业的情况较为严峻,保持内销,走出国门,成为不少制造企业的不二选择。现在银行更像是一个服务机构,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金融机构。比如我们是做净水的企业,有做外销的需求,我们就会把需求告诉银行,银行就会利用自己在海外的分支机构帮我们找适合的合作伙伴,这样可以节约不少企业的销售成本,能够点对点捕捉机会。”黄先生告诉记者。

中行广东分行中小企业部的高级经理李柳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搭建信息库、客户配对、网上相亲、对接面谈、现场考察、金融服务于一体的“六步走”流程,银行为企业提供全生命周期的金融服务。“我们已经在全球举办了48场中小企业跨境撮合服务活动,吸引了来自五大洲80个国家和地区的2万余家中外企业参加。帮助多家中小企业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合作伙伴,取得了良好效果”。

银行“降费”成为主流

除了帮企业“找关系”之外,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今年也确实出现了变化。如广发银行近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为了专项扶持小微企业。今年专门单列小微信贷投放专项额度110亿元,优先保障小微贷款投放;在2018年的“小微企业信贷政策”中明确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定位、小微企业授信业务支持的模式、单散开发小微企业客户政策等内容,从政策上对小微信贷业务的拓展方向给予清晰的指引;提高小微企业不良的容忍度。明确2018年该行全口径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控制在不高于3.5%或不超过该行各项贷款不良率2个百分点的目标值水平等措施。截至2018年上半年,广发行新发放贷款4288亿元,其中54.7%的贷款投向了民营和中小微企业,从余额来看,民营和中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占全行各项对公贷款的比例超过57% 。

建行今年在扶持小微企业上也加足了马力。“今年我们行对于小微企业的扶持力度确实大了不少,贷款额度相比去年上升了20%左右,特别是利率出现明显的下降,其中一款产品从年初的7.4%已经降至目前的5.2%,降幅达到30% ”建行广东分行的有关负责人表示。

从半年报数据来看,不论是国有大行还是股份制银行,对于小微企业的贷款力度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强。如工商银行中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该行在银保监会普惠口径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长16.8%;建设银行截至今年6月末普惠金融贷款余额4912.89亿元,比上年末新增727.87亿元,同比增速44.33%,普惠金融贷款客户数86.85万户,同比新增38.34万户;招商银行今年前6个月,小微贷款余额3328.57亿元,较上年末增长7.04%;民生银行2018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该行小微贷款余额4066.04亿元,比上年末增加333.42亿元,增幅8.93%。

两大不确定性因素

虽然有了银行的“鹊桥”,不过企业出海仍有二个盲点。汇率波动成为目前困扰企业出海的一个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近10家企业中,几乎没有企业采取汇率套保,“裸奔”已成常态。“汇率波动对我们企业来说确实有很大的影响,我们净水行业的不少零配件需要从国外进口,目前多数客户仍选择用美元结算,如果美元升值幅度较大,对于我们来说生产成本自然会升高,从而影响竞争力。”上述宝莱特净水器公司的负责人黄先生表示。

东莞一家家具出口企业的负责人林建则表示,由于家具制造的利润较薄,汇率波动1%,对整个订单都会产生较大的影响。虽然他们也想采取一些手段来避免汇率波动对于公司业绩的影响,但是由于订单量有限,且银行这类套保产品的手续费不菲,所以公司至今对汇率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除了汇率之外,海外政策风险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痛点。由于语言、风俗、法律各国之间都大相径庭,出海企业亏损的案例比比皆是。国内一家险企东莞办事处的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仅去年一年,经过他手理赔的案例就超过百万美元。某玻璃制品的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年初自己有一批产品寄到国外后,由于采购商破产,自己的货物至今压在港口没人提货。“也不可能运回来,运回来的路费,再加上仓库保管费,比货物本身还值钱。这一笔我差不多损失20万美金,幸亏保险公司给我赔偿了15万美金,否则厂子有可能关门。”(编辑:曾芳,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zengfang@21jingji.com)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