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汇率波动有助于释放预期压力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家俊辉 广州报道
2019-06-22 21:38

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管涛

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剧,就在刚刚过去的几天,就上演了一轮过山车行情。

从6月18日以来,,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最高累计反弹超过1000个基点;在岸市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最高累计上涨超过900个基点。其中,USDCNH(美元兑离岸人民币)报价从6月18日的最高点(6.9391),一度跌至6月21日的最低位6.8381,跌幅达1010个基点。

针对人民币汇率目前走势,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在5月份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就表示,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将进一步加大,货币政策依然要“以我为主”。

6月20日,管涛在2019诺亚财富第二届粤港澳湾区论坛上就汇率问题再表态,当前内外部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依然较多,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难以准确判断;与此同时美联储降息的可能性正提上议事日程,美元走势也具有不确定性。

不要形成单边预期

当前,我国面对的外部压力主要来自于中美贸易摩擦。那么,这种外部压力会对我国外汇管理造成哪些影响?

“中美贸易摩擦具有长期性和复杂性,如果市场认识到摩擦对于外汇市场和资本流动的影响是多方交织、事件驱动的,明白这种境遇可能会时好时坏,不形成单边的预期,那么无论人民币是涨还是跌,外汇自己会平衡,实际上对外汇管理没有压力。”论坛间隙,管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影响实际上取决于贸易摩擦发生以后市场的反应。

他还认为,当前的人民币汇率变化,并没有超过央行的预期。“去年人民币汇率逼近‘7’的时候,央行实际只恢复了宏观审慎的措施,对机构进行外汇金融储备,外管局没有采取新的措施。今年到现在为止,人民币又逼近‘7’之后也没有看到新的政策出台。如果说超出预期的规划,就有可能会出现比较大的资本流出的压力,那时候就会考虑是否加强管制。”

汇率波动释放预期压力

自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发酵以来,人民币汇率已经数次逼近“7”的关口,但始终未有突破。

此前,管涛曾撰文分析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因为本轮CNH借消息面的变化快速下跌,有可能及时释放了贬值压力,避免了贬值预期的积累;二是因为境外做空机构吸取之前人民币空头被强力“拉爆”的教训,不敢轻举妄动,看空不做空,市场买压并非很重。

此次,管涛在受访中进一步分析称,因为去年市场受到的冲击影响较大,今年大家心理承受能力普遍大增,当前市场并没有过度悲观。这是因为尽管人民币汇率5月份波动频繁,但在这个过程中也释放了贬值压力,缓解了预期的压力。“有可能到了关口(某个关键点数),会让市场感觉到焦虑,这反而会造成预期压力的积累,动作快反而会释放这种压力。”

至于哪些因素会影响人民币汇率未来的变化?管涛认为,主要看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走势、中美贸易摩擦谈判进程、央行政策调整等。

    

 

 

 

 

(编辑:李伊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