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9日 古巴第19天:美国制裁影响古巴医药研发“害人害己”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赵忆宁 古巴报道
2018-10-31 15:08

今天采访古巴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生物技术与遗传工程中心副总裁马尔塔·阿雅拉·阿维拉(Marta Ayala Avila)。

        

按照约定,下午1:00到生物技术与遗传工程中心(CIGB)采访。该中心坐落于哈瓦那西部科学园中,这里除了生物技术与遗传工程中心,还有著名的芬利研究所、古巴分子免疫学中心、热带研究中心与国家技术研究中心等。

        

不巧的是,采访时间与巴拿马总统访问该中心的时间冲突。一小时之后,马尔塔急匆匆赶来,并说她提前离开了接待巴拿马总统的访问行程(会谈之后的参观)。

        

马尔塔是一位生物医学科学家,1986年毕业于哈瓦那大学生物化学专业,1997年获得生物科学博士学位,致力于单克隆抗体与癌症疫苗的研究。与此同时,她还是生物技术与遗传工程中心的党组织书记,并于2017年古共七大时进入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并担任政治局委员(五年一届)。

        

话题就从一位科学家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开始。她说:“我不认为这是个人的荣誉,因为古巴生物医学与制药是国家战略支柱产业,我代表的是生物医学‘产、学、研’一体化的群体。”

        

古巴生物技术与遗传工程中心建于1986年,那时刚毕业的马尔塔参加了该中心的奠基仪式。她说,该中心是在卡斯特罗的倡议与规划下创建的,意在推动古巴生物医学技术的发展。

        

马尔塔说,卡斯特罗是一名真正的战略科学家。生物医学尚处于发展初始阶段时,他就召集这一领域的世界顶尖科学家,与他们交流。1980年11月,卡斯特罗与美国医生交流后, 了解到干扰素及其在癌症治疗中的可能用途;1981年他一手开创了古巴生物医学研究项目,初始条件很简陋,六名科学家在一间小屋子向世界最前沿的生物医学——干扰素研究领域发起进攻。而后他又向科学家们提出,是否可以把阿尔法干扰素与伽马干扰素进行重组,研制治疗癌症的新药。马尔塔回忆说,就在2015年卡斯特罗90岁生日时,科学家向他汇报并拿出了重组干扰素——治疗皮肤癌的新药Heberferon。

 上为治疗皮肤癌的新药Heberferon,下为治疗糖足的药品herberprot-P。

马尔塔是一位科学家,又是生物技术与遗传工程中心的二把手,但她始终坚守科研一线。她介绍了自己2012年领导研发治疗癌症新药的过程。她说,靶向性地减少对癌细胞的血液供应是杀死癌细胞的新思路,他们正在研发一款新药,目前已经临床应用于存活6个月的晚期癌症病人。10个病人的临床试验结果都很好,目前他们都继续存活下来。该药已经进入二期临床试验阶段,完成后即可注册。

古巴生物医药界还成功研制了目前世界唯一可以治疗糖足的药品herberprot-P,目前该药品已在26个国家获得注册,在中国正进入临床测试阶段。治疗糖足的药品使糖尿病综合并发症病人免去截肢的痛苦,是古巴生物医药界对世界医疗的巨大贡献。

        

谈到半个世纪以来美国对古巴的封锁与制裁,马尔塔说,封锁与制裁对古巴医药领域的研发具有破坏性影响,“封锁加大了我们研发与制药的成本,很多特效药也难以向第一世界国家销售,甚至还限制了同行间的交流。”她举例说,美国有10万糖尿病患者因糖足而截肢,一般来讲,一条腿截肢后,第二年要截肢另外一条腿,5年之后病人去世。正是美国的封锁导致美国患者无法购买治疗糖足溃疡的新药herberprot-P,这真是害人害已。

 

    

最后马尔塔说,古巴历来将人民作为社会的主体,建立古巴独特的医疗体制,把人的健康放在首位。在国家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政府采取举国体制,集中力量办大事,目标就是保障人民的健康。“作为古巴的科学家,我们始终关注的是国家、集体与人民的需求,始终把国家的目标与集体的荣誉放在个人名誉之上。”

(编辑:董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