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鸭!新希望成功选育“国产”肉鸭新品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叶碧华,陈晓琪 山东报道
2019-08-16 21:42

打破国外垄断。

北京烤鸭、南京盐水鸭、闽南姜母鸭、广东烧鸭……在中国的美食图谱中,肉鸭的吃法多种多样,口味各有千秋,令人折服。但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日常生活中吃到的肉鸭多是从国外引进的品种。

“中国每年生产消费肉鸭30多亿只,占全国肉鸭产量70%以上,年产值在1000亿以上。”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邓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目前国内市场对肉鸭总体需求旺盛,但肉鸭种源却长期控制在外国人手中,“而实际上国外种源是原产于中国的北京鸭,这是扎心的行业之痛!”在谈到白羽肉鸭市场情况时,他不禁感慨。

为了打破国外垄断局面,近年不少企业都加入到国产白羽肉鸭的研究中。8月15日,新希望六和与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联合培育的肉鸭新品系——中新白羽肉鸭配套系正式对外发布,打破了国外肉鸭品种在中国市场上的垄断。据了解,截至今年6月底,新希望六和在中新白羽肉鸭配套系的生产研发总投入超过4420余万元。

据全国22个水禽主产省(市、区)水禽生产情况调查统计,2018年商品肉鸭出栏29.13亿只,较2017年增长6.22%;肉鸭总产值777.39亿元,较2017年提高16.37%。其中,白羽肉鸭出栏量达24.68亿只,总产值达703.2亿元。

下一步,新希望六和计划将中新鸭辐射至全国,预计2021年占白羽肉鸭行业市场份额20%以上。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地走访了新希望六和旗下位于山东省东营市的利津和顺北京鸭养殖场,一探中新白羽肉鸭背后的“秘密”。

 

打破国外品种垄断局面

 

时间倒回至1873年,诞生于中国的北京鸭开始“出海”。20世纪初,漂洋过海的北京鸭被英国樱桃谷公司改良培育并注册基因专利。其后的一百多年里,樱桃谷鸭迅速成长为全球最重要的肉鸭品牌,直到2016年,樱桃谷鸭在全球市场的占有率已经超过75%。

种鸭繁殖是整个鸭产品产业链中盈利水平最高的环节之一,也是决定鸭产品质量和市场的重要力量。令人遗憾的是,在北京鸭流入国外市场时,中国并未获得分文收益。而且,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企业在引进樱桃谷鸭时每年都需要支付数亿元引种费。

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侯水生指出,目前我国肉鸭种业被引进品种垄断近九成市场,国内企业引种成本极高,负担极大。不仅如此,当前引进品种肉鸭的品质已不能满足消费者需求,限制了产业的发展。此外,引进品种的抗热应激、抗病性弱、死淘率高,也为产业的发展带来新的阻碍。

据了解,目前樱桃谷鸭约为500元/只,单是新希望六和公司每年便需要向樱桃谷公司支付引种费用1760万元~2640万元。另外,每年公司还需要向合资方支付盈利的50%,外国公司获得巨额垄断利润,并从源头上制约了我国肉鸭行业的发展。

针对这一行业痛点,经过近七年潜心耕耘,新希望在肉鸭育种上跨出了关键一步。据了解,中新白羽肉鸭配套系来源于中国农科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经过25年培育的Z型北京鸭。经过多个优选世代,中新白羽肉鸭配套系已具有生长速度快、饲料转化率高与瘦肉率高、繁殖性能强、遗传性稳定等特点,其祖代、父母代种鸭和商品肉鸭的各项生产性能指标都达到国内先进水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利津养殖基地看到,育种场内建有七栋密闭养殖鸭舍,以及一个小型孵化车间,办公区内多个闭路电视对育种养殖场全景进行实时监控。在孵化车间,技术人员通过人工选蛋编号、自动孵化箱孵化、人工照蛋判断是否受精等多个步骤,进行出苗培育。

新希望六和相关技术人员李文杰告诉记者,孵化车间内还配有一个低温蛋库,温度控制在4度~10度之间,种蛋可以在此储存约一个月的时间,随时根据顾客的需求安排时间进行上孵。

