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光:中国消费增长的隐忧与转机

沈建光博士宏观研究 沈建光
2019-06-19 11:45

6月的网上消费狂欢节618又是非常火爆,很多高端商品,包括汽车,都供不应求。但另一方面,自去年4季度以来,中国社会零售总额的增速出现明显的下行。虽然5月社零数据相比4月有所回暖,消费者信心指数仍整体呈现上扬态势,但消费意愿分项却在2月之后出现了显著下行。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消费企稳无疑是未来中国经济稳增长的重要保证。那么中国消费增长面临哪些束缚?而中国作为14亿人口的全球最大市场,消费增长潜力仍然十分巨大,消费前景广阔,如何破除束缚释放消费潜力?

县域消费潜力仍存,消费升级趋势不改

包括农村在内的县域消费增长潜力巨大。数据表明,近年来自县城居民的网购消费增长迅速,活跃度已超过一二线城市。而农村居民的消费潜力则更加巨大,尽管多年来城乡消费始终存在巨大差距,但农村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常年快于城镇居民,收入差距缩小必然引致农村的消费需求增加,此外,由于诸多“三农”优惠政策以及外出打工收入增速下滑,越来越多的农民选择返乡或就近打工,近年来农民工选择就近打工的占比逐渐提升,2018年全国范围内选择省内打工的农民工占比达到56%,农村消费的人口条件也较为有利。

消费升级带来的增长空间不容忽视,表现为品质化、高端化消费增长迅速。例如,根据要客研究院的统计,2018年中国全球奢侈品消费额同比增长7%至1457亿美元,占全球奢侈品市场的42%;过去5年农村居民的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医疗保健等支出分项占比也有所提升,人均旅游支出花费的增速持续高于城镇居民。

提振消费重在结构性改革

短期来看,消费的提振仍然相对依赖政策,如落实好减税降费、就业优先以及对于耐用品更新消费的直接刺激政策等,而年初至今官方出台的各类消费刺激政策力度弱于以往、减税降费的效果一定程度上也被海外严峻局势所对冲,后续可能需要中央和地方出台更大力度的逆周期调控政策。然而,短期的需求管理手段可解一时之渴,却并非长久之计;在笔者看来,中国消费增长的长期转机,仍然在于结构性改革:

一是在居民端,加大收入分配力度,提升居民长期可支配收入水平。当前个人所得税改革相关措施已经落地,但个人所得税在中国缴纳人群基数较低,提升起征点等措施能够惠及的人数有限,大多数居民并未享受到减税福利。考虑到降低养老金费率有一定空间,应尽快推动社保费率降低的相关措施落地,以扩大减税降费的惠及范围,提升居民中长期可支配收入水平。

二是在企业端,加大企业减负的政策力度,稳定就业预期。从历史情况来看,就业水平具有明显的顺周期性,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就业水平同步走低,我们预期2019年劳动力市场可能承压;而对未来就业状态和收入水平的不确定性上升,将显著影响消费者信心。具体措施上,关键在于为企业减负,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

三是加快推进农村土地改革,充分激发县域消费潜力。例如,积极加快产业升级、减少限制和垄断,提供可以满足消费升级需要的高品质服务供给;在收入层面除落实好减税降费以外,加速推进农村“三块地”改革,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藏富于民,以增收促进消费;同时加快推进县、镇、乡、村各级消费基础设施如电商物流网络的建设、扫清县域居民消费的物理障碍等措施均至关重要。

文 | 沈建光

原文首发于FT中文网《沈时度势》专栏,原文有编辑,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

免责声明:21财经APP金V头条提供的专栏作者署名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21财经立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相关内容所涉及的投资建议,仅供用户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

(编辑:谢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