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经济运行处合理区间 宏观政策操作空间较大

21世纪经济报道 周潇枭 北京报道
2019-05-16 07:00

国家统计局指出,下阶段,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继续打好三大攻坚战,适时适度实施逆周期调节,不断加大“六稳”政策落实力度,促进经济持续稳定健康发展。

编者按

5月15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我国4月份的多项经济数据。相比上月,4月份规模以上工业生产、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固定资产投资等增速在回落,房地产投资增速小幅走高。4月的经济数据仍有亮点可寻,例如高技术制造业及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速快。总体来看,我国经济运行延续稳中有进的态势。

3月经济数据回升后,4月出现回调。

5月15日,国家统计局公布4月经济数据。相较3月份,4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固定资产投资等增速均在回落,仅房地产投资增速小幅走高。

虽然4月生产、需求数据走弱,但就业形势稳中向好,4月调查失业率比3月份有所下降。

4月数据无疑让市场预期发生剧烈摆动。一季度我国经济增长6.4%,当时不少声音认为经济已经基本企稳,但走低的4月数据,意味着经济可能仍在下探过程中。

3、4月份数据剧烈波动,原因是什么呢?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刘爱华在国新办发布会上指出,判断经济形势不仅要看相邻两个月之间波动的情况,更重要的是要判断趋势。若从累计增速来看,1-4月份工业生产增速,比上年四季度还有所加快。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几位分析人士同样指出,4月单月数据不具可比性,实体经济表现还要观察,宏观政策不用急于调整。当前中美贸易谈判仍具不确定性,若出现负面外部冲击,逆周期调节因素可能会适当加大力度。

“因为增值税减税政策,企业提前加大生产,3月份数据有‘水分’,所以一季度经济增速才会到6.4%,6.2%才是比较正常的。4月数据也不合理,减得有点快,二季度经济增速可能也是6.2%”,一位不愿具名的经济学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4月数据出现回调

4月数据回调最明显的是工业生产。

4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5.4%,比3月份回落3.1个百分点。5.4%的增速与年初相当,但要低于去年四季度。

若刨除春节因素对3月份数据的拉高,市场也没有预料到4月工业生产增速会降到5.4%。不过,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提醒,要将前4个月累计来看。因为3月份数据“畸高”,累计1-4月份来看,今年前4个月工业增速相较去年四季度还加快了0.5个百分点。

市场显然有不同的理解。“4月单月数据确实有点弱。可能一季度之后,宏观政策进入观察期,市场预期货币政策宽松力度可能有所收敛,对工业生产等造成一定影响。”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4月数据显示,工业增速整体是下行的。3月份主要受春节因素扰动,一季度数据不太“真实”,4月份的数据更真实些。

消费数据也在明显回调。4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7.2%,相较3月回落1.5个百分点。

不过,3月份消费数据走高,更多只是价格因素,若刨除价格因素,3月消费实际增速仍在走低,4月份则延续了下行的趋势。

李迅雷表示,受居民收入影响,消费增速也会跟着下行。去年中等收入群体收入增速明显下降,这会对今年消费造成影响。

4月投资数据的走弱,则显示出房地产、基建拉动作用,不及民间投资、制造业投资增速的回落。1-4月投资增长6.1%,增速较前3个月回落0.2个百分点。其中,民间投资增速回落了0.9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回落2.1个百分点。

邵宇表示,我国工业产品总体产能过剩,需求也没有明显拉动起来,投资自然也不会走强。增值税减税对带动民间投资、制造业投资有正面作用,但减税政策的传导有个过程。房地产投资增速仍然较高,因为这块投资具有惯性。此外,部分新兴领域的投资仍然是亮点。

政策效应有待释放

形势变化太快!前期积极政策、“六稳”政策刚作用于3月份,3月经济数据整体回升、明显好于预期,4月数据就明显回调。

背后原因是什么呢?刘爱华表示,增值税下调发生在4月1日,很多企业积极调整生产节奏,组织生产备货,这样会对月度之间的生产任务的分配造成一定的影响。为了充分享受增值税下调的优惠,在3月份有提前备货、加快生产的行为,所以4月份的数据看起来会有一些回落。

4月1日,今年减税的重头戏——增值税减税落地,制造业等税率从16%降至13%,交通运输业等税率从10%降至9%。

因为税率下调,意味着下游企业可抵扣的增值税减少,部分企业更希望获得较高税率的抵扣发票,存在提前开票的行为。财政部数据显示,这种提前开票的行为,去年降税率时就发生过,今年仍在继续。

上述不愿具名的经济学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季度的数据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好,去年经济逐季下行,要恢复并没有那么快。3月份增值税减税,造成企业突击性采购、生产,拉高了3月工业生产数据。一季度经济增长6.4%的背后,得益于净出口转正(出口走弱,但进口更弱),内需仍在走弱,像3月消费实际增速还在下行。

“去年7月31日以来的‘六稳’政策等,对市场信心提振作用明显,企业增加雇人了,但还不至于增加投资。今年一季度货币政策比较宽松,财政支出力度也很大,这些政策都有时滞,会慢慢发挥效应。我们认为二季度政策会起作用,预期会缓慢上行”,该经济学家表示。

李迅雷指出,二季度经济增速可能要低于一季度。但单月数据说不清楚,有些是季节性因素,也有统计因素。4月的数据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经济抗风险能力在增强

“从工业生产、服务业、投资、消费、进出口等方面来看,总体上延续去年四季度以来的发展态势。整体经济可以说是平稳、稳中有进,个别指标甚至是略有加快,总体经济运行处于合理区间。”刘爱华指出。

但随着4月数据的回落,市场上不少分析认为二季度经济增速会走弱。宏观政策是否要调整呢?

国家统计局指出,下阶段,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继续打好三大攻坚战,适时适度实施逆周期调节,不断加大“六稳”政策落实力度,促进经济持续稳定健康发展。

邵宇表示,二季度经济增速可能会下行,但并不会明显下行,因为政策还有空间,财政、货币政策可能都会有些动作,比如降准、增加基建力度、增加对消费的支持等。但政策调整力度不会太大,因为全年经济增速目标是6%-6.5%,一季度的6.4%已经处于较高区间。若外部因素对经济造成影响,可能要出台政策加以对冲。

李迅雷指出,4月数据说明不了问题,政策需要观察下。如果二季度经济走弱,可能会出台一定政策,包括加大基建投资、促消费等。当前中美贸易谈判能否达成协议,还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5月份中美互相加征关税,给两国经济、世界经济前景蒙上阴影。5月初央行降准,市场普遍认为就是对外部冲击的对冲。

刘爱华表示,在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去年中国经济增长6.6%,在世界上主要经济体中这个增速位居前列。经济增长较快的同时实现了充分就业,物价处在温和上涨区间,人均可支配收入与经济增长保持同步,中国经济抗风险的能力在不断增强。

此外,中国较完备的产业体系和基础设施、丰富的人才储备、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简政减税等政策效应的释放,中国经济呈现出韧性好、潜力足、活力强的特点。

“我们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优势,就是宏观政策空间仍然是比较大的。目前通胀水平比较低,财政赤字率也比较低,外汇储备比较充足,宏观政策操作的空间还比较大,这为未来推进中国经济平稳健康发展提供了重要保障”,刘爱华指出。

(编辑:张星)

周潇枭

资深记者

21世纪经济报道政经版块资深记者。白日行走财政界同百儒品言论道,深夜俯身电脑旁虑社稷乾坤方圆。犀利笔锋之间不失感怀温润,特立独行之余破解财税棋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