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圈重磅!刚刚,光大证券全球招总裁:至少本科学历,前任年薪215万!副总、总监也一起招,7大条件在此…

中国基金报
2019-10-10 11:45

原执行总裁刚离职,光大证券就开始全球公开招聘总裁。

近几年来,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公司总裁的证券公司,虽然不多,但也有先例,不仅有广州证券、华金证券、渤海证券这类的中小型券商,也不乏一些大型券商,比如去年轰动一时的招商证券就曾在原总裁辞职10天后公开招聘总裁职位。但像光大证券行动这么急切的,还比较少。

来看看此次招聘都有哪些值得关注的点:

火速全球招聘

从10月8日原执行总裁周健男辞职到10月9日光大证券公开招聘新总裁,中间只隔了1天。

10月8日晚间,光大证券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2019年10月7日收到公司执行总裁周健男的辞呈,因个人职业发展原因,其申请辞去公司执行总裁等职务。

当时光大证券表示,公司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及《公司章程》要求,尽快选聘新任总裁,在未完成选聘之前,由公司董事长闫峻先生代行总裁职务,并代行法定代表人职责。

前执行总裁刚走,光大证券马上全球招聘,此次出手可谓迅速。要知道,去年招商证券也是在原总裁辞职10天后才公开招聘总裁职位的。

与此同时,光大证券表示,请有意向报名的人员要于10月20日前将报名表、自荐信发送到相应邮箱,公司将于报名结束后15日内通知进入后续阶段的人选。

在国内131家证券公司中,光大证券排在前20名。其2019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58.61亿元,同比增加42.45%,实现净利润为16.09亿元,同比增加66.09%。在2019年最新的中国证监会分类评级榜中,光大证券维持A级评级。

七大任职要求

光大证券对总裁的任职给出了七大任职要求:

(1)具有较高的政治素养和政策水平,具有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敢于负责、敢于担当、善于作为、实绩突出;

(2)原则上从事证券、投行等相关金融工作10年及以上,具备相应职级或下一级职务满2年;

(3)具备良好的战略眼光和国际化视野,对证券行业发展的现状和趋势有深入了解和认识;

(4)具备较强的组织领导能力、决策判断能力、开拓创新能力、沟通协调能力;

(5)具有强烈的风险合规意识和较强的风险合规管理能力;

(6)年龄原则上不超过50周岁;

(7)具备监管规定的其他任职条件。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光大证券对总裁竞聘者的过往经历提出了要求,即原则上从事证券、投行等相关金融工作10年及以上。

此外,学历方面的要求是本科学历。

而要求具有国际化视野,则是符合多数券商国际化布局的需要,比如招商证券去年的总裁招聘中,就有类似的要求。

再来看看总裁的岗位职责:

(1)在公司党委、董事会领导下,负责全面主持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工作,组织实施董事会下达的公司年度经营计划,带领高管团队完成公司的经营管理目标任务;

(2)协助完善公司法人治理及内部管理机制,加强全面风险管理,确保合规稳健经营;

(3)行使公司章程及董事会授予的其他权限。

市场化薪酬

原执行总裁215万年薪

薪酬当然也是市场关注点之一。对于薪酬,光大证券在招聘中表示,将实行市场化薪酬福利待遇,具体面议。

虽然没有具体数额,但我们可以从原执行总裁周健男的薪酬中窥得一二。

光大证券2018年年报显示,原光大证券执行总裁周健男的税前年薪为215.7万元,在公司董监高里排在第四位,仅次于公司首席风险官王勇、董事长薛峰和业务总监李炳涛。

不过,在光大证券提供的应聘报名表中,薪酬预期也要填写,包括是否服从光大证券的薪酬安排,以及目前税前年薪等。

根据光大证券董监高报酬的确定依据,公司执行董事、在公司任职的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报酬根据公司薪酬体系确定,与个人岗位及工作绩效紧密挂钩。

光大证券海外暴雷

35亿招行诉讼成难题

在总裁及其他高管招聘中,光大证券特别提到一点,即具有强烈的风险合规意识和较强的风险合规管理能力。

且不说更早的震惊股市的"816"事件,近几年光大证券最大的一起风险事件发酵的源头是一件三年前的并购。

2016年,光大证券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联合暴风集团等14位出资方共同设立浸鑫基金,以52亿元跨境并购全球体育赛事版权公司MPS65%股权。

并购前,MPS是全球最大最知名的体育版权公司之一,收购该公司也让参与各方颇为兴奋。然而,随着MPS的创始人们陆续离职,MPS很快连续丢掉手头重要版权项目,最终于2018年10月被判破产清算。

作为优先级资金提供方,招商银行与光大资本签订了《差额补足函》,在招商银行不能够顺利退出时由光大资本提供资金兜底。2019年6月1日,光大证券发布公告称,招商银行作为原告对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要求光大资本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约为人民币近35亿元。

与此同时,该项目的失败导致2018年光大证券计提了15.21亿元损失,当年净利大幅下滑96.57%。尽管如此,与诉讼金额相比仍然相差约近20亿元,与光大证券近三年来的年均净利润相当。

净利润大润腰斩,诉讼缠身,光大证券身处尴尬境地。光大证券现任董事长闫峻在今年8月召开的中期业绩说明会上表示,今年以来,公司深刻反思MPS事件中的深层次问题,同时已启动了风险体系的全面梳理和彻底整改,调换了风控领域的一系列负责人。对于MPS事件相关责任人,公司加大问责力度,8名主要人员已被严肃问责。

今年以来,包括光大证券原董事长、原执行总裁、原首席风险官在内的多人辞职,更早前光大资本总裁已于去年上半年被免职。

光大证券依然为这桩海外收购案的爆雷持续买单。今年8月27日晚间,光大证券发布了一份《关于计提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

在这份报告中,光大证券表示,经公司对于涉及诉讼事项进展及重大期后事项、各项金融资产按照预期信用损失模型的评估,2019年上半年计提预计负债及单项重大金融资产减值准备共计人民币6.89亿元,已超过2018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近7亿元的预计负债中,有近一半仍然来自MPS项目,达3亿元。截至2019年6月末,该项目已累计计提预计负债人民币17亿元。光大证券表示,未来视进展情况,不排除按照会计准则调整预计负债的可能。另一方面,连续踩雷*ST华信和康美债券也让光大证券持续增加超3亿元的计提减值。

来源:中国基金报

(编辑:黄良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