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森自控电池业务独立后:柯锐世何处寻找新增量?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彭苏平 上海报道
2019-05-14 18:02

相比于电气化的变革,柯锐世的挑战更多来自于汽车宏观市场的调整。

今年5月初,原江森自控能源动力业务从母公司剥离,正式以独立公司Clarios运营。独立后,公司继续聚焦于储能解决方案,并新取中文名称“柯锐世”。 

江森自控去年11月宣布,作价132亿美元将能源动力业务出售给加拿大风投机构博枫商业合伙公司。交易完成后,江森自控成为又一家退出汽车零部件行业的大型科技企业,而其能源动力业务也将独立于江森自控的体系继续发展。

作为一家专门制造车用电池的公司,柯锐世的产品以铅酸蓄电池为主,也包含部分低压锂离子电池,其去年全年的电池销量达到1.54亿只,在全球范围内的市场占有率高达1/3。

柯锐世总裁韦力奇(Joe Walicki)

不过,柯锐世目前并没有开发高压锂电池的计划。在汽车行业电动化的趋势下,这家传统的“电池巨头”显得相对保守。根据柯锐世的预计,到2030年全球汽车保有量大约为20亿辆,相比于现在增长6-7亿辆,增量中,纯电动汽车占比仅仅约10%。

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尤其是纯电动汽车的发展,柯锐世在电气化领域似乎并无特别的布局。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柯锐世的产品并非动力电池,而是主要应用于启停的蓄电池,无论是燃油车还是电动车,都需要搭载这种电池。从这个角度而言,其产品受到电动化的冲击并不大。

而为了满足日益严格的排放要求,柯锐世也开发了更多电池产品组合、升级启停装置,以满足传统内燃机汽车以及混合动力汽车的节能需求。

事实上,相比于电气化的变革,柯锐世的挑战更多来自于汽车宏观市场的调整。现在,全球汽车行业进入低速增长甚至是负增长的区间,尤其是中国市场,去年结束了连续近三十年的高速增长,首次下滑。

增量来自哪里?如何把握未来?这又是一个来自传统汽车供应商的典型焦虑,而独立之后的柯锐世面临着更为严峻的挑战。 

参照在其他市场的发展经验,基于新车销量下滑及汽车保有量提升,柯锐世将业务重心逐渐从整车配套向汽车售后倾斜,同时结合中国市场的特点,在中国开展新模式、新业务,例如基于O2O理念的电池配送服务。

柯锐世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杨时丰

近期,柯锐世总裁韦力奇(Joe Walicki)、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杨时丰(Kenneth Yeng)共同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他们详尽阐述了柯锐世当前在中国市场的业务布局及背后逻辑,这对汽车行业进入拐点后零部件供应商的转型发展或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21世纪经济报道》(下称《21世纪》):柯锐世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占比多少?今后有哪些布局与目标?

韦力奇:中国是柯锐世收入和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目前还比不上一些其他的成熟市场。

但中国是我们极为重要的市场,过去十年,我们累计在中国投入近10亿美元,浙江长兴工厂也是我们全球最大的工厂之一,产量达到1000万只。

而从业务结构的角度,汽车后市场会比整车配套规模更大。全球汽车保有量大约有14亿辆,中国大约是2.4亿辆,这对蓄电池更换上提出了更大需求。

《21世纪》:柯锐世认为汽车后市场的市场空间有多大?

杨时丰:过去十几年是主机厂蓬勃发展的黄金时段。去年7月,主机厂业务开始出现二十几年来第一次下滑,汽车制造也会下滑,而我们对主机厂的供应也会调整。

但一般情况下,汽车的寿命会更久,因为新车更替更慢。所以,汽车售后市场反过来会增加,这在过去历史中也发生过。

未来十年,中国售后市场会蓬勃发展,不只是电池,整个汽配售后市场都会竞争激烈,包括其他大型外资企业、中国内资企业都在争取售后市场。

韦力奇:从全球看,成熟市场的原厂业务和售后市场业务基本是三七开。但中国市场新车增长迅速,所以目前中国原厂业务和售后市场比例差不多五五开。

我们认为,今后三年、五年或者七年之内,中国市场可能会接近于欧美市场,达到三七的比例。

刚才我也讲到,中国汽车保有量到2020年大概会达到2.4亿,而到2020-2030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蓄电池市场,目前仍旧是美国第一。

《21世纪》:针对售后市场,柯锐世在中国会有哪些布局?

韦力奇:柯锐世的优势在于历史悠久。在德国,瓦尔塔这个品牌在1880年就开始生产铅酸蓄电池,技术上已经积累了130年的经验,期间有很多技术革新。

在业务发展过程中,我们认识到中国市场的特殊之处,例如,中国更流行使用智能手机,这也决定了,我们在中国的模式要围绕消费者使用习惯来设计。

杨时丰:在过去两三年内,我们已经积极部署了售后市场,在中国市场相继推出了力道和力道达。

力道是电池连锁店,我们计划三年内开1200家力道门店(目前大概有500家),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力道是零售网点,它们将给周边7公里内的汽修店供货。

力道达则源于O2O概念,我们在线上已经推出数字化业务,与京东、天猫、途虎等大型网上平台都有合作,在将来可能也会推出自己的网上销售渠道。

这些设计包括B端和C端。

作为一个用户,你可以在天猫、京东、途虎买电池,我们承诺,上海地区28分钟内送达汽车的维修点,在中国其他城市,我们承诺两个小时送达。

柯锐世是业内第一个推出此项服务的,这是为C端提供的O2O服务,因为力道店在全国范围的覆盖,才能做到。

在B端,中国出现很多汽修、汽配连锁联盟,总公司会与B端客户的总公司进行整套电脑系统的联网,如此实现无缝连接,这样B端总部接收的订单,会立刻同步到柯锐世总部,实现快速派单、送货。

《21世纪》:目前中国汽车后市场虽然发展速度很快,但还不够成熟、相对分散,柯锐世如何在这样的后市场进行业务开展?

韦力奇:全球各地有一个趋势是:我们发现各大市场的市场整合非常之快,比如从分销角度来说,每个市场洗牌之后最后定型的是五到六个大型分销商,这也是我们必须考虑的现实。

必须在团队建设方面要有一个强大的本地团队,包括一些外籍管理者与本地专家相结合,使得我们可以围绕全球趋势和本地实际情况来推出一个适合中国市场的方法。

杨时丰:传统汽车售后市场非常零散,但自从O2O、大型平台出现,情况便有所不同,他们有大量采购的能力和强大的比价能力。

不管是汽修还是汽配,将来会有更多联盟出现。现在独立的店,不一定要变成合资的,但它可能朝向合作或连锁的模式发展,目前趋势是如此。

另外,汽车越来越电子化,当汽车要修理的时候,一个传统技工没办法简单维修,这需要很多投资,包括软件方面的投资会越来越多。所以,如果不是集团或者联盟,将来汽修店可能很难生存。

目前汽修店、汽配店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窄,我们估计未来这个领域的整合会增加,这也是我们与更多汽配、汽修连锁进行合作的原因。

 

 

 

 

 

 

 

 

 

 

 

 

(编辑:周开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