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以翔身故背后:残酷艺人竞争与综艺寒冬合谋下的悲剧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贺泓源,张露曦,牛钰 北京报道
2019-11-27 20:40

“机会是如此的少。”

你好王沥川,再见高以翔。

11月27日,艺人高以翔所在经纪公司杰星传播及浙江卫视《追我吧》节目组相继发布声明确认,高以翔在节目录制过程中发生意外,送医后抢救无效,心源性猝死。

高以翔,原名曹志翔,1984年9月22日出生于台湾省台北市,华语影视男演员、模特,毕业于卡普兰诺大学。2006年,出演个人首部电视剧《爱情魔发师》,从而正式进入演艺圈。同年,在偶像剧《天堂来的孩子》中饰演男二号罗以翔,从而受到关注 。他还曾演出过《胜女的代价》、《101次求婚》、《武神赵子龙》、《情遇曼哈顿》等影视剧,他在电视剧《遇见王沥川》中饰演男主角王沥川,收获众多剧迷喜爱。

“我们震惊且悲痛万分,至今无法接受!请谅解Godfrey家人的悲恸与哀伤,请避免过度的打扰,我们会陪同Godfrey的家人低调处理相关后事,谢谢大家。”在声明中,杰星传播表示。

斯人已逝,留下怀念与反思。正值壮年的高以翔,何以猝死?我们能够做些什么,保护每一个艺人,也保护我们自己。

残酷竞争

这个冬天格外冷。

高以翔遭遇意外背后,是艺人们普遍无戏可拍的困境。

“刚才是我今年演的第一场戏。”这是台湾艺人明道在综艺《演员请就位》上说的一句话,在一场充满歇斯底里的飙戏之后,他被淘汰,难掩失落。明道比高以翔出道更早,红极一时。

依旧在线的迪丽热巴,参加公益节目时跟主持人倾诉,已经八个月没有戏拍,焦虑之情溢于言表。

11月1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整理横店影视城官方发布的剧组动态发现,11月初,在横店的剧组不及往年一半,且项目普遍阵容均有所缩减。此外,虽然去年剧组达38个,是今年的三倍,但除了许凯主演的网剧《从前有座灵山》正在播出之外,其余都没有播出,包括外界关注的迪丽热巴新剧《三生三世枕上书》。

“在上半年和之前,演员片酬能达到八千万到1.2亿的这些演员的片酬,(就我所知道的与我们签约的演员中)现在大概在一千万到五千万,符合我们限价五千万的规定,所以整个趋势,市场不断稳定、成熟,长期来讲,我们的话语权会更多,内容成本会进一步得到控制。”爱奇艺创始人龚宇在8月的财报电话会中表示。

“我们真的很难。”多家影视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有的小艺人,现在吃饭基本生计都成问题,因为是没有底薪的。机会是如此的少。”有上市影视公司高管称,他所在的公司,素以大项目著称。

这种情况下,艺人们蜂拥综艺。2018年,迪丽热巴加盟综艺《奔跑吧》和《极限挑战》。被外界普遍视作迪丽热巴“老板”的杨幂,也开始频繁在综艺节目出镜,玩《密室大逃脱》,或者在《明日之子》当导师。赵薇、李冰冰等“大花旦”,亦在综艺项目上多有露面。

高以翔是其中之一,但行业下行期,并没有多少议价权。危险,随之而来。

据媒体报道,高以翔好友透露,其在周一(11月25日)出席活动时,身体已有一些状况,患上了感冒,但高以翔没有休息第二天就到宁波录制节目,从8点30分一直到次日凌晨1时发生意外,生前连续工作17个小时。

《追我吧》是一档超高难度综艺。在其前期宣传中,最被频繁提及的核心卖点就是“竞技感”。

在环节设置上,《追我吧》有爬楼速降,需要参与艺人吊威亚爬楼登顶,从高楼速降。此外,整个过程中艺人都需要通过高强度的奔跑,同时保持敏捷性及艺人之间的互动,来完成不断的赛道追逐。节目组总导演陆浩曾形容这是“一个猫捉老鼠,狼抓羊的游戏”。

