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全球观察丨英国脱欧后约翰逊的外交政策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杨汉新 英国曼切斯特
2020-01-09 21:47

由于此前欧盟主导了很多重要的国际关系架构,现在英国需要制定新的全球关系。

2020年1月31日,将是一个载入英国历史的重要日子。英国议会下院确认1月31日英国必须脱离欧盟。

英国这次是铁定了心要脱,而且是快脱,只争朝夕。

现在的欧盟压力山大,如若不允许协议脱欧,那就是两败俱伤的硬脱欧了。硬脱欧,各方的损失也许会更大。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是不会硬脱欧的,更大的可能只是谈判的技巧。

如果玩扑克给人看了底牌,胜算还不大大打了折扣?前任英国首相梅姐心底是想留欧的,却来主持脱欧,一开始就把不会无协议脱欧的底牌亮了出去,那欧盟还能不狮子大张口?

上次栽倒了阴沟里是因为保守党在议会席位没有过半,约翰逊只是个跛脚首相。在2019年12月12日的大选中,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力压群雄,获取了议会650个议席中的368个,绝对多数!一跃成为议会第一大党。成为历史上支持率仅次于撒切尔夫人的保守党首相。

这一次卫冕首相手握绝大多数,志得意满,对欧盟可要咄咄逼人了。

至于脱了以后苏格兰和北爱尔兰会不会来再次公投的幺蛾子,那就只能是后话了,现在,先脱了再说。

真个是要想脱欧,就得拆梯上楼。金大爷不是早就说了吗:要想练成葵花宝典,要先自那个啥的,不是吗?

2019年12月19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新议会开幕式传统致辞中,列出保守党政府多项立法,其中有关脱欧、医疗、移民、反恐和治安等几项最引人注目。

面对全球的关注目光,首相约翰逊形容新政府列出的立法是图求“一代人未见的巨大变革”。他希望新政府可以藉脱欧的契机,让英国从各方面都得到一次“升级”的机会。

移民政策和边境管控,是英国政府一直和欧盟的主要矛盾。现在将从脱欧第一日起终止欧盟国家居民自由在英国居住与工作的权利。同时,约翰逊称,这份新协议可以确保英国不受干扰地收回对法律、边界、货币和贸易的控制,并在自由贸易和友好合作的基础上与欧盟建立新的关系。

需要建立新关系的不仅仅是欧盟,由于此前欧盟主导了很多重要的国际关系架构,现在英国需要制定新的全球关系,由于地缘位置,我认为Boris Johnson需要主要考虑的是与美国、中国、欧盟和俄罗斯的关系与决策。

笔者大胆预测,约翰逊的外交政策将是:亲美、友华、和欧、制俄。

亲美

英美关系(United Kingdom–United States relations)是指英国和美国之间的特殊外交关系(Special relationships),"特殊关系"是邱吉尔二战时明确提出的。

自17世纪英格兰在北美最初开拓殖民地开始,英美之间就有着十分复杂的关系。虽然在历史上有过多次冲突,例如1776年的美国独立战争,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英美之间亦创建了深厚的合作关系,特别是在冷战时期的北约和911事件、伊战中英美的反恐及对伊斯兰国的军事打击结成的同盟。

美英有相当长部分的重叠历史、共通的语言、信仰与律法,上溯其源美国人是数百年前英国移民,在血缘上有共同的祖先。虽然曾存在许多冲突、疏远,如美国独立战争、英美战争,但两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建立起深厚的友谊,被称之为“现代民主世界秩序的基石”。

在20世纪英国外交部声明美国为“最重要的对等伙伴”,美国国务院也同样声明英国为“最重要的伙伴关系”,在诸多事务上进行合作,如贸易、金融、科技、学术、科学及艺术等,政府机关及军事机构同样互相分享资源。

两国在文化上有重要的影响力,皆为盎格鲁文化,2015年是统计该族群总计接近4亿人。丘吉尔与罗斯福,麦克米伦与肯尼迪,撒切尔夫人与里根,布莱尔与克林顿等都是典型的好哥儿们。

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个异类,初期跟梅姐好的像是一对情人,后来却闹掰了。

尤其是大使风波, 梅姐那句“英国上天入地都无法找到不认为特朗普傻的(驻美)大使继任者 (We will search high and low until we find someone in this country who doesn’t think Donald Trump is a nitwit),让特朗普气得直跳脚。

但是两头金毛狮子惺惺相惜,尤其特朗普似乎对约翰逊很有好感,频频示好,近期的北约会议上约翰逊虽然是为了避嫌,有意躲开。但历史的渊源和现实的利益,想要英国不亲美是不可能的。如果不跟着大哥(也是曾经的小弟)又怎么去和欧盟玩呢?居间搞平衡找机会可是英国人的强项。

友华

1950年英国便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直至1972年才正式建立外交关系。

1841年起,英国在中国建立多个殖民地,以香港的地位至为重要。中英关系历经波折。近年随着中国经济崛起,英国日益深化对华合作,双方在政治、经济等领域的磋商与对话加强,两国高层亦保持互访。

2015年,习近平主席对英国进行“超级国事访问”,两国同意构建“面向21世纪全球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开启了中英关系“黄金时代”,为两国关系在21世纪的发展指明了方向、明确了定位。

英国脱欧并试图打造“全球化英国”,更加看重中国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带来的巨大机遇与发展红利。目前,中英合作稳步提升,进入“黄金时期”。2018年,双边贸易额已突破800亿美元,比1972年刚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时增加了260多倍!

