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成基金经理是博士,还有核技术出身!基金业高薪虹吸尖端领域人才

券商中国
2019-11-29 16:51

科研人员“跨界”金融业成新风向。

尽管芯片设计、光刻机、生物医学、先进材料等尖端科技需要更多的人才,以求打破国外垄断,但在中国基金业快速发展后,以及科技股在A股市值权重变化带来的投资机会,基金公司对理工科顶尖人才需求强烈,基金业的高薪酬现象正在对尖端领域的高精人才形成虹吸效应。

尤其在今年A股市场上,基金公司重仓持有的闻泰科技、兆易创新、艾德生物等一批半导体、生物医学类股票,创出股价新高,为基金带来丰厚的投资收益,这实际上也加大了基金公司对理工科人才的需求,以组建相关板块的行业研究团队。

数据显示,目前科技股占美国股市的市值在2019年约30%,中国A股的科技股市值比例在2019年仅为12%,A股市场未来的科技股市值比例仍有巨大的提升空间,刺激了金融业对理工科复合型人才的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金融业年薪增长最为显著,科学技术行业的平均薪酬远低于金融业薪酬,年薪增速水平也远远落后于金融行业。

基金经理尖端科技理工博士多

截止2019年11月25日,根据WIND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公募基金公司旗下的基金经理合计约2909名,其中博士学历的基金经理多达237名,占比8.15%。上述基金经理有较大比例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中科大、哥伦比亚大学、斯坦福大学、密歇根大学等理工科名校,其中不乏光学、物理学、生物学、核技术、生物医学、材料科学、电力系统等。

比如诺安基金公司的蔡嵩松,从中科大少年班进入中国科学院研究所,专业主攻芯片设计博士,现任诺安成长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经理,先是在华大半导体参股的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工作,之后进入华泰证券,再之后于2017年11月加入诺安基金,任计算机行业研究员,专攻科技板块及其相关行业研究。

又比如,兴业量化基金经理吴卫东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华夏新起点灵活基金经理陈虎拥有清华大学生物学博士学位,中欧基金的葛兰拥有美国西北大学生物医学工程专业博士学位,银华智荟内在价值灵活基金经理方建是清华大学材料科学工程博士,长城安心回报基金经理何以广则是清华大学的核技术博士。

尖端科研人员做基金经理浪费吗?

基金行业是否真的需要高学历博士,才能确保基金拥有良好的业绩水平?又或者,尖端学科的博士从尖端技术研究转向炒股,是否是浪费人才?

从以上理工科博士的基金业绩表现看,大部分基金经理表现不差,但也并不非常出色,至少从最近两年的基金十强冠军看,按照WIND数据提供的信息,进入业绩行业四分之一强的基金经理也都只是本硕学历。

以“中科院的芯片设计博士”所管理的诺安成长基金为例,蔡嵩松自2019年2月份开始接手诺安成长基金的管理,接手该基金以来的任职回报为52.85%。考虑到蔡嵩松为在熊市管理过公募基金,而今年恰恰是基金的牛市,因此,虽然有52.85%的年内业绩,但这一数据在国内基金业尚无法进入前30强。

此外,清华大学计算机博士黄兴亮曾经在光大基金担任过基金经理,其管理的光大先进服务业基金、光大一带一路基金在其任职期间的亏损幅度分别达到22%、34%,其今年以来开始在万家基金担任基金经理,截止11月25日,黄兴亮管理的万家行业优选基金今年3月份以来的回报率是33%。

这意味着,不管基金经理是本科还是博士,基金的收益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看天吃饭”,往往只有在行情较好的时候,才能给基金持有人带来一定程度的回报。市场分析人士也因此认为,在A股市场炒股偏离了许多尖端学科博士的本行,并且A股市场追求业绩排名,也限制了博士可能发挥的研究能力。