新希望公司认为,“中新白羽肉鸭是专门为中国人量身打造,根据中国人消费习惯设计并逐步培育出来的。”据悉,目前商品代肉鸭6周龄体重达3.3千克、料肉比达1.90:1、瘦肉率28%以上,皮脂率20%以下。

新希望六和禽BU执行总裁吕利同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表示,中新鸭出成率高,皮脂率低,容易消化;匹配中国市场对鸭头、鸭脖需求旺盛的特点,符合中国人消费习惯,满足国人对优质肉鸭品种的需求。

在实现鸭苗的自主培育基础上,新希望六和还通过其独创的新型三层立体网养模式,实现养殖的规模化、自动化、标准化、专业化,做到统一供雏、统一供料、统一管理、统一防疫、统一回收,同时还打造了覆盖全产业链的食品安全管理体系和信息化追溯体系。

 

机遇与挑战并存

 

随着消费水平持续提升和消费习惯的改变,近年来肉鸭产业休闲食品行业如鸭脖、鸭翅等规模扩容,让鸭肉成为除鸡肉外禽肉的主要消费品种。相关数据预测,2019年至2022年,国内鸭脖市场规模将持续增长,预计到2020年,鸭脖市场将达602.7亿元,肉鸭产业前景广阔。

不仅如此,受非洲猪瘟的影响,在短期内也促成禽肉替代成为趋势。邓成告诉记者,非洲猪瘟带来的猪肉需求缺口单靠国外进口的补给量将不超过500万吨。在其他补给类产品中,禽肉效果最好,速度最快。“禽肉的生产周期短,40天就是一个周期。如果把中国的产能充分释放出来后,极致产能可以提供280万吨的水平,保守估计也有150吨的产能水平。”

据了解,去年我国鸭肉总产量占到了肉类总产量的8.01%,在禽肉中的占比为34.20%。相比2017年,2018年全国肉鸭总产值提高了近200亿元。业界预测,2019年受非洲猪瘟影响,消费者对猪肉的消费将出现下降,并转向消费其他肉品,肉鸭的生产及产值将会有更大提升。

侯水生指出,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要满足居民对动物蛋白质的需求,鸭肉蛋白质含量和不饱和脂肪酸高,具有更高的营养价值。“从消费市场来讲,未来几年家禽肉在市场占比将会持续上升,而且是不可替代的。”他判断。

尽管水禽产业发展前景十分广阔,但也面临着不少挑战。侯水生表示,当前禽类育种存在着三个主要的矛盾,一是生长速度与肉品质的矛盾;二是生长速度与免疫机能之间的矛盾;三是生长速度和繁殖性之间的矛盾。由于生产者与消费者对于肉鸭的利益需求各不相同,使得水禽产业出现了发展不平衡的现象。

不仅如此,中国人根深蒂固的肉类消费观念使得肉类消费结构呈现出不合理现象。侯水生表示,2018年全国的肉类结构中猪肉占比达63%,而在欧美等发达国家的肉类结构当中,猪肉仅占到了20-30%。因此,水禽业生产目前在市场竞争力仍然较弱。

此外,近年来随着环保政策持续加严,一大批在禁养区的小规模禽畜养殖场陆续关闭,水禽养殖业成为环保督查的重要目标,种养分离等导致禽畜粪便再利用等成为行业发展的难题。与此同时,由于环保政策收紧,也给养殖业粪便资源化利用的有机肥出口带来一定压力。

新希望六和安全环保部总经理刘龙海告诉记者,“传统上来讲,把养殖业的环保是当作粪污来看,实际上它只是另外一种形态的资源,只要利用好,对产业的发展非常有帮助。”据悉,新希望六和正计划通过与花卉和经济作物合作社的横向联合,来解决养殖业粪便的资源化利用问题。

在今后一段时期,畜牧业核心竞争力主要体现在高质量发展上。目前,农业农村部正在开展兽用抗菌药使用减量化行动,药物饲料添加剂将在2020年全部退出,鸭肉的品质和安全问题将是产业发展需要重要解决的方面。

(编辑:许望,剪辑王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