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农村教育“补短板”:薄弱的小规模学校如何变得“小而美”?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王峰,张雅婷 北京报道
2019-08-14 15:57

“近年来,在义务教育县域内教育公平得以改善的同时,县域之间、省域之间的教育差距在加大。全国几个西部省区的教育发展明显落后,与内地的学业水平差距拉大。”在8月11日举行的首届“中国西部教育发展论坛”上,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说。

本次论坛由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和天水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北京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和慕华成志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协办。论坛发布了《中国西部基础教育研究报告》(下称“报告”)指出,农村教育的区域差距拉大,成为近年来西部教育发展的新问题之一。

报告指出,这些地方校舍和硬件资源建设、教育经费保障、教师的年轻化、学历达标等均已实现,也就是说“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解决了”,但就是教不好,学业水平低下。

例如,据教育部 2012 年对四年级、八年级数学、科学水平的监测,甘肃、云南、新疆、广西、贵州、青海、西藏、海南等省区学生的学业水平低于全国均值,尤其是水平Ⅰ(不合格)的比例较高,感到压力较大、经常疲惫的学生比例较高。

农村教育区域差距拉大的背后,存在着结构性问题,即在快速城镇化过程中,农村地区出现了三类特别值得关注的学校:城区的大班额和大规模学校、乡镇的寄宿制学校和乡镇以下的小规模学校。

 

(论坛上发布了《中国西部基础教育研究报告》)

报告认为,三类学校并存,存在的问题各不相同,都需要花大力气、有针对性地加以解决。

农村教育的两个短板

截至2017年底,全国有农村小规模学校10.7万所,其中小学2.7万所,教学点8万个,占农村小学和教学点总数的44.4%;在校生有384.7万人,占农村小学生总数的5.8%。农村小学寄宿生有934.6万人,占农村小学生总数的14.1%。

报告指出,在农村小规模学校和寄宿制学校,留守儿童的比例通常占到一半以上。受历史、地理等多方面因素制约,这两类学校仍是农村教育的短板,存在规划布局不合理、办学条件相对较差、师资保障不到位、校园文化建设相对滞后等问题,迫切需要进一步全面加强,提升育人质量。

“‘村小’现在面临着消失的危险,一些地方规定5人以下的学校属于原则上被撤掉的对象,这就影响孩子就近入学,所以现在农村的孩子面临着上学难,上学远,甚至上学贵问题。”兰州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教授孙冬梅在论坛上说。

教育部规划司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农村寄宿学生总数达到2907.6万人,农村中小学生寄宿率总体达到26.6%,农村初中生总体寄宿率达52.88%。

报告指出,农村寄宿制学校存在一些突出问题。

首先,低龄寄宿现象十分普遍。小学寄宿生从五、六年级不断向下延伸,少数学校还出现了一年级甚至是幼儿园就开始寄宿的现象。在湖北、江西、贵州和甘肃等省调研时发现,部分农村小学三年级以上寄宿学生比例竟在90%左右。

低龄学生在幼年即离开父母的照料,缺乏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心理、情感问题非常突出。

其次,许多中西部农村的寄宿制学校学生配套建设滞后,宿舍拥挤、厕所简陋、无浴室、无热水供应。

三是贫困地区农村寄宿制学生营养不良,身体、智力发育滞后。

四是长期处于缺乏家庭情感呵护及文化生活单调封闭的校园环境中,寄宿制学生在情感、心理和安全等方面问题比较突出,存在学生与父母关系疏离、师生关系淡漠、同辈关系紧张、行为习惯不良、厌学情绪严重、校园霸凌和暴力事件频发等问题。

变“偏远小”为“小而美”

近年来,各地正在探索提高农村小规模学校教育质量的方法。

一些地方在形成小规模学校区域共同体。2014年12月,四川广元利州区微型学校发展联盟成立,聚合14所成员学校。根据制定的章程,联盟实施管理互通、研训联动、质量共进、文化共建、项目合作、资源共享“六大行动”,以联盟平台促进小规模学校间的交流与合作。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建立的“农村小规模学校联盟”成为支持小规模学校建设的一个共享平台。目前,全国有十多个县市区成立了本地的农村小规模学校共同体,如河南省濮阳市濮阳县微型学校联盟、甘肃省平凉市“三色堇”农村小规模学校联盟等。

