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让更多外资机构进入中国,对于可能的“金融战”将起到防范作用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19-12-08

12月8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2019(第十八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说,中国经济在改革开放40年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依然面临两个瓶颈,一是金融业开放还有瓶颈,二是服务贸易开放还有待提高。

在谈到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成绩时,黄奇帆说,我们国家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在各方面都取得了伟大的成就,经济规模已经从当年相当于美国GDP的4%到了现在的64%,从占全球GDP的1%到了占全球GDP的16%,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一大进出口贸易国。

在谈到金融开放短板时,黄奇帆指出,尽管1990年代浦东开发时已经宣布允许外资办银行、办保险公司、搞证券公司、搞各种金融机构,在加入WTO以后,在整个中国范围内外资金融机构总体上都是开放的,但目前,在中国近200万亿元的金融资产中,外资金融机构的比重只有1.8%,还处在非常低的水平。黄奇帆指出,在中国近200万亿的工业、商贸业产业资产中,外资企业的资产占比高达30%,这说明金融业的开放度是“缩手缩脚的”。

黄奇帆将这些限制概括为三个方面:一是有许多金融领域外资准入前有不同的待遇,不允许进入;二是在一些准入的领域,外资虽然可以办银行、证券、保险,但是股权比例受限制;三是允许登记的法人执照、营业范围受限,不能完全地同国内金融机构享有同等国民待遇。“总之,由于这些总体上开放但具体又有很多束缚,使得外资金融机构发展不到位。”

在谈到进出口贸易短板时,黄奇帆指出,尽管中国货物贸易从1979年的200亿美元发展到去年的4.3万亿美元,增加了200多倍,但服务贸易的进展面临比较多的问题。去年,中国服务贸易出口是2000亿美元,进口是5000多亿美元,有3000亿美元的逆差,在全球7000亿美元的服务贸易逆差中占比40%。

“我们货物贸易做了4万多亿美元,有4000亿美元顺差,美国人老是说他们吃亏了,但是我们服务贸易3000亿美元的逆差,两边叠加起来,整个中国进出口贸易包括服务贸易、货物贸易是5万亿美元,其实只有1000亿美元的顺差。”

不仅中国服务贸易存在巨额逆差,黄奇帆还指出,中国服务贸易以劳动密集型为主,在2000亿美元的服务贸易出口中相当一部分是旅游业,而在5000亿美元的服务贸易进口中,大部分是资本密集型的、资源密集型的、知识密集型的,是高附加值型的,这也进一步说明中国服务贸易是一个短板。

因此,黄奇帆强调,要推动中国进一步开放,就是要消灭金融业的开放短板,化解服务贸易的高逆差、低附加值的问题。他认为,2019年是中国化解这两个短板的起步年,相信在未来五到十年,这两个短板一定会在中国新的开放措施中加以解决。

黄奇帆指出,自去年4月至今年10月,中国已经先后出台了64条非常具体的金融业开放措施,其中,国务院金融委出台11条,人民银行出台15条措施,银保监会出台18条,证监会出台20条。这64条大体上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准入前国民待遇,让外资金融机构同国内金融机构一样享有准入前同等国民待遇,共有24条;二是放开了准入后的股权比的限制,共有11条;三是放宽了外资金融机构的营业范围,共有29条。

他表示,在未来五到十年,随着这些措施逐步开始实施,“外资金融机构的比重可能从现在的1.8%增加到10%甚至18%”。他认为,这将给中国金融业带来多方面的好处:一是注入几百亿、几千亿美元的注册资本或运行的资本;二是通过“与狼共舞”让国内金融机构学习外资金融机构的技术、管理经验,提高业务水平和跨国管理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讲,黄奇帆指出,让更多的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对于中美贸易摩擦,对于国际上可能的贸易战、金融战,将起到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很好的防范作用。

至于如何克服服务贸易的短板,黄奇帆说,“中国的服务贸易做得比较差,跟我们货物贸易‘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能同日而语,但这不是千万个贸易公司能力不足,也不是企业的问题,是我们在服务贸易的开放上有问题,开放度有限,使得我们许多服务贸易无法做,只能让外国企业来做。”他指出,中国有4.3万亿美元的进出口货物,但百分之七八十的清算结算业务、物流仓储、信用保险等服务贸易由外国企业做,这主要是制度安排上的原因。

针对这个问题,黄奇帆指出,自由贸易试验区将成为破解之道。自由贸易试验区不仅覆盖了以前新区、特区、经济开发区的所有开放政策,而且还在探索新的“六大自由”——贸易自由、投资自由、货币金融的自由、物流仓储流量的自由、国际人士就业的自由以及数字经济贸易的自由。他强调,自由贸易区要搞的营商环境不是简单的高效审批,而是要达到WTO的营商环境要求和国家同国家之间的FTA,也就是八个方面的营商环境——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知识产权保护、生态环境保护、劳动权利保护、同等国民待遇、数字贸易,还有不搞各种各样不规范的政府财政补贴。

黄奇帆强调,自贸试验区要探索的任务集中在服务贸易。过去,我们许多开发区一般只能做实打实的货物贸易,但是转口贸易做不成,离岸贸易做不成,甚至跨境电子商务贸易也做不大,原因就是没有自由贸易这方面的措施。”他指出,香港一年跟内地有7000亿美元的贸易,其中,有5000亿美元左右是转口贸易、离岸贸易;上海外高桥保税区一年做1600亿美元,其中1000亿美元是离岸的、转口的。因此,他强调,应该把离岸贸易和转口贸易做起来。

“我们跨境电子商务为什么搞不大?我们探索了五年的跨境电子商务,雷声大雨点小,去年才搞了1500亿元,合250亿美元,而我们中国的货物贸易是4万多亿美元,才0.5%而已。”黄奇帆指出,跨境电子商务做不大也是因为缺少税单、物流签单的自由贸易制度安排。“从这个意义上讲,当服务贸易在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推动下,服务贸易中的这些业务瓶颈都会被打破。我相信,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探索和推动将在今后几年会让中国服务贸易迎来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