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哪吒》秒杀,鹿晗们错在哪?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朗月,康力引 北京报道
2019-08-13 23:09

《哪吒》的剧本改了又改,前后改了66个版本。

(《哪吒之魔童降世》剧照)

“之前《哪吒》制片方也和我们接触过,可惜档期太紧了没有接。”一家动漫影视制作公司CEO林明(化名)不无遗憾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不出意外,这家公司的后悔指数,恐怕还要随着影片票房的飙升继续升级。

8月13日,《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票房排名仍然高居榜首,上映19天累计票房已经突破36亿。

这是什么概念?

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截至8月13日晚间发稿,《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票房已经达到36.86亿,超过《红海行动》的36.51亿元,列中国影史票房第四,且是前10名中唯一一部动画电影。目前票房成绩排在《哪吒》之前的电影仅有《战狼2》56.83亿元、《流浪地球》46.55亿元、《复仇者联盟4》42.40亿元。

猫眼专业版数据8月13日预测,《哪吒》的票房或高达46亿,背后的光线传媒票房收入便可能高达10亿。自《哪吒》开启点映以来,光线传媒的股价上涨约14%。

而另一边,此前曾被不少人看好,有着“顶级流量”鹿晗加持的《上海堡垒》,却遭遇了口碑和票房的双重滑铁卢。

(《上海堡垒》剧照)

“中国科幻电影元年或始于《流浪地球》,止于《上海堡垒》。”

“《流浪地球》打开中国科幻片的大门,《上海堡垒》又把这扇门关了,还加了一把锁,把门给焊上了。”

这样的吐槽获得了不少网友的共鸣。

截至8月13日发稿,猫眼专业版显示,《上海堡垒》上映5天来票房仅有1.15亿,预测票房1.36亿。作为对比的是,华视娱乐招股书透露出这部电影的投资就有约3.6亿。这也意味着,投资方或许血本无归,而华视娱乐正处在二度IPO的窗口。受此打击,他们的IPO之路还能不能好好地走下去,还着实让人担心。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电影观众的口味提高了,以前那种注意力模式,光靠流量明星+IP改编的模式走不通了,还是要靠质量口碑取胜。”有业内人士指出。

01.流量失效?

人们上一次如此关注国产动画电影,或许还是2015年的暑假,《大圣归来》以9.56亿的票房横扫暑期档,彼时“国漫崛起”的声音就不绝于耳。

有报道显示,那时,《哪吒》的导演饺子刚刚埋头修改完剧本。一年之前,光线传媒正在布局动画项目,他第一次见到彩条屋影业总裁易巧,相谈甚欢。

冥思苦想半年,饺子终于修改完剧本,以为马上就可以动工了。没有想到,易巧给他带来的消息是——“剧本还要再改至少一年”。

更没有想到的是,剧本后来改了又改,前后改了66个版本。

饺子反复修改剧本的背景是,流量电影风头正盛。

2015年的中国电影市场,让很多人领教了一个词——流量。很多电影即使内容空洞、叙事不清,但只要有流量明星傍身,便不愁票房。鹿晗、吴亦凡等流量明星则在各类电影中轮番登场。

“前几年互联网和传统企业拼命往娱乐圈挤,但一不会看剧本,二不懂娱乐圈的水究竟有多深,硬生生用钱砸出了一个流量时代。”有电影宣发公司任职的业内人士指出。

的确,这一招数曾屡试不爽。

大约两年前,网络作家跳舞在知乎回答鹿晗和关晓彤恋情官宣话题时,提到他所在微信群里,群内网络作家们纷纷打听谁的作品用了鹿晗,因为觉得这么高的流量,一上映岂不是火定了。

当时江南非常嘚瑟地跳出来:我我我,上海堡垒用的鹿晗……哈哈哈。

谁曾想两年后,也就没有然后了……

“《流浪地球》打开中国科幻片的大门,《上海堡垒》又把这扇门关了,还加了一把锁,把门给焊上了。”看完电影,有网友这样评论道。

(《上海堡垒》剧照)

事实上,上映首日《上海堡垒》拿下32.8%的排片,高于《哪吒之魔童降世》,但最终只有不到7630万元的日票房,当天就被《哪吒》反超。

到了8月13日,《上海堡垒》排片率已降到第4位,甚至远低于上映11天的《烈火英雄》和上映7天的《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至发稿仅有区区290万当日票房,总票房刚过1亿。猫眼预测票房为1.36亿。

