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驻华大使毕力亚·针蓬:积极对接“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 力促RCEP今年达成

21世纪经济报道 和佳 北京报道
2019-08-03 07:00

“‘一带一路’开辟了一种新的合作模式。”他说,泰国的高铁项目证明“一带一路”不仅是中国的倡议,也是一个给其他国家开放机会的平台。

应泰国外长敦·巴穆威奈邀请,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于7月30日至8月3日出席在曼谷举行的中国-东盟外长会、东盟与中日韩外长会、东亚峰会外长会和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并对泰国进行正式访问。

近年来,中国-东盟经贸合作蓬勃发展。2018年中国-东盟贸易额再创历史新高,达5878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14.1%;今年上半年,东盟超过美国成为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双方贸易额达2918.5亿美元,全年有望达到6000亿美元。

泰国驻华大使毕力亚·针蓬日前接受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作为2019年东盟轮值主席国,泰国将本着东盟合作原则继续推动东盟之间的合作以及东盟以外的合作,推动区域内互联互通及可持续发展。

毕力亚·针蓬。资料图

力促RCEP今年达成

东盟十国是世界第6大市场,涵盖6亿人口,GDP总量约2.8万亿美元。2018年,该区域GDP增速为5.3%,外国投资总额约1000亿美元,进入该地区的游客人数达1.255亿。

针蓬指出,东盟在多方面颇具潜力,若将十个市场连通,就能够形成一个强有力的联盟,为此,东盟提出了互联互通总体规划(MPAC)。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是建立16国统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由东盟十国发起,邀请中国、印度、韩国、新西兰、日本和澳大利亚6个国家共同加入。

“作为2019年东盟轮值主席国,泰国将本着东盟合作原则继续推动东盟之间的合作以及东盟以外部的合作,推动区域内互联互通及可持续发展。”他说。

针蓬介绍称,RCEP协议共20章,其中7章已经完成谈判,这意味着几乎一半已完成。虽然距离达成最后的共识还需要一定时间,但剩下的13章也已经开始磋商。RCEP谈判极有可能在今年完成。

每个国家都想要一个非常有效、几乎完美的RCEP,但是谈判仍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他表示各方对于今年达成共识都很乐观。

泰国曼谷。-视觉中国-

在他看来,当前全球GDP增长缓慢,需要新的刺激和动力,RCEP有望成为一剂药方。RCEP将涵盖40%的全球贸易,它的未来是全球贸易的出路。

他指出,在推进东盟的规划上,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MPAC)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可与“一带一路”倡议相结合,在三个层次发展:第一层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创造良好的体制和规则,进行自由贸易;第二层是基础设施,需在区域之间建立完善的基础设施;第三层是数字化,需弥合区域间的数字鸿沟,鼓励东盟内部的创新,特别是建设数字化东盟。

针蓬强调,除“一带一路”之外,还需将粤港澳大湾区和次区域的连通、东盟的连通等所有层级的连通相结合,不仅要通过高速列车连接昆明、老挝和泰国,还要连接周边的地区,连通必须是逐层递进的。为了让地区各国都在这个连通网络之内,必须创造更多的连接,因此泰国作为东盟轮值主席国,总提到不能让任何国家掉队,各国共同繁荣才会壮大整体力量。

“如果东盟在未来能够像欧盟一样,将各成员国的经济优势有机结合,将会进一步发掘东盟的发展潜力。” 他在谈及东盟愿景时说。

东盟是中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仅次于欧盟。作为东盟每一个成员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与东盟的合作丰富。“东盟-中国战略伙伴关系2030年愿景”对东盟与中国16年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进行了长期规划。

积极对接“一带一路”

“现在是属于亚洲的时代。” 针蓬称,在各国的通力协作下,亚洲崛起将很快到来。而中国通过联结各国正在促进亚洲的发展,“一带一路”倡议整合了整个亚洲的力量。“基于中泰的良好关系,我们将尽最大努力在这个地区内营造良好的氛围。”

针蓬将“一带一路”倡议视作获得发展、贸易机会、繁荣的绝佳倡议。泰国决定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并成为其中的一部分,是因为看到了该倡议对泰国经济的益处。“所以没有人也不会有人告诉我们不要加入‘一带一路’。”他驳斥了“一带一路”是“债务陷阱”的说法,称这对中国是“不公平”的,因为正如非洲从中国贷款以实施基础设施投资项目一样,决定是各个国家自己做的。

