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大典受阅飞机从这里起飞!北京南苑机场谢幕倒计时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夏旭田 北京报道
2019-09-24 17:27

见证百年沧桑。

北京五环是个不规则的圆形,南五环比其他地方多出一块凸起,包裹着中国历史上第一座机场——南苑机场。

图片来源:百度地图

有清一代,这里是京城最大的皇家园林,方圆210平方公里的这一区域湖沼密布、水草丰美、野生动物繁多,“春蒐冬狩,以时讲武。恭遇大阅则肃陈兵旅于此”。清光绪年间,京郊发生水灾,从永定河泛滥而出的洪水冲垮了南苑的土围子,苑内动物作鸟兽散,皇家猎场从此废弛,南苑遂改作他用。

清政府1907年7月开始在庑殿毅军操场内修建供飞机起降的简易跑道。清宣统二年(1910年)八月,清政府在南苑正式建立机场,这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座机场。

犹如一位老人,见证了一百多年中国航空风云变幻的这一机场正在成为历史。9月下旬,21世纪经济报道来到南苑机场,这里已经设置了南苑机场关闭转场的倒计时牌。本月底,这座百年机场将正式关闭,而在其正南方40公里外,一座全新的全球最大规模的单体航站楼已经平地而起,振翅欲飞。

中国航空肇始之地,见证百年沧桑

南苑机场在中国航空史上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自建立以来,它见证了百余年来中国航空的起落浮沉。

清政府在甲午战争后大量向日本派出官费留学生,其中,留日学生刘佐成、李宝焌在日本制造飞机,因场地使用受限,难以进行试飞,驻日公使胡惟德遂资助他们回国创业。刘佐成、李宝焌回国后,接受清政府的委任,开始试制自己的飞机。

1910年,清政府拨款若干,在南苑庑殿毅军操场内建了一座飞机试验厂房,此为中国首次由政府主办的飞机制造厂,在南苑立起的这座厂房,也是中国第一个航空工厂;而组建于清朝宣统年间的南苑航校修理厂,后来又演变为20世纪50年代新中国第一座火箭总装厂。

南苑机场也于1910年正式成立。值得一提的是,与南苑机场对应,美国最早的军用机场修建于1909年,而日本的首座军用机场则到了1911年才建成,中国航空的起步并不落后于美日,只是由于连年的军阀混战阻断了其发展步伐,及至日本全面侵华,由于日本完全掌握了制空权,更是阻滞了中国航空的发展。

1912年,时任陆军部参事的秦国镛通过法国驻北京公使馆武官、总统府顾问白里索向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袁世凯建议购置飞机,开办航空学校,训练飞行员,以期日后建立空军。

袁世凯接受建议,同意向欧洲列强借款30万银元,其中27万向法国订购了12架高德隆G3型飞机,另聘4名法国教练,在北京南苑设立航空学校,北洋政府拨款6万银元对南苑的机场和附属设施进行了扩建,并修建了飞机修理厂、仓库、校舍。1913年9月,南苑正式创建航空学校,这是中国乃至亚洲第一所正规的航空学校,中国开始有了自己的培养航空人才的基地。

然而,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占领了南苑机场,并经过扩建,修筑了地堡,成立了南苑兵营,南苑机场沦为日军侵袭中国华北的空军基地。1948年12月17日,南苑机场被解放。1949年8月15日,华北航空处在南苑机场组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个飞行中队这也被称为“南苑飞行队”。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开国大典之后盛大的阅兵式上,尚未正式组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而开国大典上的这17架飞机正是从南苑机场起飞经过天安门上空接受检阅的。

自此之后在历年的国庆阅兵中,南苑机场一直都是空、地受阅部队的训练基地,担负着保障空、地受阅部队训练的任务,飞机编队从这里起飞,几乎已经成了一种传统。

转场大兴机场,南苑机场落幕

南苑机场是中国第一个军用机场,也是第一个民用航空机场。早在1920年4月24日,南苑至天津段开始试航,成功开辟了中国第一条民用航线——京沪航线京津段。此后,北洋航空机关先后开办过北京至济南的航线、北京至北戴河的夏季临时航线,以及长城游览飞行等航线。

国民政府期间,南苑机场是北平最大的机场,中国航空公司和欧亚航空公司的航班都在南苑机场起降,它们共同开辟了经停北平的航线13条。

新中国成立以来,由于南苑机场的跑道较西郊机场要长,适合起降大型飞机,因此这座机场也见证了共和国早期的一些重要外交活动。比如,最值得一提的是,中美建交前夕,美国国务卿基辛格搭乘的波音707专机,从巴基斯坦起飞,在飞越喜马拉雅山脉后抵达南苑机场。

与南苑机场的历史相比,首都机场则要晚得多。首都机场诞生于1958年2月28日。彼时,中国民用航空局宣布,在北京东郊新建的一座现代化民航机场的主要工程已经完成,从3月1日起开始临时使用。所有原来在北京南苑机场起降的民航班机和包机,改在新机场起降。

1986年,南苑机场再次转为军民两用机场,主要供中国联航使用。此前两年,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与22个省、市及大型企业联合组建的民用航空公司——中国联合航空公司已经诞生,南苑机场成为中国联航的飞行基地。

图:停泊在南苑机场的中国联航飞机。 21世纪经济报道 夏旭田拍摄

由于中国联航的航班相对老旧,南苑机场周边配套也并不发达,长期以来,南苑机场与首度机场在旅客吞吐量上悬殊颇大。根据《2018年民航机场生产统计公报》,首都机场作为一个4F级的机场,旅客吞吐量在2018年突破了一亿人次,而南苑机场只是一座4D级的机场,旅客吞吐量同年只有650万人次。

北京新机场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曾预测,北京地区的航空客运需求量到2025年为1.5亿人次,2040年为2.35亿人次。显然现在的首都机场与南苑机场已经无法满足这么巨量的需求。

其中,首度机场虽然历经多次扩建,但受空域与航线约束,自2008年最后一次扩建完工之后其吞吐量已几近极致,一直处于超饱和的运行状态,特别是在满足国际航线需求上有很大缺口。2010年之后首都机场近年来的吞吐量增长尽显疲态,远低于全国11%的平均增速,2012年至2018年的吞吐量一直在4%左右的增速低位徘徊。巨大的客流压得首都机场不堪重负,准点率连续三年下降后于2017年创下新低,仅为52.84%。繁忙的首都机场也给周边地面交通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而南苑机场显然也无法承载更大的客流,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南苑机场发现,南苑机场只有一个很小的航站楼,周边基础设施陈旧落后,除了出租车,甚至几乎没有公共交通能直接到达这一机场。

图:南苑机场搬迁倒计时牌。 21世纪经济报道 夏旭田拍摄

新机场的使用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而此刻,北京市的正南方、京冀交界处的大兴机场已经接近完工,距离天安门广场46公里、北京行政副中心54公里、河北雄安新区55公里,几乎位于京津冀三角重心位置的这一机场将是新时代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牛鼻子”工程。

这一世界上吞吐量最大的单体航站楼将于9月30日正式亮相。由于在同一航线上,新机场开通的同时,也将成为历经百年沧桑的南苑机场的落幕时刻。

(编辑:周上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