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3日 巴西第26天:巴西制造业,我为你哭泣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赵忆宁 巴西报道
2019-04-08 08:16

在自贸区的Holiday Inn,无论是在电梯、大堂或者餐厅,随处可以听见中文聊天。这里不是只有格力与美的吗?其实不然。

巴西之行工业制造是调研重点。2011年我曾在《21世纪经济报道》发表《倾听巴西》专题,其中一文题目是“中国制造摧毁巴西工业制造?”时任巴西驻中国大使胡格内曾对我说:“罗塞夫总统两天前(2011年8月2日)针对工业领域存在的问题启动了《大巴西计划》,希望以此推动巴西工业部门的发展。”该计划核心内容是:未来两年里,巴西企业将获得减免税赋160亿美元。通过出口退税等补贴手段,保护巴西民族工业,进而促进工业产品出口,并应对进口产品的竞争。

 

八年来我一直期待有机会重返巴西,胡格内大使的话像石头一样压在心头:“如果巴西只是一个向中国出口铁矿石和大豆的国家,巴西将不再有国际竞争力。”在行走拉美十国出发前的2018年5月14日,我专程去青岛,登上中海油工程正在为巴西国家石油建造的两艘大型“石油工厂”(FPSO)P-75和P-67 FPSO。令人震惊的是,这两艘“海上钢铁巨兽”所有模块之前均由巴西制造,但由于2014年巴西国家石油爆发腐败丑闻,压力之下宣布暂停与涉腐案相关23家承包公司的合作项目,P70也被迫停工,成为“烂尾”工程。

 

巴西腐败丑闻给巴西带来巨大的负面冲击:不仅是巴西的制造业,包括建筑业,凡是进入腐败案黑名单的嫌疑企业,旗下所有项目至少暂停一年以上。在拉美十国一路走来,我看到很多国家都有巴西建筑公司留下的未完工程。在经济下滑与腐败案双重打击下,无论是巴西私人公司还是政府,都开始大量出售资产,直到现在也没有停止。

 

这次要感谢格力电器巴西公司给我机会,可以访问马瑙斯自贸区与格力工厂,我很想看看巴西制造业的变化。马瑙斯自贸区建立于1957年,紧随1923年世界上第一个境内关外型自贸区FTZ(FreeTradeZone)——乌拉圭自贸区之后成立,目前已经有62年历史,被誉为“美洲最佳自由贸易区”。在马瑙斯自由贸易区监管局(SUFRAMA),经理助理LUIZ先是介绍了自贸区成立以来的五个发展阶段,随后表示:“自贸区的制造业共有22大类企业,包括空调、摩托车、电子产品等,其中空调占自贸区产值的74%,包括中国的格力电器。2018年根据对自贸区最大450家企业的统计,共完成工业总产值250亿美元”。与成立只有6年的上海自贸试验区2018年的738亿美元产值相比,这个显得有些羸弱。尽管如此,我还是为该自贸区高兴:这里有上万家制造企业呀!在工业区随处可见LG、三星、本田、松下等知名企业。

 在马瑙斯自由贸易区监管局(SUFRAMA),经理助理LUIZ介绍了自贸区发展情况。

格力电器马瑙斯工厂2001年就已投入运营,至今已有18年历史。期间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他们都没有离开,由此也成为中国在巴西投资建厂最早、坚持时间最长的企业。在格力电器巴西工厂,副总经理张海阔带我参观了空调生产组装线。他说:“工厂共有400多名工人,去年销售空调近40万套,目前占巴西空调市场近20%的份额。”他还介绍说,里约奥运会期间格力成为奥运官方供应商,强化了消费者对该品牌的认知。

在格力电器巴西工厂,副总经理张海阔带我参观了空调生产组装线。

在进入巴西市场方面,美的与格力不同。2007年它以合资形式进入巴西市场,2011年收购了开利(Carrier)拉美空调业务公司51%股权,目前开利空调巴西市场占有率25%,排名第一。合资企业用的是开利品牌Springer与联合品牌Springer Midea。张海阔介绍说:“这里的企业绝大部分都是组装企业。马瑙斯自贸区的法律规定,产品要有30%左右来自本地企业生产。我们在本地购买配套产品,性价比较低。”但在我看来,这是条正路,总要有个“引进、消化、吸收、创新”的过程。

 

但在酒店的遭遇却让我感慨万千。自贸区的Holiday Inn,无论是在电梯、大堂或者餐厅,随处可以听见中文聊天。这里不是只有格力与美的吗?其实不然。我遇到几家中国企业,虽然没有在这里投资建厂,但都是本地企业的供货商。据估算,马瑙斯所有企业的零配件,有70%-80%是来自中国。几十年来,马瑙斯自贸区是巴西工业化、进口替代、去工业化与再工业化的见证者。所见所闻让我产生疑问:巴西制造业怎么了? 

就此我采访了巴西国家工业学习服务署(SENAI)在马瑙斯的培训机构,这是一家拥有9000名学生的技术学校。Regional校长说:“50年代巴西有自己的空调品牌,但是这些品牌都被收购了,现在市场上的空调都是外国品牌。”现在他们的任务是为巴西28个工业区培养技术人才,在马瑙斯的机构则为这里的大企业培养技术工人。

经理Jose带我参观了由格力赞助的空调实验室,很多学员正在学习空调的原理、检修、安装等技能。“是什么让巴西失去工业制造的竞争力?”Jose说:“主要是巴西生产成本高,政府对工业制造没有连贯性的发展战略,缺乏创新是最大的短板。”

Regional校长(左)与经理Jose(右)。

格力赞助的空调实验室。

格力工厂墙上有张董明珠的照片,我在那里驻足良久。墙上写着“掌握核心技术,引领中国创造”,感谢中国企业家对制造业的坚守!

(编辑:董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