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岁外卖哥出租屋猝死:工作超12小时,存款仅400!千亿外卖市场真相

21财闻汇 21财闻汇
2019-12-12 17:23

图/图虫

12月3日晚,南京市秦淮区某小区,一名49岁的外卖骑手突然倒在出租屋内,再也没有醒来,让人痛心和惋惜。目前,具体死亡原因尚未公布。记者调查发现,外卖小哥工作时间比较弹性,从六七小时到十几小时不等。有的小哥为了多劳多得,甚至跑单到凌晨,十分辛苦。

对此,专家建议,监管部门应该出台相应机制,强制劳动者进行休息,平台也应给劳动者提供定期体检等关怀。

01

49岁外卖骑手在出租屋内死亡

12月3日晚上8点多,秦淮区朝天宫附近一小区出租房内,跳完广场舞回来的张女士打开房门,发现邻居老吴瘫倒在客厅,没有了生命体征。她立刻报了警。

据了解,老吴是一名外卖骑手,今年49岁,当天白天他还在送外卖。老吴的母亲得知消息后连夜赶来南京,悲痛不已。

12月4日中午,记者来到事发的小区,院子里停着一辆电动车,车上,外卖箱、车把棉手套,装备齐全。据室友回忆,老吴前两天回了一趟老家马鞍山,回来以后,似乎变得更加拼命。“早上7点左右就去上班,一直到晚上8点左右才回来。出事那天中午,他回来弄了点饭,吃完以后又立马出去跑单了。晚上我回来的时候,在楼梯上看到一个本该放楼下的痰盂,痰盂里面还有呕吐物,他身体可能不太舒服。”室友称,虽然平时交流不多,但是万万没想到,老吴会突然倒在家中。

由于身负债务,老吴已在外漂泊了十多年。去世时,电饭煲里还热着饭和咸肉。

" 去时,现场保留着。他人躺在一楼客厅,头对着电饭煲。" 弟弟吴德明说,电饭煲里热着饭,还有一碗咸肉,因为猪肉最近比较贵,吴德宏舍不得买,咸肉是大姐特地带给他的。桌上还有两盘剩菜:煮青菜和大蒜炒蛋。

△家里的剩菜

吴德宏的身上还穿着外卖工作服。吴德明说,一般哥哥不会那么早回家,有时候八九点钟了,他跟哥哥联系,发现哥哥还在外面跑着,等跑完了最后一两单,才会回到出租屋。

来到吴德宏的出租屋,这里是即将拆迁的老巷子,他住的是一处两层的自建房,外面是一间已经塌了一大半的房子,残存的房梁摇摇欲坠。吴德明说,哥哥跑外卖三四年了,住的地方是跟一对夫妇合租,哥哥一个房间月租1200 元。夏天太热时,听说哥哥只能睡在一楼地上。

02

曾为了赶时间爬27层楼,内衣都汗湿了

家人说,吴德宏 1971 年出生,个子有 1.78 米,平时身体很好,不光是没有说过不舒服,甚至没吃过药打过针。吴德宏的手机里有一些生活照,他衣着干净,喜欢戴墨镜,人长得也很清爽。

吴德明判断,出事那天,哥哥可能是打算吃点饭继续送外卖,但电动车没电了。" 否则他应该早换掉工作服了。"

平时工作的苦,他们偶尔也听吴德宏说过。他们家兄弟姊妹三个,大姐吴德英说,送外卖要赶时间,整天心慌慌的,有一次,他到一家大厦送外面,恰好电梯上去了,结果他爬了 27 层的楼," 当时听他说,自己内裤都湿掉了。"

△手机的外卖软件里还有 100 多元没有结算的送餐费

吴德宏的电动车被偷过两辆,最后这一辆是今年 2 月份买的。吴德宏平时不喝酒,他去世时,身上只找出来两个一元硬币,一包红南京香烟。他一张银行卡里只有 400 多元,另外两张卡上只有几元钱,手机里还有 100 多元没有结算的送餐费。

03

有人跑单到凌晨 每天要走两三万步

虽然老吴的死亡原因尚不清楚,但外卖行业是否工作强度大?现状又是怎样的呢?