他向记者介绍称,“泰国4.0战略”的旗舰项目“东部经济走廊”(EEC)对接“一带一路”倡议,展现了泰国对于推动这一倡议的愿望。“一带一路”使沿线国家开始投资EEC地区,形成多赢局面。

高铁是EEC下最重要的项目,将连通芭提雅乌达抛、素万那普和曼谷廊曼三座国际机场,完善贯通曼谷东部高科技产业集聚地“东部经济走廊”的基础设施。项目采用PPP模式,由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日本国际协力银行(JBIC)和泰国的联合财团共同承接。

针蓬称,政府和社会资本合力,在招标之前就提供相关标书、未来计划、预估成本和企业需要的一切东西。

“‘一带一路’开辟了一种新的合作模式”,他说,泰国的高铁项目证明“一带一路”不仅是中国的倡议,也是一个给其他国家开放机会的平台。泰国促成中国和日本在泰联合投资的模式,也可用于中国和新加坡、中国和马来西亚对非洲的共同投资。泰国是中国的好朋友,可以为推动和分享廉洁、国际化的“一带一路”作出贡献,促成多国合作。

谈及如何促成中日联合投资,针蓬称,日本一直承受着来自美国关税和贸易的压力,需要找到新的合作伙伴,因此中国成为了他们关注的重点,而泰国作为“中间人”,为中国和日本提供了一个合作的缓冲地带。

“泰国为合作、寻找新业务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增强中日之间的沟通。不过,如果没有东部经济走廊和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泰国一开始就无法像现在这样与两国进行沟通、合作。如果在泰国没有早期来投资的中国人和日本人,一切都必须从头开始,但现在泰国已经有了很好的合作氛围。”他说。

而中国和美国也可以在EEC合作,因为没有哪个国家或个人可以单独完善某一项高端技术,若没有全球的努力,大数据将无法实施。

“中国和泰国互相信任,泰国不会做有损任何国家利益的事情,包括中国。”他说。

针蓬认为能够对中国和美国的关系抱有希望。中国已成为很多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在贸易、创新方面,中国的道路值得借鉴,并且中国正设法创造一个和平、繁荣和安全的营商环境。他表示,合作氛围十分关键,泰国不希望看到任何冲突扩大或升级。

看好粤港澳大湾区机遇

广东是与泰国开展贸易投资最多的省份之一。今年6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李希率代表团访泰,出席中国(广东)-泰国经贸合作交流会。

针蓬表示,李希书记此次访泰释放了诸多关键信息,泰国东部经济走廊项目可承接泰国和广东贸易投资合作项目的落地,因此可以泰国为基点将粤港澳大湾区发展与地区发展相联系;邀请更多的投资者到广东和粤港澳大湾区投资,促进此区域的互联互通和增长。

据介绍,泰国与广东地理接近,合作有天然的优势。泰国和广东之间早就有工作机制,由广东省副省长和泰国外交部次长牵头,每年进行会议沟通。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这些机制也将促进对未来合作的更多讨论。

“未来5年内区域连通将会更加完善。如果泰国可以通过粤港澳大湾区与中国南部连通,也将与越南、老挝、柬埔寨等邻国共同参与这个互联互通规划,同时还将逐层扩展泰国与东盟总体规划的连通。”他说。

今年2月,中国香港驻曼谷经济贸易办事处正式投入运作,这是继新加坡和印尼雅加达之后,中国香港特区政府在东盟地区设立的第三个经贸办事处。

针蓬认为,香港将泰国作为贸易办事处所在地是非常明智和具有前瞻性的选择,有利于发挥香港在金融和研发方面的优势,推进项目的落地实施,促进粤港澳大湾区与泰国的联系与合作。

他提到,香港一直以来都具有超级枢纽的作用,连接整个世界与中国内地,从历史来看,对深圳的发展起到很大作用。香港有著名的国际股票市场,大型项目有机会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阿里巴巴要再到香港上市,正是因为香港处于非常有利于国际投资者资金聚集的位置。把香港纳入互联互通的版图中,将为未来创造潜力,为地区重要项目筹集资金。香港的另一个优势是研发,未来或许可以在泰国设立研发中心,为老挝、柬埔寨、缅甸等国家提供研发服务。

“香港是粤港澳大湾区的一部分,泰国和广东在讨论的促进粤港澳大湾区的合作,香港都参与其中。现在我们在建立香港贸易办事处,并在该地区投资基础设施,香港的工程师非常擅长基础设施,也能够联络内地投资者来东部经济走廊。香港在连接内地与泰国东部经济走廊乃至整个泰国方面可以发挥很好的作用。”他说。

(编辑:辛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