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认错了” 踩雷WeWork后软银14年来首现季度亏损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姚瑶 上海报道
2019-11-07 18:35

精明如孙正义,也有失手的时候。

“我出现了重大的投资判断失误,很后悔,深刻反思。”软银集团CEO孙正义在11月6日季报发布后的说明会上表示。同日早些时候发布的软银2019年财年第二季度(2019年7月-9月)报告显示,该集团本季度营业亏损7044亿日元(约合65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为盈利5260亿日元,主要归因于WeWork等投资估值缩水引发的大幅减记,其中软银持有的WeWork股份价值缩水达46亿美元,此外还有Uber价值缩水引发的减记。

(说明会视频截图)

孙正义这次真的踩中了一个“惊天巨雷”。软银通过旗下愿景基金(SVF)从早期阶段开始就参与WeWork投资,已往里“砸了”130亿美元。但该笔投资在过去两个月来遭遇了滑铁卢。

(软银说明会素材)

10月1日,美国估值第二大的独角兽公司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宣布撤回招股说明书并推迟IPO,原本是全球最受瞩目的IPO,在今年1月软银集团对该公司进行投资后,该公司的估值当时高达470亿美元。但其8月递交的招股说明书暴露出的财务数据令其一夕之间跌落神坛,招股书显示该公司在过去三年已经亏损30亿美元,在2019年上半年烧了近24亿美元的现金,且每创造亿美元就亏损约两美元,2019年上半年创造了15.3亿美元的收入,相当于去年同期的两倍多,但按照公认会计准则(GAAP), 该公司同期亏损9.04亿美元,净利润率为-59%。

WeWork一夕之间跌落神坛,估值跌至78亿美元,缩水80%。同时,投资者对于WeWork的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依曼产生了极大的质疑,一方面是企业治理有重大问题,还有业内人士质疑该公司的真实商业模式,WeWork更像一家打着科技旗号的房地产公司,租楼装修后再转租出去。

就在两周前,软银同意给WeWork提供95亿美元的救助资金,包括50亿美元借款,斥资30亿美元从员工和其他投资者手中购入股份,并提前投资早前承诺的15亿美元。亚当·诺依曼遭到罢免。

“我忽视了亚当·诺依曼的一些大问题,这次的教训是深刻的。”孙正义称,但他称WeWork并不是无可救药,他为WeWork提出了“三步走”的改革计划,第一步是未来三四年停止建新办公室,第二步是削减其他成本,第三步是剥离不赚钱的业务。

(愿景基金一期的投资组合)

尽管在WeWork投资上受挫,但孙正义称受益于该公司的其他投资和业务,因此软银的投资者整体还是获益的。

软银在2017年成立了规模达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一期,投资组合包括了ARM、Uber、滴滴出行、WeWork等公司,就在今年8月,该集团宣布成立愿景基金二期,规模达1080亿美元,聚焦投资人工智能。

(编辑:张涵)

姚瑶

海外部记者

21世纪经济报道海外部记者。长期跟踪中国企业、机构及个人的跨境投资资金流向,关注全球金融市场动态,还包括东亚地区宏观经济和重大产经新闻。曾多次参与达沃斯论坛和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等大型国际会议报道,曾获2016美国道富集团亚太区金融机构新闻奖年度最佳新晋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