报告认为,区域农村小规模学校联盟成立之后,一些原来缺乏师资力量的,或者缺乏教研力量的学校通过联盟将它们不同的资源互相分享。除此之外,因为人员很少,一些学校平时很难做教研,但现在联盟内的学校可以通过网络连接加强学校的教研。同时,区域农村小规模学校联盟形成力量以后,教育局会给予政策上的倾斜。

还有的地方在探索“小班化教学”新模式。学生少是小校的劣势,但同时也可以转化为优势。紧密的师生关系是农村小规模学校最大的特点,教师能够关注到每一个学生。因此,报告指出,小规模学校的教学并不是“人数较少的大规模教学”,而应当做有针对性的改革。

比如,甘肃省平凉市崇信县“小班教学”改变了传统的“面对黑板排排坐”的模式,学生分为小组或坐成一圈,改善了课堂气氛。同时,将体育用品、玩具书籍等搬入教室让教室变得更加丰富、有趣;根据教学目标自由支配时间,使教学更具活力。课间的下棋比赛、体育锻炼、弹琴唱歌等活动由学生自己组织进行。减少传统机械训练的作业,同时布置一些实践性的作业,比如干农活、做家务、观察田间地头的农事等等。

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安口镇学区10人以下的学校有5所。实施“同动同静”的复式教学以及单班教学尝试“主题教学”,音体美不分年级,采取混龄教学,学生之间“大帮小”“小促大”,学习热情显著提高。

一些小规模学校体现了极大的创新性。四川凉山泸沽湖达祖小学是一个学生数不足一百人的乡村小规模学校,除了日常课程外,学校每周还有不同的素质教育活动课,如手工课、户外写生、农场活动、民族舞蹈、朗读比赛、运动会等。

环保教育方面,学校组织师生到收割后的田地里整理收割作物秆,然后让牲口当饲料,或者堆成有机肥料。文化保护方面,学校作为纳西族聚居村,通过开设特色课程——东巴文课,让孩子和村民们学习民族文字、民族文化,民族歌舞传承古老的东巴文化。生态旅游方面,学校租用村民 100 亩土地,种植生态农产品,饲养禽畜,再将农产品通过微店销售。

报告认为,随着城市化进程、学龄人口减少和流动,放眼未来的发展趋势,农村学校的小型化在所难免,许多现在五六百人的乡镇中心学校,不用多少年也会变成小规模学校。

报告认为,从发展的观点看,这也是大多数农村学校将要面对的现实。而且,不仅农村学校,将来城市学校也必将走向“小班小校”,如同国外的学校那样。因为只有小班小校,才能真正落实“以人为本,”才能实现关注每一个学生的个性化教学。

“中外研究都显示,学校越小,老师和老师之间、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越融洽。在西方,学校规模越小,成绩越好。”孙冬梅说。

加大寄宿制学校投入力度

多项调查显示,寄宿制学校存在的各种突出问题超出了学校办学条件改善对学生成绩的正向影响。

报告认为,建设好农村寄宿制学校要强化各级政府的责任,前期大力投入建设标准化寄宿制学校。建成之后要继续增加教育经费,保障和加大公用经费和配套资金的投入。

另外,由于寄宿制学校加重了农村学生的经济负担,也需要进一步加大对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的资助力度,实行伙食、校服、交通补助制度,加快建立农村贫困学生资助体系。

报告认为,需要依靠信息化等有效手段,充分利用学校空余时间,在留守儿童大量集中的农村寄宿学校提供综合干预解决方案,补充农村寄宿制学校“多场景、多时段、多媒介、多元内容”下的教育空白,改变农村寄宿学校软性环境,促进寄宿留守儿童心理健康成长,增强弱势学生群体享受优质教育机会。

(编辑:周上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