4日中午,北京商报记者来到南京新街口的中山电子城,大厦内的不少商户都做外卖生意,这里也是外卖小哥聚集地。

张师傅今年40多岁,他告诉记者,天气冷了,最近订单量增加了不少,一天中最忙的时间是上午10点半到下午1点半,马不停蹄。因为超时送达要被扣钱,10分钟内扣4元,超过10分钟,一单就白做了。有时投诉多,一天就白干了。他说,一般下午2点到5点,就是一些零星的单子,一小时也就两三单,就宽松多了。5点到8点又迎来了“晚高峰”。

张师傅说,送外卖的小哥有些是专送骑手,全职,由站长来排班;还有不少是“众包”骑手,7天24小时都可线上接单。这两种都有保险。

“上班的时间主要看个人情况,多劳多得。”他说,自己是从上午10点做到晚上8点,强度还好,一天30多单,一月下来收入在六七千元,“要想月薪过万,就得熬时间、拼体力了。”他说,有些人早上7点就出门接单,一直忙到凌晨,每天就睡四五个小时,一天接五六十单。

外卖小哥宋师傅说,外卖这行赚的就是辛苦钱。他们夏天晒得脱了皮,冬天冻得直哆嗦,遇上雨雪等恶劣天气,就更受罪了。但是往往雨雪天,一单的收入又比平时多,所以很多人还是会选择出门接单。因为赶时间,出现交通剐蹭也是常有的事,有一次送外卖,他的车就被撞了,车头撞坏了一大块,所幸人没事。

宋师傅手机里的运动记录,平均每天都在25000步以上,一直位居朋友圈榜首。宋师傅说,“一天干下来,晚上11点多才到家,腰酸背疼的,连澡都不想洗。”

一些小哥表示,干这行久了,他们肠胃都不太好,因为饭点时,刚好是他们最忙的时候。有不少小哥表示,他们经常是下午2点后、晚上8点后才顾得上吃饭。

04

快速扩张的外卖行业

老吴的死亡是一个普通外卖员的故事,故事的背后颇具悲凉,却揭示了小城乡镇的现状:底层打工族机会难寻,外卖行业撑起来一个庞大的经济产业链,并在不断扩大当中。

外卖本身是一门人工成本占比非常大的服务性行业,由于生活节奏加快和密集的人口分布推动了中国外卖行业的发展。

CNNIC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中国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4.21亿,占网民整体规模的一半左右。

最近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外卖产业2019年上半年市场约为2623亿元人民币,预计2019年全年的交易金额将从2018年的4613亿元增长到6035亿元,名义增长超三成。

据国盛证券此前预计:2019年我国食品消费市场在线率有望突破20%,食品消费电商市场规模有望达到22,430亿元。

从市场格局来看,外卖市场高度集中,美团外卖2019Q1市占率达63.4%,领先优势持续扩大,但同时也受到饿了么与口碑整合后逐步发力带来的挑战。

据第三方数据机构DCCI显示,2019年初美团外卖、饿了么和饿了么星选的市场份额分别为64.1%、25%和8.7%。这也意味着,进入2019年后,网络外卖行业依然延续着“631”市场格局。

05

外卖骑手被称“银河护胃队”

今年10月1日的国庆盛典上,群众游行中的“当家作主”方阵出现了一群特殊的身影,外卖骑手令人印象深刻。

每天穿行在道路街巷中的外卖小哥,曾被不少网友暖心地称呼为“银河护胃队”,而事实上,网络订餐的发展的确改变了国人的生活方式。

外卖究竟给社会做出了多大的贡献?一组数据可见一斑。

今年5月,美团点评发布首份社会责任报告,其中显示,美团外卖的日完成订单量最高已突破2500万单,而根据中国科学院大学网络经济与知识管理研究中心的研究测算,美团外卖每单能为消费者节约约48分钟,在餐厅往返间的路途时间和到店后的等餐时间都可节约大半。

在助力商户提高效率的同时,外卖也带动了新就业。仅美团外卖一家,2018年就带动劳动就业机会1960万,其中包括270万配送就业机会,并带动商户就业机会1600多万个,相较于2017年220多万人的骑手数量,这一数字增加了50万。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如今众多生活服务类的电商平台在促进就业、优化就业结构、提升劳动质量等方面承担着比以往更多的社会责任。

东南大学经管学院副教授浦正宁认为,外卖、快递等行业,劳动者工作时间长、时间不固定,多处于弱势。想要保护他们的权益,平台方和监管部门都该做出努力。

浦正宁称,现在一些网约车公司,在司机工作时长达到一个数值之后,平台会自动关闭,强制劳动者休息,外卖平台也可以效仿。另外,如果平台给劳动者更高的分成比例,让利给劳动者,或许可以减少现在这种“拼命”的情况。不仅如此,平台也应给劳动者全方面的关怀,例如定期体检、心理咨询等。此外,社会保障监管部门,应该出台完整的监管机制,来规范商家行为。

48岁外卖小哥猝死事件也引起了热烈的讨论。有感概吴德宏的人生际遇,也有评价外卖行业现状。有网友感概道:都不容易,现在点外卖都会给小哥小费了,其中点赞最高的下面这句:

21财闻汇综合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孙玉春 摄影:吉星)

北京商报、雪球、人民日报

免责声明:21财经APP南财号提供的专栏作者署名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21财经立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相关内容所涉及的投资建议,仅供用户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

21财闻汇

公众号成员

21世纪传媒公众号矩阵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