“一带一路”倡议将改变世界经济发展的格局,由于英国的地理位置不在“一带一路”的主干道上,如果不积极主动,会成为“边缘区域”。

所以,不管谁上台,面对这么大的经济体,面对“一带一路”的便车,不搭白不搭。所以,英国成了第一个加入亚投行的G7国家,伦敦成了人民币国际结算中心。Boris Johnson也别无选择,只能也必须友华,当然有时也会有点噪音,但总体会无伤大雅。

和欧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英国开始跟欧洲大陆双人舞,不过从一开始就不合拍,总是闹别扭。

1961年,英国和丹麦、爱尔兰一起提交加盟申请,法国总统戴高乐干脆利落地说Non!(不行!)认为英国对欧洲一体化有抵触,加入欧共体(EEC)后可能对法国的地位和影响力构成威胁,而且英国跟美国关系密切,将来或许导致美国在欧洲的势力扩大。1963年法国对英国入欧申请投了否决票。

1967年11月27日,戴高乐在香舍丽榭宫开记者会发表声明,说英国对建设欧洲共同体的抵触根深蒂固,而且英国经济状况与欧洲不相配,必须转型才有可能被考虑接纳,这等于第二次否决了英国入欧申请。

1969年,戴高乐下台后,英国第三次申请入欧。接替戴高乐的蓬皮杜总统对英国态度较柔和,经过密集的努力,戴高乐的否决被推翻,英国如愿以偿。时任英国首相希斯1972年1月在布鲁塞尔签约,英国于1973年1月1日成为欧洲经济共同体(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简称 EEC)成员。

当时,英国国内迎新年的狂欢也成了入欧成功的欢庆,跟法国隔海相望的多佛港篝火熊熊,烟花炫丽。

但烟花庆祝之后就进入磕绊争吵的常态,两年后矛盾激化,英国举行公投决定是否脱欧。结果三分之二选民支持不脱。英国的“欧洲梦”跟法国的“欧洲梦”不一样。于是乎,离也不是合又不爽。

1974年英国大选,保守党下台,工党首相威尔逊(Harold Wilson)政府执政。工党在竞选纲领中承诺要与EEC重新谈判英国成员资格的条款,新政府就职后力主脱欧的外相卡拉汉(James Callagan)即奉命去布鲁塞尔重新谈判。

1975年6月5日,在经济持续不景气,通胀、失业率持续双高的背景下,英国就是否脱离欧共体举行公投,结果是67.2%支持留在EEC。

根据《马斯特里赫特条约》,1999年1月1日开始实行单一货币欧元,由欧洲中央银行负责对欧元区国家实施统一的货币政策。2002年1月1日起,欧元纸币和硬币正式流通。英国、瑞典和丹麦没有加入欧元区。英国认为前东欧和南欧国家与西欧和北欧不在一个水平上,只有统一的货币政策,没有统一的经济政策和财政政策是先天不足。

欧盟东扩,大量东欧公民进入英国,引发移民问题争议。同时,东欧成员的加入也冲击了欧盟内部的决策机制,欧盟改革成为热点。欧元区经济危机的爆发,又引发英国是否应该承担拯救重灾区欧元国家义务的问题。同时,欧洲政治一体化进程遇挫。《欧洲宪法》遭到部分国家抵制。英国决定就是否接受该宪法举行公投。但是,因为法国、荷兰率先公投并否决了这部宪法,英国就没必要公投。

《欧洲宪法》流产后,又签了《里斯本条约》,内容跟《欧洲宪法》文本有不少相通相同之处。

2010年5月6日大选后保守党与自由民主党结盟,43岁的卡梅伦成为英国1980年来最年轻首相。在国际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大背景下,卡梅伦首相的联合政府对欧盟一方面加强商贸关系,另一方面拒绝向欧盟移交更多国家权力,反对欧盟加强经济监督。

2013年1月,卡梅伦承诺,如果保守党在大选中当选,将就是否脱离欧盟举行公投。脱欧其实是卡梅伦玩的一场游戏,想借此与欧盟讨价还价,为英国争取更多的利益。赢得两场公投,史无前例,让自己青史留名,成为一个伟大的首相,说不定还能让Trafalgar广场再添一根柱子(现有的柱子上是战胜拿破仑法国和西班牙联合舰队的纳尔逊上将)。

2016年2月,卡梅伦与欧盟达成协议后,宣布当年6月23日英国举行脱离欧盟的全民公投,并出乎意料地成为实际上领导“留欧”阵营的领袖,支持英国续留欧盟,而“脱欧”阵营则实际上由其党内政治对手、大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领军,因此当时就有批评指“脱欧”公投实际上成为保守党的内部政治斗争。2016年6月24日投票结果出来,51.9%的英国选民选择脱欧。卡梅伦玩大了,公投成了他的滑铁卢,只好承担公投失败的责任,宣布辞职。

近半个世纪的与欧共体/欧盟联姻,法律框架和经济游戏规则已经深深地融合在一起了,说要离开又谈何容易!硬话好讲,原则性是脱了,但具体事务办起来就不是那么快捷的,后续的谈判会持续很长时间。

于是乎,采用“和”字诀,和而不同,斗而不破,将是最好的选择。

制俄

这个似乎无需多说,北约和欧盟的现实,类似当年丘吉尔和斯大林坐在一起的场景大概率是短期看不到了。只要俄罗斯是美国的对手,“制俄”就只能是Boris Johnson的不二选择了。

相信Boris Johnson内阁的外交政策很快会出台,是否会像笔者预测的:亲美、友华、和欧、制俄。姑且拭目以待。

(作者杨汉新博士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发展(深圳)研究院顾问)

(声明:本文只代表作者立场)

(编辑:李艳霞)