除了高以翔,目前已经播出的三期节目中,参与竞技的艺人还包括:陈伟霆、范丞丞、黄景瑜等人。在第二期中,李小鹏和邹市明两位奥运冠军也参与了节目录制,在节目后半程,李小鹏和邹市明都已经接受不了节目强度,李小鹏也向节目组表示“不行了不行了,我真的跑不动了”。

11月27日,艺人钟楚曦在回应微博上表示,真的“太累太累了,心脏真的会受不了”,“上次录完缓了半个月,自己吃了三天速效救心丸 ,就坚决不去了。”她称。陈伟霆也在接受自媒体“if时尚”采访中透露,录《追我吧》很难,经常录到凌晨6、7点,“我一直说我喜欢运动,但没有说到这个地步,到凌晨还在(跑)”。艺人吴宣仪在录制《追我吧》的时候称,“连呼吸都是血的感觉,大家看着屏幕不感觉累,但确实真的很累。”

凤凰网曝光的《追我吧》与艺人签订合约显示,“节目竞演存在激烈竞争之情形,可能会给乙方将造成生理、心理负担。艺人乙方对此要有充分认知,完全自愿参加并完全愿意承担由此可能带来的一切后果。”且要求艺人保证参与节目录制时身体状况良好,没有任何有碍或不利于参与节目的身体或精神上的损伤或疾病。

另据《界面》报道,一位在宁波现场目睹全程的观众称,高以翔曾在花坛边休克三分钟。但节目组判断失误,继续拍摄未进行及时抢救。内场观众曾听到其他参演嘉宾连麦大喊的声音,且15分钟内没有专业医生携带必要仪器进场,耽误了病人抢救的黄金时间。

综艺宕机

浙江卫视在《追我吧》如此卖力,背后是媒体寒冬持续。

CTR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广告市场整体下滑8.0%,传统媒体同比降幅达到11.4%,其中,电视和广播媒体的刊例花费同比下滑10.8%和10.7%。

视频平台也不轻松。腾讯三季报显示,腾讯媒体广告收入为37亿元,同比下降28%,环比下降17%,原因是内容排播的不确定性导致视频招商广告收入下跌所致;受重点剧集和综艺排播延后影响,芒果超媒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1.71亿元,同比下降 28.8%;爱奇艺广告收入 20.7 亿,同比下滑14%。

这种情况下,综艺项目多有停滞。“我已经好几个月没项目了。”有资深编导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他曾参与多家卫视及腾讯视频的综艺录制。另有爱奇艺综艺编导,开始接汽车宣传项目,他曾经的梦想,是进入幕前。

降温沉浸在行业的每个角落,于是,《追我吧》加码仿佛成了必然。似乎有所成效,据索福瑞收视率统计(CSM59),11月8日,《追我吧》首期收视率达到0.923%,为晚间时段自办节目中收视冠军。但网端数据并不乐观,vlinkage综艺播放指数显示,《追我吧》的网播热度在逐渐下降。首期播放后第二天,11月9日,《追我吧》节目播放指数排名第二,为50.68;第二期播放后第二天,11月16日,该节目播放指数下滑至第四,为44.67;而至第三期播放后第二天,11月23日,播放指数下滑至第五,为42.76。另据记者统计,《追我吧》电视端数据虽有所下滑但排名依旧不错,但线上数据的冷淡,或给了栏目组再加码压力。弱势综艺在更弱势的艺人面前成了强势方,终酿成悲剧。

另一头,综艺寒冬,很大程度上,有其他非可控因素。“无论是剧也好,还是综艺节目也好,延迟上线的情况比较严重。”龚宇曾在财报会上如此透露政策影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位业内高管处了解到的状况是,随着各大节点临近,对内容管控只会加码。

当然,综艺相对影视剧还是更有操作空间。譬如,一向执迷古装剧的知名制片人于正,开始活跃在优酷、欢娱影视、银河酷娱联合出品的综艺《演技派》中。

但受高以翔身故影响,综艺内容管控是否会加强,竞技类综艺还有多少空间,成为业内不得不面对问题。

截至发稿前,除事故声明之外,《追我吧》官方微博并无其他动态。

延伸阅读:

影视公司大洗牌:热钱“弃剧”横店萧条 平台围剿网剧腰斩

(编辑:陆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