实际上,券商研究机构也早已关注到了基金经理业绩与学历是否挂钩的问题。招商证券在2017年底发布了一份研究成果丰富的研报,报告名称叫做《我国权益类公募基金业绩影响因素实证研研(2002Q3-2017Q3)》。

报告认为,硕士和博士学历的基金经理的平均业绩显著更优,尤其是在回撤控制方面表现更佳。但是硕士和博士学历的基金经理在业绩表现、回撤控制等方面则均无显著差异。

此外,中国科学院系统科学研究所发布的研究论文也认为,硕士毕业是大多数高收益基金经理的一个特征,然而拥有博士学位的基金经理的收益水平却表现的相对逊色,只是风险控制能力表现更好,中科院的这一观点与招商证券的观点大致类似,即博士生更善于控制风险,但获得高收益的能力并不比别人强。

为何扎堆“炒股的公司”?

虽然博士学历并不一定表现的更好,但基金公司却一直都是就业的高门槛领域,比如截止目前已有十几家基金公司发布2020年校园招聘会,其中对研究员的校招学历大多最低要求硕士学历,如天弘基金在校招中要求应届生专业需与医药、生物、化工专业相关,同时强调理工科背景优先,显示出金融业尤其是基金行业与科研实体行业抢人的现象,已变得愈发明显。

市场人士认为,随着A股市场中科技股在总市值中的占比逐步崛起,金融业向科研行业、实体领域抢人的现象或将进一步加剧,或有更多从事半导体芯片、新兴材料、光学、生物医学等领域的博士人才流向金融行业,值得玩味的是,中国在芯片设计、光刻机、新兴材料以及生物医学等这尖端领域恰恰是表现相对落后的。

基金行业从科研院所抢走许多尖端科技的博士,也是因为A股资本市场的科技股市值比例存在结构性提升的空间,市值权重比例的变化趋势实际上意味着,某些领域的整体市值将有望进一步上升,这就可能给基金带来投资机会。比如在今年A股市场上,基金公司重仓持有的闻泰科技、兆易创新、艾德生物等一批半导体、生物医学类股票,不断创出股价新高,为基金带来丰厚的投资收益,这实际上也加大了基金公司对理工科人才的需求,以组建相关板块的行业研究团队。

根据中信证券科技行业分析师、高级副总裁陈俊的观点,科技股占美国股市的市值比例从2009年的20%提升到2019年的约30%,中国A股的科技股市值比例同期从2009年的3.3%提升到2019年的12%,A股的科技股市值权重比例大幅低于美国市场,A股市场未来的科技股市值比例仍有巨大的提升空间。

按以上说法,基金行业挖角科研博士的现象,或在未来几年日益增多,但尖端学科的理工科博士为何偏爱基金公司呢?

根据国家统计局今年公布的2018年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表显示,分行业门类看,年平均工资最高的三个行业分别是信息技术服务业76326元,金融业62943元,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61876元,分别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54倍、1.27倍和1.25倍。但是,从增长速度来看,年平均工资增速最高的就是金融业,年薪工资的增长率高达20.4%。科学技术行业的年平均工资增速仅为6.5%,增速排名未能进入八强。

实际上,上述金融业由于包括了众多银行、保险以及其他人员规模大的金融机构,平均薪酬还不能反映类似基金公司这种小而精的金融机构平均薪酬,同时如果扣除基金公司辅助类岗位的薪酬,直接反映到基金经理这一群体的薪酬水平则更高。

此前有传闻某合资基金公司的明星基金经理仅年终奖就接近1000万,而那些非知名基金经理的收入也不菲,今年3月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长信基金的一位基金经理索要年度绩效奖金就高达700万。

正因为中国资本市场日益成熟,基金证券行业来钱快,金融机构的决策者也舍得给钱,相比之下,科技企业需要烧钱投入做研究,烧钱投入是否能做成,做成后是否能真正商业化运营和存活,这对公司控制人而言都是未知数,干一年的基金经理很可能相当于做科研人才的好几年。

(来源:券商中国  记者:许诺)

(编辑:曾静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