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行基层行长眼中的小微盈亏平衡术:如何做到放贷1100亿、覆盖4.3万户

21世纪经济报道 辛继召 深圳报道
2019-06-20 07:00

既有政策大力支持,又有融资需求,基层银行行长是如何具体操作小微贷款的?

在深圳,有一家国有大行的深圳分行,占据四大行在深圳近八成的小微信贷投放份额。

建设银行深圳分行行长王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不仅是降低资金价格,而且要提高小微企业的可贷性,也即小微企业到银行融资是否方便。

6月初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引导金融机构降低小微企业融资实际利率和综合成本,将小微企业不良贷款容忍度从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2个百分点放宽到3个百分点。

“融资贵”的症结在哪里?

如何做小微信贷业务,先解决“融资难”还是“融资贵”,监管近期对此有了明确表态。

5月25日,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清华五道口金融论坛上表示,继续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大力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在解决融资难的基础上,推动降低融资成本。

“为小微企业降成本,不仅是降价格,而且是可贷性,是否方便。”王业指出,银行之前的小微企业贷款,很多是以房产为抵押物,现在建行思路已完全打开,通过APP做到可见即可贷,这背后是税务、用电量等大数据支撑。

截至今年4月末,全国普惠小微企业贷款余额是10万亿元,同比增长20%,增速比上年末高5个百分点,支持小微企业达2300多万户。以建设银行为例,其占四大行在深圳市小微信贷投放近八成的份额。截至2019年4月,建行深圳分行的普惠金融贷款余额1105亿元,客户数从1300户增加到4.3万户,不良率从3%降到0.5%。普惠金融贷款占分行对公贷款的1/3,新增占比近1/2。

王业认为,小微企业融资贵,往往因其难以在银行获得信贷资金,而转向民间借贷。民间借贷的成本在20%、30%以上。这些高成本的社会融资,直接抬高了企业的债务成本,给企业盈利带来了风险和阻力。

随着金融科技的深入应用,银行资金更多的直接触达小微企业,融资成本随之降下来。银行进入后,还会形成溢出效应,原来社会上的民间资金就被调节去覆盖更大的客户群体,变相的解决了一部分融资难题。

提高不良容忍度

自去年以来,在监管指导下,国有大行的小微信贷利率不断下降。王业认为,融资成本是一个比较成本的概念。深圳建行入场小微融资,贷款利率从2015年的8.8%,降到7.55%,再到6.66%,当前是5.77%。“但如果给万科贷款是5个点,小微企业也是5个点,那么市场就扭曲了。”

今年4月,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指出,经过测算,如果风险控制得好,不良率控制在3%以下,这个利率盈亏平衡点应在5%-5.7%,这样的贷款才能实现“保本微利”和商业可持续。

王业算了一笔账,小微信贷如何做到盈亏平衡:一是央行对小微定向降准降低部分资金成本;二是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补充占到30%-40%。银行信贷不只看不良,还要看最终损失率,深圳建行10年损失率仅为1‰。

王业表示,希望各方面对普惠金融有一定的容忍度。比如部分小微企业、个人不分家,根据现有技术,银行无法百分之百监控资金去向。此前监管对这块要求很高,对业务发展造成一定压力。

6月5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引导金融机构降低小微企业融资实际利率和综合成本,将小微企业不良贷款容忍度从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2个百分点放宽到3个百分点。

解构小微批量融资术

“此前建行在深圳干了30年,大中型对公信贷客户才一千多户,但从2015年开始做小微,到现在达到4.3万户普惠客户,这在2015年之前是想不到的。”王业说,“关键在于,一定是新技术出现,才能大规模做好,要有场景和技术。”

以往,传统模式主要依靠人工方式核查企业经营数据,小微企业经营不规范,无法通过报表等材料掌握真实经营情况,风险甄别难度很大,而且一户一户来做,业务效率很低。

当前,小微企业经营已从围绕传统核心企业转移至互联网、产业链平台,企业有真实良好经营,平台拥有企业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数据。但这些场景、数据与银行授信之间被“割裂”,平台经营价值无法被挖掘,仍靠抵质押担保的传统方式向银行获取资金。

金融科技进步给业务带来了颠覆性变化,大行小微利率降了那么多,也能做到保本。王业表示:“目前,我们已研究了一百多个场景,这些场景能破解的话,可以服务海量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

一个案例是滴滴营运司机快贷。此前,一个司机要拿到一台车来跑营运,往往要通过民间借贷筹集十几万元资金,借款利率通常18%以上。银行借助司机在滴滴平台订单数据、收入流水和汽车行驶数据,实现对人、车穿透式授信管理,营运司机快贷的司机贷款成本只要5%左右。

另一个案例是围绕比亚迪供应链做的“交易云贷”。以往,比亚迪每年的采购量七百多亿元,供应商收到比亚迪的商票到银行贴现的成本在10%以上。建行依托比亚迪核心企业,搭建交易云贷服务系统,取得业务环节中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信息,把金融服务做到链条里去。比亚迪可在系统平台上开出“迪链”,作为应付账款的凭证给到供应商,“迪链”在系统中可拆分、转让,实现了产业链上的商业信用传递。供应商也可以拿“迪链”来建行贴现。比亚迪在全国有1万多家供应商,融资成本也相应降下来了。

(编辑:马春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