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长江校友投资:牛朝阳的互联网创业碰撞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申俊涵 北京报道
2020-01-09 11:09

导演、编剧、音乐人……牛朝阳的抬头,又多了一个流行标签——创业者。

三年前,在长江校友的投资和支持下,牛朝阳创立了北京分钟时代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分钟科技”),从事短视频行业,目标是做中国的YouTube。

经过两年摸索发现,面向成年人市场的短视频很难做,而儿童和家长用户更有热情。2019年,公司推出“哎呀鸭”APP——这款专门面向少儿语言艺术培训市场的产品上线后,实现了用户爆发式增长。

据了解,“哎呀鸭”APP内容聚焦在儿童诗词和口才培训等方面。目前,已经开发了20多个课程,1000多集视频。在诗词方面,由牛朝阳亲自坐镇,目前已经有100多首诗词课,每周还保持3-4首的更新;在口才方面,公司签约了20多位口才教育“师中之师”。

作为艺术家转型,牛朝阳怎样理解创业?如何看待公司阶段性的业绩?在少儿语言艺术培训市场,公司竞争力如何?公司商业模式演变中又有哪些启示?

创业获长江校友投资

在创业之前,牛朝阳从事音乐与影视相关工作,自认为“收入也不低,做得挺好的,也没那么累”。其作词、作曲的《两只蝴蝶》、《窗外》、《爱情乞丐》等歌曲曾火过大江南北,而编剧导演过电影《大玩家》、《白狐》等都收获不俗的口碑。

而上了长江商学院之后,就被同学(同学中有知名投资人,互联网公司高管)“洗脑”了——互联网要改变世界。牛朝阳说,“如果能给老百姓的生活,解决一个问题,就值得做。”

2017年,在同学的鼓励下,结合以往的从业经验和长江学习经历,牛朝阳创业进入短视频行业。当时,牛朝阳感觉,拍拍短视频,一切都轻车熟路。

而在公司成立当年,即获得长江商学院19位同学投资的1000万元天使投资。次年,公司又获得其他机构1200万元的A轮投资,公司估值1亿元。

然而,真正进入行业,牛朝阳却发现,互联网这个事情没那么容易,自己是在不那么熟悉的领域摸索。但因被同学的友谊和对自己的信任“绑架”——“一方面,融了同学的钱;另一方面,更主要的是大家的一份信任。”骑虎难下,牛朝阳只有硬着头皮前行。

“没去长江商学院,肯定不会创业,但做了以后,确实看到另外一个美好的世界,也挺享受这个创业过程的。”但牛朝阳仍建议,不鼓励艺术家创业,更不鼓励年轻人创业。“因为艺术家太容易失败,年轻人太容易崩溃。”他说。

“创业九死一生。而之所以自己能走出困境,侥幸取得一点成绩,运气的成分比较大。如果让我重新创业,我还是懵的。”牛朝阳说,“创业就像撞球,能撞到哪个口,如果不拉球就根本不知道,只感觉自己被无形的力量推动,每次碰撞都会头破血流,遍体鳞伤,甚至死亡,尤其是进入不熟悉的领域,付出的成本、时间精力肯定要比别人多。”

从两三分钟到少儿语言艺术培训

曾目标做中国的YouTube,一大批创业者前赴后继进入短视频领域,其中多数成了先烈。曾自认为“挺厉害”的牛朝阳就是其一,但如今他却自嘲,“自己像个唐吉坷德,其实也完不成。”

公司的第一款产品——“两三分钟”APP,即一款短视频UGC平台,做了两年后,不得不选择关停。“发现自己能力不够,需要时间。”牛朝阳说,“虽然市场巨大,但从市场环境、运营能力、资金实力等方面综合衡量,我们都做不动。不要说烧3000多万,就是3个亿也是杯水车薪。”

歪打正着。公司在做“两三分钟”的过程中,一步步被市场引导,更新迭代到现在的主打产品“哎呀鸭”APP,一款围绕儿童的语言艺术培训的知识付费和短视频平台。2019年,该产品做到20多万用户,公司最终实现超过1000万的营收,2020年差不多能实现盈亏平衡。

从“两三分钟”到“哎呀鸭”,虽然拐了很多弯,但技术都是一脉相承的。而“哎呀鸭”最出彩的地方,还在于牛朝阳对于音乐的理解、影视拍摄的积累,以及品质的把握。

牛朝阳小时候的理想是,写一首歌,让全国人民都会唱,而为了实现这个理想,他从古诗词中学习许多写作技巧,领悟到其中的流行要素,也正因此,他才写出了后来《两只蝴蝶》、《窗外》等流行歌曲。

牛朝阳认为,现在很多机构开设的都是古诗词欣赏课,而自己的独特之处在于,对古诗词的理解不同,通过古诗词教写作技巧,提高写文章的能力,这也是这套课程最受欢迎的原因。

据了解,牛朝阳之前的公司,高峰时一年拍过12部电影,有快速大量拍好的视频的经验和班底。“很多课程配乐,词曲都是自己写的,等于自己的擅长给新项目插上了翅膀。”他说。

此外,公司进入的是,一个非常小但空白的市场,但好在行业目前还没有竞品,因为没有太多高手愿意给孩子做细微的产品。“这个市场太小,没有人在意。大家都是做英语、舞蹈、美术等培训,每6个孩子学舞蹈,才有1个孩子学口才。”牛朝阳说。

”流行歌曲都写过很多,再去给孩子写个童谣,还是没有问题的。”牛朝阳说,“我们的产品谈不上花哨,都是常规的拍摄手法,但很多机构连个摄影棚都没有。”而“降维打击”的事情还包括,用影视的编剧、创意、导演来做童谣,以及用新西兰著名设计公司做的动画片多产品形象等,这些都不只是钱可以解决的事情。

牛朝阳告诉记者,公司还吸引了诸多互联网、营销人才来补齐短板。比如原摇摇招车技术大拿出任技术总监,“准确说互联网教训比较丰富”;同时,还有鬼才出任营销总监,而其对公司用户增长功不可没。

公司最初通过2C的销售模式,在北京只吸引到2000多位用户,后来转而通过2B模式——发展加盟商,一个多月时间,实现用户数突破20万。

在全国口才领域,一个再小的县城,也有少儿口才的线下培训机构,而通过这个系统销售,就相当于给口才线下机构提供教辅,对线下机构来说是补充而非竞争。而与“哎呀鸭”签约,能够帮助线下机构和老师提升知名度,利于他们的线下招生。

很多口才老师既觉得这是机会又感到害怕,如果孩子在家学口才,谁来我们这里报?而哎呀鸭正说服他们,线上不能完全取代线下,而至少“线上+线下”能够打败纯线下。

“线上钢琴完成度只有30%,但口才可以多到70%。”在牛朝阳看来,口才培训正在爆发的起点。现有的用户,每天在平台上消耗的时间是40分钟,没几个app能做到。理论上,两亿儿童都需要学习诗词,未来公司将在口才、诗词、故事、大语文等领域都有所涉及。

(编辑: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