而根据华视娱乐招股书,这部电影的投资就有约3.6亿。这也意味着投资方或许血本无归,这让正处于二度IPO窗口的华视娱乐尴尬无比。

电影的票房失利也引发了广泛讨论。

8月9日以来,关于《上海堡垒》票房及内容的讨论多次登上微博热搜。8月12日《上海堡垒导演滕华涛公开道歉,你怎么看?流量电影是否已死》的讨论以8000多万的热度占据了知乎热榜第一的位置。而在该问题下,多数高票回答均赞成“流量电影已死”的观点。8月13日,《为什么鹿晗粉丝没把上海堡垒票房刷上来》又以4677万热度冲上知乎热榜。

“流量”一词,一时似乎成了众矢之的。

02.资本退潮

钱确实少了,这是很多影视行业从业者的共同感受。

“预计在未来一两年,国内会有上千家影视公司面临倒闭。”去年上影节期间,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曾语出惊人。他表示,资本在撤离这个市场,同时由于全社会的资金紧张,导致很多影视公司的项目融资都出现了困难。

没想到,一语成谶。去年以来,影视行业经历了一系列风波,行业洗牌、热钱撤离、开机数量锐减、曾经的龙头遭遇危机……

连曾经的老大哥华谊兄弟,都要靠抵押设备度日。

盛夏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影视行业仍在过冬。

申万16家影视行业公司中,预告净利润同比下滑的多达13家,其中7家净利润预计最高下降不少于100%。

在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看来,从投资和票房增长的势头来看,大概在2016年,行业就由非常亢奋的增长状态进入了一个发展的平台期。

“首先是相关主管部门对电影行业的监管变得更严格。比如2016年《叶问3》爆出票房造假问题,相关部门马上开始出手整治,原来电影市场存在的一些泡沫、问题暴露。包括对内容进一步加强了监管,题材上也有了更多的限制。第二个方面,我觉得资本和市场有些把内容创作甩在了身后,这必然导致一个增长乏力的问题。资本和市场热情一度强劲,但实际上我们在内容创作这方面缺乏积淀,也缺乏真的有效的投入,市场发展和内容开发存在不平衡性。”魏鹏举说。

此外,魏鹏举还指出,消费者也变得更成熟更理性更挑剔了。“还有一个原因,快速增长的一个外部因素——互联网的因素也削弱了。比如说互联网平台的票补、导流作用等等,都在2016年减缓,或者说甚至消失了。

也有从业者认为,目前影视行业正处于一个“挤泡沫”的过程中。

“我觉得其实是把以前资本吹起来的一些泡沫给剔除了,一些靠资金垒起来的项目推动不下去了,导致表面上来看行业处于一个萧条期。之前几年资本市场炒概念,比如说‘影游联动’,影视行业一下子变得很热,有很多热钱进去。但是内容行业并不是一个资本回报率特别明显的行业,是需要一个长周期的。像《哪吒》,现在成了爆款,其实光线传媒在2014年就开始布局了,到现在才刚到收获期。”林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03.内容为王

哪吒打败鹿晗,似在意料之外,亦在情理之中。

魏鹏举认为,这不能简单地视为流量模式的失效,实际上是观众对影片的质量要求变得更高了。“这反映出经过这些年电影市场的洗礼,消费者变得更成熟了”

林明觉得,资本热情的冷却让行业进入了“挤泡沫”的阶段,但真正的好内容还是会获得认可。““影视行业是长周期行业,存在长尾效应,短时间内或许看不到特别大的回报,要长期沉下来认真做内容。”他表示。

比如《哪吒》,历经五年终于步入收获期。而各种艰辛远非流量二字可以比拟。

(《哪吒之魔童降世》剧照)

饺子曾透露,参与《哪吒》的制作人员超过1600个,协助制作团队超过60家,全片分镜头5000多个,是普通动画电影的3倍,达到导演严苛标准留下来的,只有不到2000个。这也反映出目前国内动画电影的工业化仍待深入。“像西方一些国家采用制片人中心制,比起导演中心制,这更有利于电影制作的工业化。”魏鹏举认为。

“影视寒冬”已久,未来要往哪儿走,是很多从业者多次发出的疑问。

哪吒打败鹿晗,或许给出了一部分答案。

(编辑:郑世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