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香港教育界人士疾呼教育改革:通识教材需把关,国情教育有缺失,需统一教材和师资培训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朱丽娜 香港报道
2019-10-09 10:02

通识教育自2009年起成为香港新高中的必修科,其课程设计涵盖今日香港、现代中国及全球化,但近年来,在无统一课本、无标准答案等诸多原因下,通识教育正成为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的政治宣传工具,误导学生的价值观。相关人士指出,以一些学校采用的中国单元教材为例,内容集中于负面批判,但对问题背后的复杂成因、解决问题的方法则少有论及。

近来香港的暴力冲突不断升级,其中有不少年轻人的身影,教育问题也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之一。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10月4日坦言:“让人非常担忧的是,近期的暴力行动中,有大批的学生参与,学生参与的比例由6-8月的28%增加至9月至今的38%。”

“作为一个家长,我看到香港这些年的教育出现很大的问题。首先,这次事件反应出来的,有些老师和校长公然发表一些仇警的言论,甚至支持学生罢课,支持学生出来进行一些暴力的行为。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一个老师首先要有道德,一个丧失了基本道德的人,是不能作为老师的。”香港普通话专业协会主席靳彤彤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

通识教育自2009年起成为香港新高中的必修科,其课程设计涵盖今日香港、现代中国及全球化,但近年来,在无统一课本、无标准答案等诸多原因下,通识教育正成为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的政治宣传工具,误导学生的价值观。相关人士指出,以一些学校采用的中国单元教材为例,内容集中于负面批判,但对问题背后的复杂成因、解决问题的方法则少有论及。

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前特首董建华亦公开坦言,承认自己任内开始推行的通识教育失败,令年轻一代变得“有问题”。

教育须改革,机制需完善

靳彤彤在香港定居超过20年,一直在香港从事普通话教育工作。在她看来,“现在教育局统筹教材,包括校长、教师的人事任免,应该设立一套完善的机制,不能任由一些思想价值观不正确的教师,传播一些反国家的思想,这对香港的未来是非常恶劣的。”

“青少年是香港的未来。孩子是一张白纸,少年强则国家强,香港的未来在哪里呢?就在老师和学生的手上。香港目前的教育面临严重的问题,需要作出很大的改革。”她表示。“现在一些年轻学生到处破坏公共设施,放火,难道学校老师没有责任吗?最近我身边的一些朋友也对香港的教育制度非常失望,密切关注学校老师的一些决策以及孩子在学校的情况。有的在考虑送孩子去其他地方读书或者回内地。”

日前,香港社会团体“珍惜香港与维港之声”在政府总部门前集会,要求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普及爱国教育,对教科书进行严格把关,并向特区政府教育局递交请愿信。

请愿人士谴责教育局纵容学校煽动学生走上街头,要求教育局方面将鼓动学生上街的教师停职。他们还批评有教师教导学生仇视警察,认为不应将政治带入校园。

他们在请愿信中表示,爱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有国何来家?香港被殖民屈辱过百年,回归祖国怀抱非常不易,国庆本应是中国香港人普天同庆的日子。但是,现在有部分香港教育界人士荼毒莘莘学子,令他们与国家越走越远,误解国情。

该团体成员代表邱先生表示:“我们很愤怒,现在的教育到了很危险的关头。这些学校的老师、校长将白纸一张的学生,教育成为街头的暴徒。这令很多香港市民、家长感到非常痛心。为什么我们的子女、孙儿会沦落到去街头掷汽油弹?”

“学校是让学生学习的地方,是教育孩子知识的地方,但是现在学生仇视警察,甚至仇视自己的家长。香港沦落到这个地步,大家不要再坐在家里看电视喝茶,我们的孩子被这些老师荼毒至此,“他说道,教育局应立即检讨现时的教育制度,加强对通识教育课本的把关、严查教科书。

国情教育缺失

近年来,香港一些学校通识课的教材出现了存在严重误导的内容。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简称”教联会“)主席、黄楚标中学校长黄锦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通识科的教材按现在的制度不用送审,导致教材的内容和质量并无教育局统一把关,“令一些偏颇的内容容易进入校园,最具争议性的是今日香港和现代中国这两个单元,争议性较多,最重要是要有一个统一的教材,同时提供一定的师资培训。”

“这么多的青年学生走到街头,是否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第一是时间问题,社会冲突事件发生刚好是暑假期间,学校不能发挥功能,看护孩子,家长要上班,一些学生在朋辈影响及压力之下,甚至一些教唆鼓动之下,走上街头参与暴力冲击,”他坦言。

在他看来,“自回归以来,香港的国情教育有所缺失,可以做得更好。比如,我们在回归之后,对《基本法》、‘一国两制’的教育,我们一直强调‘两制’,但对‘一国’的教育和内容强调不够。我们的年轻人对国家近代历史的认识,亦有所不足,尤其是1840-1949年的历史,不了解什么是列强入侵,什么是抗日战争。我们的年轻人应多了解我们的国家,不然不了解、没感情,如何可以令他们爱国?”

据悉,在香港“考试挂帅”制度下,通识科的考试内容“偏重香港议题”,因此反过来主导课堂教学,导致不少学校均把教授重点放在香港单元之上,全球化和中国单元的重要性在师生心目中份量不够。更过分的是,由于考评局从未在卷一必答题直接考试中国单元内容,有的学校更索性不直接教授中国单元,也有学校放弃政治全球化的议题。

此外,警察子女被网络“起底”,甚至在校园受到欺凌的情况时有发生。根据香港教联会9月初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分别有42%及25%的学校指学生和教师情绪出现问题,有学校曾向教联会反映有警察子女被其他同学踢出群组,家长职业不敢如实填写。

(采访:朱丽娜,拍摄:朱丽娜、辛继召,剪辑&后期:王博,实习生:林典驰)

(编辑:张涵,剪辑王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